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抱紧女神小细腿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冬行千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纽约直达北京的飞机上,座无虚席。

经济舱内鸦雀无声,乘客们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呼呼大睡,只有少数几个人在看电影。

李辣菜蜷着双腿,窝在靠窗的座位上,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一头凌乱的长发慵懒地散落在大码卫衣的帽子里。手机屏幕上的截图是本月摩羯座“新月许愿”解析。

身边装睡的大叔打了个肆无忌惮的哈欠,啤酒、口臭和廉价飞机餐的混合味道顷刻间弥漫开来。

辣菜柳眉一蹙,悄悄把小巧的鼻尖埋进卫衣领口。

……糟了!

她惊恐地盯紧小屏幕上飞机航线图的最下方……

目的地时间:11:02!

惊慌失措间,她两眼一闭,双手一合:“新月爸爸,对不起!虽然我迟到了,但毕竟只有两分钟,您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两分钟,就让我水逆啊……”

前排阿姨震耳欲聋的呼噜声戛然而止。她不耐烦地回过头,狠狠剜了辣菜一眼。辣菜倒吸一口冷气,急忙把音量压到最低:

“新月爸爸......据说这次的许愿机会五年不遇,求求你看在我飞得特别高,离你特别近的份上,一定要保佑我找到月薪过万的工作,让我皮肤变好,再也不失眠脱发。”

她扬起下颌,轻抿双唇,作出一副悲壮的姿态,“最最重要的是,保佑我快快遇到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他。如果只能对他有一个要求,那我希望,他必须是个盛世美颜大帅比,最好还是英俊潇洒矜贵自持平日里高冷毒舌但只对我柔情似水天天发糖的那种……”

“小姐,打扰一下。”

对真命天子的无限幻想破碎了。

辣菜眯开半只眼,一位妆容精致的空姐面无表情地站在面前。

装睡大叔惊坐起,斜眼瞟向空姐丰满的胸部。他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又一阵令人晕厥的恶臭袭来。

空姐掩鼻后退半步,一脸冷漠:“小姐,乘客们正在休息,请您保持安静。飞机即将降落,请关掉手机,谢谢配合。”

已经飞了这么久吗?

三年。

整整三年。

一个人住在布鲁克林的小破单间里,灶台和单人床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L号线地铁上,每个深夜和清晨,人潮涌动的检票口,死气沉沉的车厢,下水道的老鼠和墙缝里的蟑螂。

“Welcome to New York!”

Taylor Swift明快的旋律,令人目眩神迷的时代广场,也许只适合出现在好莱坞电影里。

辣菜生活过的纽约,大概是假的,与《绯闻女孩》里的纽约大相径庭。从来到纽约读研的第一年起,她就因为支付不起曼哈顿昂贵的房租而住在了不太安全的布鲁克林。每晚从学校坐地铁回家,都是一场胆战心惊。

其实纽约新学院的创意写作专业还是非常靠谱的,只不过隔着一层母语的障碍,辣菜就算手指磨出茧,也写不过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甚至有一位白人师太总是揪着她不放,说她笔下的中国家庭太假,跟李安电影里拍的完全不一样。

毕业前夕,同学们都完成了自己的中长篇小说,有的甚至出版成书,但她只勉强凑了点东西得以毕业,之后就半个字都写不出来了。毕业后,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只好用为期一年的留学生临时工作签证(opt),在布鲁克林的一家小型电影公司做起了没有工资的实习。读剧本、写评估、买咖啡、取快递,只要是老板懒得做的事,她都得做。

当毒闺蜜和八大姨都以为她这个留学生在曼哈顿花天酒地的时候,辣菜早已在布鲁克林闷成了反社交动物。曼哈顿的留学生鄙视链简单粗暴,只要看一眼地图,就知道自己注定是个菜鸡。上城的哥大鄙视下城的纽约大学,纽约大学只好鄙视外围的所有院校,冷门的纽约新学院自然没人会放在眼里。在同系没有祖国同胞的情况下,想融入纽约留学生的圈子,不混夜场,绝对没戏。于是,连高跟鞋都穿不顺溜的辣菜,果断放弃了连想想都心累的社交大计。

“出国熬不如工作早,工作早不如嫁得好!”老妈的名言金句仿佛从头顶的出风口幽幽飘了出来,辣菜受到了惊吓。

几年间,辣菜的大学同学们,不论工作党、保研党还是出国党,纷纷转行金融教育房地产互联网,事业平步青云,薪水指数级增长。早早嫁给官二代和富二代的闺蜜们,更是活得美丽又潇洒,环游世界,晒包晒娃,插花瑜伽,三年抱俩。

再瞅瞅自己。

孑然一身。

前途渺茫。

她把脸颊贴到凉丝丝的窗边,看着窗外绵绵密密的云层,深深吸了一口机舱内过期的空气。

一定是缺氧了,才会胡思乱想。

等下了飞机,就可以见到老爸老妈,明天就能回邯城啦!这次一定要在姥姥家好好赖上几天,把三年来没吃到的道口烧鸡和香煎带鱼全都补回来!

