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四爷的逆袭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沉倾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众人踏上去,冰筏稳稳铺在水面,丝毫不见晃动。

泫潇弯弯的眉眼一挑,满不在乎地揉了揉鼻尖,就见从水底浮上几个青色的乌龟,嘴里冒着泡,抻着短腿凫到冰筏下面。

龟壳纹理繁复,透着古朴风雅,一队老乌龟轻轻顶住冰筏,驮着众人向水面更开阔处去。

夹岸一片蓊郁,高低错落的嘉树在阳光下显出不同浓度的绿,水面平静,暖意融合。

藏贞闲着无聊,蹲着用指尖隔着冰筏戳乌龟。

她有节奏地敲着敲着龟壳上的冰面。下面的古龟不胜其烦,梗着脖子,连翻几个白眼。

天光逐渐强烈,反射在如水磨镜面的河上,明晃晃辣眼睛。

泫潇被晃得烦了,随手一抬,冰筏四周的河水开始涌动,迅速向竹筏后方合拢,身后猛地出现一片水幕,那水幕不断升高,长到比泫潇高两头时突得一拐,折出一个直角,向着与河面平行的方向延伸出去,变成一个凉棚遮在众人头顶。

四周仙力磅礴,水流逆行卷起一阵阵风,向岸边荡去。

清风带着水汽的凉意扑面而来,泫潇这才舒展了皱起来的粉圆小脸。

藏贞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凉棚,又看了看站的笔直的曜渊:“噗!”

曜渊头顶的白玉冠顶穿了水凉棚。

透过水幕看,发髻顶随着水幕的波动而歪歪扭扭晃动,就像头顶一块哈哈镜。

曜渊似没有察觉,转头看向藏贞,眼带询问。

藏贞憋着笑移开目光,往岸边远眺。

曜渊又一脸莫名看向泫潇。

泫潇仰着头,满脸桀骜不驯,嘴瘪成一条线,衬出梨涡来:“你竟比我高这么多!”

曜渊这才发现不对,微微仰头,额发果然触到水幕,沾了水珠。

一脸无语地望向藏贞,竟发现她已经变了脸色。

方才的活泼戏谑全然不见,只剩下一双黛眉拧在一起!

她站起身,肃容道:“此处有异!”

“你们看左岸和右岸的树”,她伸出手指了指。

方才泫潇聚水,在两岸卷起乱风。

左侧的树随着风势胡乱飞舞,枝叶拍击,发出沙沙的声响。

再看右边——

同样是茂密的仙树,却只有小幅度的摆动!

屏息留意,树左右摆动的范围如同被设定好了一样,不论风势强弱,枝叶只是诡异地在那小小的角度中摇动。

水面上瞬间安静,三人飞快地对视一眼,都看出其中古怪。

泫潇皱眉,立掌向右岸拍去,掌风刮着水面出现一层一层的浪花,狂风直扑高树而去——

水浪灌入树林,砸起雾蒙蒙的水汽。

而右岸的树,还是在那预设好的幅度中!

微微左摆,微微右摆,无限循环……

曜渊往前一步挡在藏贞身前,当机立断道:“此地不宜久留,全速向前。”

泫潇也不想节外生枝,点点头,嘴里念出一串含糊的音节,冰筏下的龟如闻号令,龟甲发散出青灰色的仙气,猛地加速。

腓腓险些从肩上滑落,藏贞眼疾手快,拉住腓腓的尾巴,手腕一抖将它甩回肩头。

众人不再说话,只警惕看着四周。

右岸的树还维持着奇诡的摆动幅度,如同封在盒子里的古钟摆锤,脱离空间的禁制,僵硬地持续着节奏。

两炷香时间过去,面前的河流依然无限延伸,仿佛看不到尽头。

藏贞的神色越来越沉,刚要开口,已经听到曜渊冷冷清清的声音:“停下,上岸看看。”

泫潇一顿,下意识问道:“敌明我暗,我觉得还是先回九霄长天再说吧?”

藏贞拍了拍泫潇:“咱们出不去了。”

点点下巴,示意泫潇:“这棵树我看到三遍了”,又补充道:“它树冠发叉,很特别。”

一路直行,藏贞渐渐也感觉到不对,暗暗定了一棵树作为参照物,才发现他们看似前进,实则有无形的力量,将他们不断重置到出发点。

像鬼打墙!

