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从炒股步入人生巅峰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瀚海昊辰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之前,受了委屈,落衣一时想不开,做出了蠢事……让母亲担忧了。现在,落衣想通了。像落衣这般,无才无貌之人,燕王看不上,是正常的……”秦落衣素有口疾,说话总是十分缓慢,两三个字便要一顿。此刻她又受了重伤,整张脸惨白如纸,额头包着巨大的纱布,微微透着血色,又因为刚才哭过,双眸红彤彤的。如今这么凄楚的一说,反而真像伤心欲绝的模样。

玲儿一听,伤感地红了眼睛,在旁低低呜咽了起来。

秦落衣抬起头,酝酿许久的泪水溢出眼眶,她却死死地咬住唇,努力地想将它们憋回去。这幅静静哭泣的模样,让不少尾随而来的下人动了恻隐之心:其实大小姐没有外面传得那么不堪。

“燕王如此绝情……害、害我当众蒙羞,成为京城笑柄。我、我若嫁过去,必定自取其辱……”秦落衣情绪激烈地说着,再次口吃了起来,“他、他既然当众休了我,我不嫁了,不嫁了!”

慕容氏原本就打着推掉秦落衣的婚事,让秦芷萱替嫁的打算,如今被秦落衣说出口,忍不住瞧了她两眼。秦落衣从小爱慕燕王,刚才还当众自尽,如今忽然说不嫁了,怎么听怎么诡异。她怕其中有诈,连忙开口:“莫要胡说!这是圣上金口玉言,赐下圣旨的,岂能说休就休,说不嫁就不嫁呢!这可是欺君之罪!”

“不,母亲!”秦落衣面色凄楚地呜咽了起来,“我不想嫁,不想嫁!等爹爹回来,我、我就告诉他……”她说着,酝酿已久的泪水不禁滚落了下来,“这样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燕王虽然身份高贵,我却想要个疼我爱我的夫君,而不是一直婚约,圣旨束缚……我想不嫁……母亲,燕王如今当众退婚,不如就把婚退了吧……”

慕容氏朝陈氏看了一眼,陈氏立刻得令,唱起了白脸:“你这样置丞相府为何地。君心难辨,万一龙颜大怒……”

她说着,声音一顿,望着慕容氏,眼睛一弯,又道:“不过妾身有一法子,不知可不可行。陛下既然要联姻,相府之女又非大小姐一个。二小姐年龄适中,不如找二小姐嫁给燕王吧!这样陛下不会怪相府欺君了!”

秦落衣垂下眼帘,心中冷哼。明明是燕王做错事,却扣了一个她不愿嫁,相府欺君的大帽子。绕来绕去终于说出来此地的目的!

我就如你们所愿!

“这……”慕容氏犹疑地看了默默低头,好似低声呜咽的秦落衣一眼,“这怎么行呢……”

一直沉默的二姨娘许氏沉着地分析道:“燕王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如今他得胜归来,提出不愿与大小姐成亲,陛下就算龙颜大怒,也不会重罚他。但婚约毕竟是圣旨,燕王单方面是推不掉的。大小姐不愿嫁,相爷疼惜大小姐,可能会冒风险退婚,并惹怒圣上,这对相府大大不利。不如提议二小姐替嫁之,这样不算违背圣旨……燕王那边若是同意,各退一步,可谓是两全其美的方法。”

许氏是秦云鹤的表妹,是秦云鹤的母亲许老夫人在两位正妻都怀孕时,以强硬的手段下挤进秦家的,为了开枝散叶,求一个孙子继承秦家的香火。而她嫁进秦府十七年,只为秦云鹤生了一个女儿秦婉儿。

秦婉儿如今十三岁,还未及笄。就算她心中想高攀燕王,她女儿的年龄也实在是太小了。丞相府慕容氏一手遮天,她能在机关算尽中养出个女儿,是因为她善于观察,懂得伏下做人,背后也有许老夫人撑腰。如今,她察觉出了慕容氏的心机,顺势顺水推舟,博得慕容氏的好感,可让她在相府过得安稳一些。

“可……”慕容氏又看了秦落衣一眼,生怕她到时候在相爷面前闹,所以让陈氏故意提出这点,主要是想说服秦落衣。只要秦落衣松口,爱女如命的秦云鹤必定松口,皇上那边再由皇后吹着枕边风,这替嫁之事就成了!