找男人和投简历的事,就先抛到九霄云外好啦。

安排!

自我洗脑成功的咸鱼辣菜仿佛吸收了大气层外不知名的能量,像个胡乱交完考卷后跑去操场撒欢的孩子。她扎起马尾,掏出一副日抛隐形眼镜,气宇轩昂地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门口人满为患。

“各位旅客,飞机正在降落,卫生间即将暂停使用,请大家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机舱广播的声音无情催命。

辣菜灵机一动,把自己弓成小虾米,蹑手蹑脚地往公务舱的方向挪了过去。

撩开阶级壁垒的隔帘,辣菜莫名感到一丝挑战权威的快感。她捏紧手里的隐形眼镜小盒,又摸了摸装满宿便的小肚子。一定要在空姐出现之前速战速决!

突然,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挡在面前。名贵手表的反光差点闪瞎辣菜的双眼。

“这位女士,你走错卫生间了。”

干净低沉的男声在耳畔起落,逼人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裹挟。

女?士?

她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内心翻江倒海,她气鼓鼓地抬起头。

时间,仿佛在飞机降落的气流中静止了。

清亮如水的双眸,出神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天然雕刻的俊颜,棱角分明的下颚……

几分钟前许愿的大帅比,这么快就从如愿以偿天而降了?

不过新月爸爸也太不走心了,竟然随便发了一个古早味霸总白花剧本来敷衍她。

高冷禁欲雕塑脸,肩宽腰细男模身,跟小说韩剧里那些霸总差不多嘛。

虽说毫无新意,甚至看着有点面熟,但一上来就这样四目相对,也太羞耻了吧……

心脏砰砰乱跳,她深吸一口气……雪松和琥珀的味道?是很有品位的男士香水呢……她低下头,男人**的皮鞋映入眼底……

花痴的小恶魔在心底沉睡多年之后,终于又慷慨激昂地醒了过来。

不行!这不是犯花痴的时候!振作起来,勇敢捍卫自己行使内急的主权!!!

“这位先生!”她一秒拍晕花痴的小恶魔,“我没有走错,大概是你搞错了,飞机上的卫生间不分男女……”

“但是分舱位啊。”

清冷孤傲的眸光直射进眼里,她感到一阵窒息。

这种时候,应该装可爱,还是装恶霸呢?

趁辣菜胡思乱想,男人又开口了:“你是经济舱的吧。”

完了,被发现了。

辣菜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为了不招来空姐,她决定装可爱:

“帅哥,人有三急,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么么哒!”辣菜使劲眨了两下眼,长长的睫毛简直能呼出风。

男人不由一怔:“这三个字,两年前,我也一字不差地听过呢,”冷峻的眉目间,似有一股热流涌过,“一见面就么么哒,这么想吻我吗?”

“……”

这哪是什么霸总,分明是个PUA。

既然可爱不好使,那就剑走偏锋装恶霸吧。

“流/氓!让开!”她压粗音色,面露凶光。

高大峻挺的身躯岿然不动。

“你给我让开!”她手肘一顶,撞上了男人紧实的前胸。

……

太。疼。了。

这大帅比的胸肌,是金刚石做的吗?!

还没等她缓过神,桀骜的鼻尖已凑到眼前:“很遗憾,这里的卫生间仅供公务舱的乘客使用,”他眸光灼热,微微斜起的嘴角带有几分傲慢,“该让开的人,是你。”

妈呀!

出大事了!

辣菜紧咬下唇,内心电闪雷鸣……

挂着眼屎的绝世衰颜,竟然被大帅比看得一丝/不挂!

男人继续倾身逼近,微动的喉结近在咫尺……

一阵突如其来的气流颠簸,宽阔的臂膀直撞过来!

她一个趔趄,慌乱中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

“我的鞋!”

*

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B出口外,接机的人群熙熙攘攘。

何许手推Rimova限量款行李箱,神情漠然地行走在风尘仆仆的旅客中。

他的存在,本就是一件夺目的事情。

187cm的身高,宽阔俊朗的肩背,一双修长的腿把高定西裤的优雅纹理展现得淋漓尽致,*露的踝骨散发出逼人的**气息。

人群中不时投来火热的目光,他早已习以为常。

这副让无数女人一见倾心的绝美皮囊,别人看来是宝藏,在他眼里却是无尽的烦扰和神伤。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他低眸一瞥,是助理Andy的来电。

“何总,您飞机刚落地吗?”