又像是在莫比乌斯带上蒙头前进的蚂蚁,一味向前也只是在空间的迷宫里打转,根本没有出路。

若要出局,必先破局!

泫潇闻言一惊,旋即镇定下来,口中吐出法令,乌龟带着他们往右拐。

河面不宽,乘风破浪,不过须臾,已经到了岸边。

泫潇先跳下冰筏,在岸边探了探脚下虚实,复回头向曜渊和藏贞示意,让他们下来。

河中的水汽蒸腾,岸上萦绕着淡淡的迷雾,远处有尖锐兽鸣隐约传来。

身在林中,却丝毫感受不到生机勃勃的活力,反而处处透着沉寂。

藏贞小心地打量四周,掌间已经凝起仙气,做好应对不测的准备。

突然,眼前伸来白色衣袖。

她抬眼对上曜渊的视线,他沉声道:“抓着我的手腕,走在后面。”

又补充道:“万事有我,不要妄动,知道吗?”

曜渊这是,对她有了好感,想要保护她?

嗨,一切都在不知不觉按照剧情走呢。

藏贞眨眨眼,语气甜蜜道:“谢谢帝君,洛合知道了!”

曜渊叹口气,垂下眼眸:“说你知道了。”

藏贞实名制困惑,只当曜渊突然耳背了,脱口而出:“你知道了?”

曜渊眼神无奈:“……”

藏贞反应过来:“噢噢噢噢,我知道了!”这和她刚才那句不是一个意思????

曜渊终于满意了,眉眼舒展开,手腕向藏贞眼前送了送。

藏贞从善如流地握住他的手腕。

冰冰凉凉,充满力量。

曜渊转过身向前走,毫无芥蒂地把自己不设防的背后展示给她。

藏贞安安分分走在他身后,神思波动。

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她事事靠自己。

从前负责一个项目,队友都偷懒溜走,自己通宵不睡肝报告,有过;原主为了族人单枪匹马镇守城门,寸步不退,也有过。

这样被人护在身后,却是第一次。

感觉有点……新奇?

她发呆地看着自己的手随着曜渊的步伐摆动,手腕上的白玉镯子晃来晃去。

突得一下,莹白的玉镯闪出黄光,她才回神。

今早还没亮,怎得突然又亮起来了?

这玩意难道是太阳能的?

虚虚地瞥了曜渊背影一眼,藏贞撇撇嘴。

啧!镯子随主,奇奇怪怪。

复杂的情绪因这一闪而消退,藏贞打起精神看着四周。

往林深处走,水汽渐渐散去,鼻尖的雾蒙蒙的钝感褪去,这林中竟是一丝草木香气都没有!

耳边枝叶摩擦声保持着稳定的频率,古怪的兽鸣时远时近。

骤然传来窸窣响声,众人目光齐齐向声源处射去!

一群灰兔从草丛中探出头来,走在最后的泫潇低呼:“这他妈……”

那些灰兔毛发如同干草灰败,稀拉拉地裹在嶙峋的骨架上,混沌的双眼因为干瘦而向外突出,发着黯淡的红光。

活像一架架披着兔皮,游走在阳间的骷髅,满身死气,只有眼中闪着疯狂地亮光!

是饿急垂死时,看到猎物的疯狂和兴奋。

仙界灵兽本来体格就偏大些,这群僵直的灰兔挡在路中间,藏贞只觉误入了行尸走肉现场。

大片仙林中,植被茂密,本该灵蕴不凡,怎会养出这群饿死鬼模样的灰兔?

腓腓趴在藏贞肩上,爪子猛地扣住她的肩膀。

它打小生在九霄长天,见到的仙兽朋友们,一个赛一个的油光水滑,珠圆玉润,哪里见过这样半死不死,形状骇人的动物?

当下一惊,如临大敌,张嘴猛地一声:“嘤!——”

竟是被吓得放了大招!

浅蓝色的屏障如同一把大伞,陡然弹开,须臾又变成一个大泡泡,将众人护在其中。

那些灰兔本就饿得奄奄一息,还不等大泡泡靠近,已经软软地摊死过去。

腓腓贴着藏贞耳边吼得不遗余力,耳朵炸起来,眼睛瞪得溜圆,一直将泡泡撑到极限才停嘴。

泫潇头一次近距离看腓腓发功,平时软糯的小崽此刻有了作战灵兽的威武气质,她最喜爱骁勇霸气的灵兽,当下颇为欣赏道:“这小玩意有点意思!”