秦落衣怎么会察觉不出她们的心思。她初来乍到,不愿意莫名其妙就嫁人。此刻,虽然不满她们处处算计,但面上忧伤感慨着:“像燕王这般俊朗的男子,唯有像二妹这么才华横溢的女子才可相配……”说着,她忧心地望着一直沉默的秦芷萱,颤着唇问,“只是二妹可有喜欢的人?我不想她因为我失去幸福。妹妹这么好的人儿,一定要嫁的幸福……我宁愿自己被燕王侮辱,也不愿妹妹受苦……”

怎么说的燕王好似洪水猛兽。秦芷萱暗中白了她一眼,扯出一个虚伪关心的笑容:“姐姐,妹妹也希望你幸福。如今你和燕王的事情闹大了,流言蜚语太过难听。”她凑到床前,握着秦落衣的手,红着眼睛道,“妹妹不想你受苦,更不想父亲触怒龙须。如今有折中的方法,妹妹自然愿意帮助姐姐和父亲。妹妹愿意嫁。”

秦落衣心中冷笑,说的如此深明大义,冠冕堂皇,心里恐怕偷着乐吧。

“妹妹,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两人心中皆腹诽着对方,面上却姐妹情深地握着双手,互相流着眼泪。

许久,秦落衣呻-吟了几声装虚弱,她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慕容氏走了几步,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忍不住回头望了秦落衣一眼,见她真的虚弱躺下,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众人一离去,被叮嘱不许开口的玲儿愤愤地关上门,气呼呼道:“小姐,你怎么同意二小姐嫁给燕王呢!二小姐处心积虑就是要嫁给燕王,你怎么能同意呢!她们简直是欺人太甚,在小姐伤口上撒盐!”

秦落衣撇了撇嘴,幽幽道:“不同意,让我嫁?我可不想嫁给这种渣男。她要嫁,就让她嫁,她能平平安安出嫁都是个问题。”这事闹了那么大,不知道皇上那边会怎么处理。她自然不会让这对渣男贱女顺顺利利就在了一起。

当然,如果皇上宠溺包庇燕王的话,她也没必要去碰这颗硬钉子。毕竟这是个男权的国家,在这个封建的社会,女人是男人的附属物,根本没有任何自主权。如今燕王犯下这种未嫁先休的恶毒事,舆论的焦点却全都怪罪秦落衣这个口吃貌丑的弱女子上。这就是该死的封建男权制度!

玲儿听着一愣,忍不住看向秦落衣,刚才一直痛苦呜咽的人儿此刻神情冷淡,仿佛刚才的痛哭都是幻觉,谈到燕王更是喜怒不形于色。小姐不但不口吃了,整个人似乎都变了。她心头一跳,总有种奇怪的情绪浮现心头。

秦落衣默默环顾了一下她的房间。房内布置颇为清雅简洁。一张梳妆台摆放在窗边,上面摆放着一个模糊的铜镜和一盆盛开的兰花。窗户蒙着灰紧闭着,使得房间有些不透气,可见秦落衣这个人不常开窗,因为貌丑有点自闭不愿出门。

床是上好的紫檀所做,柔软而精致。青色的纱帘挂在一旁,伴随着淡淡的香气。是典型古代女子的房间。

床头边的墙角处有张古琴,上面蒙着干净的白布。秦落衣顺着视线往上望,墙上有着一副挂画,画的是落雪下的梅花。上面提着一道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秦落衣蹙了蹙眉,这不是王安石的诗么?难道这朝代也有王安石?

一瞬间,一股强烈的情感伴随着破破碎碎的记忆碎片冲击的脑袋。秦落衣心情一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凌寒独自开。

“玲儿,我要休息了。”

房内,秦落衣不再说话,闭上眼睛开始休息。她不是看不出慕容氏和秦芷萱心中的得瑟,不是不明白秦落衣心中的委屈难受和痛苦。她要闹并非不行,但现在她刚受了重伤,体弱身虚,最要紧的是养精蓄锐。秦落衣的仇可以慢慢报,养好身体是最关键的。