藏贞皱着脸歪过脖子,揉了揉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甩甩头,夹着腓腓脖子上蓝色的鬃毛将它提到面前抖了三抖,冷着脸看它。

腓腓见她面色不善,耳朵马上贴在脸庞,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鼻子,乖怂到了极点,垂着眼弱弱道:“嘤~”

泫潇:“……当老子刚才没说。”

藏贞屈起手指,对着腓腓连弹了几个脑瓜崩,耳边的轰鸣声好歹散去,就听曜渊低沉道:“看前面。”

浅蓝色的大泡泡本来是韧度很高的完美球形,却在前方被压瘪了形状。

圆弧表面被挤成一个平面,就像是一个皮球拍在墙上。

透过泡泡望去,能看到远处错落的密林,仍然维持着小幅度的晃动!

此时,“啵”一声,泡泡失去了效力,碎成一块块浅蓝色的薄膜。

这些薄膜没有均匀散开,而是贴到被压扁的位置!

浅蓝色的余光,勾勒出一个不见边际的平面!

众人快步向前方去,曜渊伸出手指在平面上一压,远处的树木出现一圈变形的凹点,扭曲的光影呈环状扩散开,他抬起手,一切又恢复原样。

藏贞用手掌在这平面上狠狠压着滑动,树影随着她的动作变形又回拢。

这是个液晶显示器吗?

泫潇沉吟片刻,眼神一亮,看着曜渊低声道:“衔尾镜林阵!?”

曜渊拧眉,嘴角勾出邪魅的笑容:“天策军……”

天策军?

藏贞心头一震,剧情提前了!

延伸阅读

阴阳巫眼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jitalyled.cn/6yef.shtml
河岸上的弃力那苏见河里自己的几个手下手舞足蹈,惨叫连连,丑态百出,而那个公子飞和钟儿

地球方舟第六章  http://www.jitalyled.cn/d3nd.shtml
李俭是被李內侍唤醒的。昨夜他睡着前,洛清卓还拿着一卷奏折逼他断句,要他翻译那篇文章。

抵宾之虚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talyled.cn/gsi2.shtml
这一波具现化下来,直接消耗掉了所有的额外情绪点,这么多天下来杀死外国人得来的情绪点全

真正男子汉之逆天小助理慧眼识丁的萧何  http://www.jitalyled.cn/yiym.shtml
(二)发迹(1)慧眼识丁的萧何因为刘邦在外面混很讲义气,三流九教的人都很乐意跟他来往

炼长生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jitalyled.cn/nbtq.shtml
王九龙看着愣住的林木楠,有些好笑,伸手把帽子接过戴上,揉了揉她的脑袋。“谢谢啊,回去

[防弹bts]姜大佬来了第四章  http://www.jitalyled.cn/a6xb.shtml
结界破碎的瞬间,巨大的空间属性波动向边上传递,众人只见结界内有着八根闪着银色光芒的石

你好旋风少女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jitalyled.cn/n5xn.shtml
听见俞时衍的大名,白葭脑袋里就一个反应:去他妈的文艺晚会!白葭揉揉太阳穴,这儿一抽一

盛世战歌之我命归虚第五章  http://www.jitalyled.cn/bi4x.shtml
“卧槽!”易哲看见红毛老大朝他扑过来的瞬间,下意识往后一跳,躲过了红毛老大的攻击,红

座敷小姐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talyled.cn/p007.shtml
“今天我叫大家来,是因为半年前我因为走火入魔而功力大失,甚至头发皆白。这半年我闭关思

玄幻:从雕刻大师开始在线阅读逃跑  http://www.jitalyled.cn/yx20.shtml
马车徐徐走着,车内坐着刘婆子,小厮,林果儿。一路上,小丫头各种折腾,一会儿尿裤子,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怀了个小魔王第十章在线阅读

    洛城赫赫有名的唐家,竟被人打上了门,打伤了自家大少爷!这绝对是整个洛城都要为之轰动的大事!“啊!”唐豪痛苦的惨叫,嘴角溢出鲜血,整个人疯狂朝着发愣的保安吼道,“叫人,把我唐家六大支柱全部叫出来,我要弄死他!”“是...是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的保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用对讲机讲明这里的情况。唐家