凌寒凌寒,燕王的名字为楚凌寒。一年前,秦落衣花了千金求到了这副图,日日夜夜望着,日日夜夜相思。她认为燕王,就是那在严寒中,独天下而春的梅花。而那琴也是因为楚凌寒喜欢听琴,特意辛苦学之,只为了给心上人弹上一曲。

这等痴人……太傻太傻……秦落衣,楚凌寒不配得到你的喜欢……

迷迷糊糊间,她沉睡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玲儿已经离去。她暗叹这具身体真是太虚弱了,只是讲几句话,竟然不知不觉就累得昏睡过去。

头上的血已经止住,大夫说她失血过多才昏迷,额头被刺穿一个伤口,会留下一个很大的疤痕。女人的容貌比命还重要,更何况是秦落衣这种未出嫁的女子。额头丑陋的伤疤相当于毁容,更别提秦落衣原本就长得貌丑,如今更是丑。

“这就是你口中不错的身体?”秦落衣沉着声音,怒道,“一上来就演这么一出戏,真是不错!”

空中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影子,他望着生气的秦落衣,谄媚道:“国公府的嫡孙女,丞相府的嫡女,皇子的未婚妻,身份可是极其显赫的,别人想求都求不来。”

“被继母继妹算计,被未婚夫退婚,真是荣耀哦。”秦落衣嘲讽道。

前世她是西南秦家的少主,是很少将中国古武术传承比较完整的隐世家族。虽然流传到这代,内力心法大多失传,但医毒术却完好得继承了下来。她前世名为秦落衣,今世依旧名为秦落衣。比起原身撞马车自尽,她前世死得可冤枉了,竟然死在自己研制的□□中。

原来这毒她可以解的,谁知小鬼勾错了魂,她阴差阳错下还阳成为了南楚国丞相嫡女秦落衣。

影子微微一沉,低低道:“你原来的身体都火化了,你阳寿未尽,不能轮回,只能找与你命格相符的人还阳。而且,我都让你回去看过一眼,接待过了后事,你就别那么多抱怨了。”

“你!”对于地府的敷衍作为,秦落衣气怒道,“我若莫名其妙在这死了,必定闹得地府天翻地覆以求讨个公道!”

“咳咳,以你的能力,应该……”

“小姐,你醒了?”门“吱呀”一声推开了,秦落衣瞪了一眼渐渐消失的影子后,任命地接受了自己成为相府嫡女秦落衣的事实。因为,哪怕她不接受,各种大闹,借尸还魂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了,她凡人之躯怎么可能闹得过地府?

“小姐别动,伤口会裂开的。”玲儿小心翼翼地揭开纱布,看见秦落衣额头上狰狞的褐色疤痕时,眼睛不由一红。

小姐破了相,若是照了镜子,会不会再去寻死?为何这么菩萨心肠的小姐要遭受这些磨难……

“小姐,真的不嫁给燕王吗?”在她看来,小姐已经毁容,在外的名声又很差,虽然有丞相府撑腰,但毁容的女子想嫁得好真的很难,嫁给普通百姓又委屈了小姐的身份。唯有绑住燕王这个未婚妻,日后才不会过得苦。

秦落衣不禁凝眉:“你想小姐我再受屈辱,再寻死觅活?”

“不!玲儿不是这个意思。”

见玲儿着急辩解的模样,秦落衣笑开了。她这一笑,牵动了额头上的伤口,疼得她痛叫了一声。玲儿看着心疼不已,暗骂燕王和秦芷萱数百次。

“我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很多事在那刻忽然看开了。燕王不是我的良人,嫁过去不会幸福的。我如今毁容,名声极差,但若有人不顾那些流言蜚语仍喜欢我,那才是我的良人。”她淡淡道,“至于燕王,我会让他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

玲儿一呆,随后抹了一把泪,破涕而笑:“是,燕王休了小姐是燕王愚蠢所谓。啊,呸呸,小姐都没嫁人,哪里被休。是玲儿嘴笨,说错了话。小姐那么好,一定会遇到良人!