  • 忠粉总裁追星(ai)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穆鸢迅速挥手,无形之剑极速前掠,转瞬穿过所有鬼影,正中那魔宗女子,钉入黑云中,“啊”地一声,黑云翻滚,聚拢一点,消失不见。顷刻间,一名魔宗祭祀和魔兵便被轻易解决。穆云抬眼看向李在师,仅是一次对视,便让李在师心生避战之意,毫无斗志。李在师的道便是一往无前,大道自行,可是此时执剑之手却是颤抖不停,霜月悲

  • 从牛头人酋长开始在线阅读第四章

    林浅拿起这张弓试了试,手指勾中弓弦一动,一道金色的箭气顺着林浅的目光射向沙滩里,“这个可以有。”林浅很是兴奋,他刚才都没瞄准就正中目标,这代表什么?自动瞄准挂就问你怕不怕。不过林浅的兴奋感只是一时,走在这片荒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在林浅前方五百米处,孙悟空的分身正在和几位烈阳文明战士激斗着。“老

  • 豆蔻太后(重生)名堂的疑惑

    乱糟糟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名堂疲惫的回到卧室,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头。没想到母亲还请来了记者,哼,现在全天下估计都知道我结婚了,不知道唐铭是不是也知道了。无奈的笑了笑,知不知道又怎么样。拿出酒杯,老伙计,还是你最好,安静,麻烦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或者是昏了过去,直到电话响了起来,一看

  • [樱兰]论世交成为对象的可能性高级晶核

    白叶躲在墙角,然后灵魂出窍去了城外。白叶现在虽然不可用修炼,但是白叶的灵魂却是仙魂,灵魂出窍的时间只要不是太长就没什么事。在人类强者和妖魔们大战的时候,便有一个黑影在战场上搜集妖魔死后留下的晶核。所谓的妖魔长得各式各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妖魔长得都特别特别特别的丑!而且妖魔的颜色还不同,有

  • 生姜红糖第四章

    士隐忌点了点头后问道“在反海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看起来越平凡的东西往往就越是非凡,所以首先我要问的就是你身上看起来厚重而又简约的漆黑色盔甲是什么?”水逐裂用手指对着盔甲弹点了几下后,解释道“正常看起来它的确是一副厚重的盔甲,然而它的质量却轻如薄纱,穿在身上更是如同裹着一层蚕丝绸缎般令人舒爽。”士

  • 樱花泡沫(黑篮赤司)在线阅读第七章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附近的几个写字楼陆续有人走出。有人匆匆往家赶,有人则会买点小吃垫垫肚子。孙学涛是旁边金峰大厦工作的白领,在温家村中租房住。因最近刚刚买了期房,经济压力大,原本的外卖都不吃了,每天下了班就买菜再做饭。虽然繁琐了些,但省钱呀。今天,他拎了包青菜,刚刚走到进温家村就闻到一股子茶叶蛋的香气

  • 平行世界骑士物语之“小姐姐,你好漂亮哦!”(1)

    九月,苏城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初升的阳光熹微,清晨舒爽的风夹带着路边野花的香气扑面而来,甜甜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街道上不少人都放慢步子感受清晨的舒爽时刻。唯有人行道上一对疾行的母子格外引人注目。“儿子,今天是你第一天上学,千万不能迟到,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怕我迟到,您为什么不让司机送我去上学?

  • 几世不忘第9章在线阅读

    三天,穿制服的人就来了两趟,巧的是我又是目击者,被带回警局协助调查。这次警察没有像上次那样只是问了我几个问题,他们把我从头到尾查了一遍,性别,姓名,家庭住址,还收了我的身份证。第二次来这个地方,给我的印象深刻,待遇与上次也截然不同。“嘿!小子,多大了?”房间里进来一人,眼熟,上次来见过。三十来岁,眼

  • 没有魔力造就最强在线阅读第9节

    宁晓晓跋山涉水回到家,还要帮斯塔克拆房子,简直要累瘫了,安装好实验需要用到的管道就回去睡觉了,完全没有精神去管这个实验有没有成功。在宁晓晓的印象里,做实验都是很漫长的过程,一定要反复求证,才能获得一些研究成果。发现新元素这种事,一定非常非常的难,估计一时半会搞不出来什么。还不如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