拿出大夫给的药膏,玲儿细细为秦落衣上药、包扎。

上药的过程有股钻心的痛,秦落衣死咬着牙,出了一身冷汗。玲儿连忙拿来脸盆,为秦落衣擦脸。

将脸洗干净后,秦落衣仔细的看自己的脸。秦落衣所谓的丑是因为皮肤略黑,脸上带着微黄的雀斑,身材还有些臃肿。南楚国以白以瘦为美。众观全国,秦落衣自然排不上丑女的名列,但她长年跟随在秦芷萱的身边。

秦芷萱是谁,京城第一美女,又白又瘦。肌肤细腻光滑,吹弹可破。身材窈窕,引众君子折腰。秦落衣原本可能是中等的,在秦芷萱身边一站,简直是放大了自己的缺点,变得又黑又胖。这皮肤黝黑黝黑的,这大腿小腿粗粗的。

再加上秦芷萱说的美白方法,秦落衣都听进去了。脸上覆着很多□□,想让自己变白,其实反而变得滑稽可笑。这丑女之名就是这样传出去的。

如今失血过多,秦落衣看看自己这张苍白的脸,发现秦落衣的五官其实长得不错,若是白一点,算得上清丽可人。

当然,秦落衣有一个重大发现。秦落衣的口疾和皮肤黝黑是出生就带有的,是娘胎里带的毒。这毒是□□,下了足足十六年,普通大夫极难发觉。但她是谁,医毒双修的秦家少主,在看见秦落衣桌上的胭脂水粉时就瞬间了然。

还有脖颈的掐痕。短时间没有浮现,现在隐隐约约显现出青紫色的痕迹。玲儿以为是她撞马车时擦到的伤痕。秦落衣却觉得这是个手印,而且是女人的手印。

当时和她出门的是秦芷萱,能下手的只可能是她。秦落衣撞马车时还存着一口气,却被秦芷萱生生地掐死了。

秦落衣抚着脖颈的伤口,冷冽的目光似啐了毒。

秦芷萱,先容你蹦跶两日,稍后再收拾你!

这样想着,她不禁心口默念:秦落衣,你被歹人蒙蔽了心,欺负到头上却不知。如今,我成为了你,那些曾经笑话你,暗中算计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可安心离去,来世坚强点,别再这么容易被人骗了……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相府大小姐秦落衣。

延伸阅读

(无花)穿越司徒静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8bgk.cn/nopx.shtml
夏当午在这水中游着,威胁基本上已经排除,系统分析了䱻鱼的数据,但是他懒得看,现在还不

梵修罗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s8bgk.cn/yzdc.shtml
蒲栎走后,慕池慵懒地在餐桌上趴了一会儿。这些年在商场上的圆滑和虚伪,面对这个小孩,他

扫霾者第四章  http://www.s8bgk.cn/gkpo.shtml
第四章临近五月,又下了场雨,江州市的夜晚又湿又冷。由于发生命案,新鹤区刑侦支队依旧是

不在人间路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s8bgk.cn/gvrt.shtml
“死胖子!看你还能逃到哪儿去?”“这阮家好歹也是帝都名门,怎么养了这么一头猪!”“猪

我成了女频小说的反派炮灰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s8bgk.cn/gkxs.shtml
ps:一本书的前期成绩极其重要!尤其是对于作者君来说,成绩越好,码字的动力就越足。虽

不灭道心我莫问回来了  http://www.s8bgk.cn/dnmz.shtml
下午五点钟,在保定市的一个高中学校里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教师,砰的一声,把一叠试卷扔

平行时空的刘丞之击杀  http://www.s8bgk.cn/a1qy.shtml
张家,秦风冷笑两声。张家与秦家一直都是对头,秦风对于林家也是毫无好感。这五人对战这赤

小道不成仙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s8bgk.cn/bs5n.shtml
“我的老刚!这啥情况?”傅炎看着新闻里面的神操作眼珠子都要震撼得掉下来了。“根据报道

补牙很贵,家属免费之宿舍来人  http://www.s8bgk.cn/dzd0.shtml
回到宿舍的金景佑并不知道,两个弟弟在自己做兼职时的内心活动。不过细心的金景佑在接下来

龙珠之我是孙悟饭之双面间谍(7)  http://www.s8bgk.cn/xgp3.shtml
这样一来,慕天彦倒不好追着他打了。故意说一声:“要认输就早说嘛”。于是直立起来,高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好人

    学校跳下来的另外八个玩家,走了一个,别人杀死一个,齐鸩杀死了五个,还有一个人。然而绕着学校上下搜了一圈,没有找到有人,看来应该是走掉了。齐鸩看了眼地图,已经到了第一个毒圈出现的时间,他们所在学校正好在圈内。因为**地图很大,为了加快**进度,设置了毒圈机制,虽然官方表示是电场,但大家习惯了称呼叫毒圈

  • 修真界富一代夜探魔虎幽潭

    “云霄,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何东西可以保全你自己?说服我,我就带你同去。”此时的王宇在李云霄前面不远处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双眼微闭一副吃定李云霄的样子。“力叔,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李云霄来到王力面前深深鞠躬道歉道,在村子里除了剑叔叔,也恐怕只有力叔一家对自己是发自内心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的关怀和爱护了吧

  • 绝地求生之我是周三强之楔子(2)(2)

    神界西南边就是上古神者的专有居住地,其他的神者是没有资格来到西南边的。上古神者的宫殿相对来说比较素净,淡雅,没有金碧辉煌,闪烁光芒,这种优雅素静的宫殿也是上古神者混沌天神亲自建设的。“皓月,情况如何?”混沌天神苍苜坐在花园的树下悠闲品茗,树上的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让原本温文尔雅的苍苜显得有些虚无缥缈

  • 大佬娇软又甜景和村为何会有血灵虫?

    陌尘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本能地拔出佩剑向一处劈去,却被一道蓝色的符纸挡住。那应该是一种防御符咒,这种符咒虽然等级不高,但是想要在一瞬间施展出来,难度与施展浩灵域的高级剑术差不多。“喂!我不就是拿了你一株草药嘛,至于这么凶狠吗?”陌尘心微微一愣,用火折子将屋里一支蜡烛点燃,她这才看清对方,竟是白

  • 莫及莫离在线阅读第1章

    为了特殊机遇和顶级装备,**玩家们的不择手段爱尔特体会得非常透彻,为了得到他炼制的药剂,玩家们曾经无所不用其极。作为一个仅有一次生命的NPC,三年来为了活下去,他防备了身边所有人,甚至包括关系亲近的高智能NPC,却从来没想过对付他的会有克利夫兰。他们认识了近三年,是爱尔特一路用高品阶的炼金术药剂把克

  • 完结好文的看文记录之第一章

    高一(九)班的蔡汶(mén)是个传奇人物。听说他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一高的。听说他刚来那天就被评为了段草。听说他不仅读书好,打架也棒。听说他一个星期换一个女朋友,大胸,萝莉各种样子都要,但个个谈恋爱不超过一周时间。听说……林钦万从来不理会这些四方流言,他不爱参与这些八卦,不想说,也不想听别人对他说

  • 末土在线阅读第2节

    早上7点,一帆并没有去上学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旁边放着一个比他还大的书包。这时,听见爸爸妈妈在和杨村龙的说话声,一帆知道自己该走了。熟练的关上电视,背起不熟悉的书包向外走去。正在交谈的三人,看见一帆过来了,都停下了交谈。父母都显得很平静,只有他未来的师父脸上带着笑容:“准备好了吗?一帆。”一帆小小

  • 都市之全能教师老爸黑历史

    林晨笙一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孟简晞,看到她微微低着头,嘴角耷拉着,便拍了一下她的头,“我白天会在宿舍。”孟简晞一听这话,惊喜的抬起头,“真的啊?!”“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和在家里没什么区别。”三人走进食堂,孟简晞左看右看不知道吃什么,正纠结着就感觉到左手被人拉了一下,她转头看过去,发现宋若杉的面

  • 遇上的NPC都成我绑定挂件了[无限]天才少年

    “Victory!”当比赛结束,全场陷入沉默,皇城的队员叹了口气,双目无神,愣在**失败的界面,仿佛世界一片黑白,心里仍未逃脱刚才主宰被抢的困境。没人愿意接受让一追二和被零封的结果。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场比赛就输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和心态输的,懊恼根本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更多的是失望,甚至有点绝望。“

  • 流水浮生之第七章

    经过那一番的闹剧,李管家脸色难看了很多,不过婚宴需要的一切仍旧被重新准备完善,只是喜饼来不及重做,便只端来了普通糕点来应付。李管家一直盯着盘子里的糕点瞧,眼中尽是不满。玩家很快就被女仆再次喊了下来,除了女主人和白乐水以外的所有人在大厅中集合,秦家两个少爷已经入了座,容峥数了数剩余的位置,除了前面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