“已经出机场了。”

“啊?对……对不起,我堵在机场高速上了!您要不先找个咖啡厅休息会?”

“不用,我打车,你慢慢堵着吧。”

“……”

何许正要挂断,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Andy火急火燎的声音:“对了!刚才孙总和您母亲打来电话,让您下周务必抽时间去别墅一趟,说是要商量……”

话音未落,何许便摁掉了电话。

世界嘈杂,他不想听见任何声音。

除了她。

他低下头,看着皮鞋表面的划痕,想起飞机上的女孩。

那双清亮如水的眸子,与两年前的她,无二无别。

纽约。

冷雨夜。

白色高跟鞋。

胃壁一阵痉挛,他迅速关紧记忆的阀门。

「亲爱的,别忘了今晚6点见。爱你哦!」

Vivian发来的微信把何许拉回现实。

他差点忘记今晚的约会。

点开“滴滴打车”的一瞬间,手机亏电关机了。

*

夏末的首都机场,弥漫着湿热的气息。

辣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转盘上搬下第二件超重的行李。

太过分了!公务舱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把领班空姐都叫来了!

经济舱的卫生间人满为患,空无一人的公务舱卫生间却禁止使用,难道让人憋到内脏炸裂吗?

那个西装革履的衣冠禽兽,一定是个金融渣男!穿得人模狗样,就以为自己是类人猿了吗?

气急败坏间,辣菜正要跟老妈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早已信号全无。她眼疾手快,迅速拉住路过的保洁大妈,笑容可掬道:“阿姨您好,我美国手机卡没信号,不知道能不能借您手机给我家人打个电话呀?”

“那可不行,万一你拿了我手机就跑怎么办?”保洁大妈满面狐疑地打量着辣菜,“先把你身份证压给我。”

“没有身份证,护照行吗?”

保洁大妈接过护照一瞅,两只眼睛瞬间睁得滚圆:“李?辣?菜?这谁给你起的名字啊?也太土了吧?!”

“哈哈,是我爸起的,据说我妈怀我时候喜欢吃辣椒和咸菜,所以就叫辣菜啦!”

“哪有这样的爸妈?起名字前也不考虑一下孩子感受?”

“害,我爸说,大俗即大雅!”辣菜开怀一笑,眼睛眯成弯弯两道月牙,“虽然听起来土了点,但我还挺喜欢的,嘿嘿!”

安抚好目瞪口呆的机场大妈后,辣菜急忙拿过手机,拨通一串号码:

“喂,妈,是我!”

“辣菜?”

“我美国手机没网没信号,这是别人电话!”

“哎呀,我和你爸刚进北京!今天高速口警察特别多,一个一个查身份证,耽误了好半天呐!”

“啊……?那你们几点能到机场呀?”

“你身上有没有现金?”

“好像有500多块钱吧......”

“那就行!你小舅今晚安排了饭局,有好多大领导呐!这眼看就要五点了,我和你爸得赶紧过去。你自己打车过来吧。收拾利索点啊!”

“我能不去么......我想睡觉……”

高德地图:“正在重新规划路线……”

“我帮你爸看导航,先挂了!”

“妈,你还没告诉我地址呢!”

*

首都机场外,辣菜拖着两只巨大的行李箱,跌跌撞撞地排进了等待出租车的蜿蜒长队。

她已经脱掉大码卫衣,身上是柔软舒适的白T和黑色打底裤,随意扎起的马尾落出几缕俏皮的碎发,更衬得那张不施粉黛的面庞似清水芙蓉般白皙可人。毒辣的夕阳绕过头顶,她侧过头,扬手遮住阳光,白T顺着腰线提起,在金红的霞辉下映出一道轻盈有致的剪影。

一阵暖风拂过,泥土和月季花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双脚踩在大北京的土地上,她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平平无奇的纽约单身狗社畜咸鱼故事,写了三年,就此完结了。

除了那一夜。

所有黯淡无光的时间里,只有那一夜,鲜活,生动,滚烫。

那场醉生梦死的一夜疯狂,那张模糊不清的桀骜面庞,仿佛只是梦一场。

她放下手中的行李箱,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两眼一闭,双手一合:

“Namaste。”

瑜伽老师说过,欲/火焚身时,乖乖做冥想。

“呵呵。”身后传来一声鄙夷的干笑。

这音色……怎么有点耳熟?

她正要转过身去飞眼刀,却看到满头大汗的管理员大爷迎面跑来:

“姑娘,你运气可真好!”管理员大爷忧心忡忡地望着几乎没有缩短的长队,“这可是最后一辆出租车了,下一拨,起码得再等一个小时吧!”

感激涕零,激动万分,辣菜收起眼刀,二话不说伸手就去开车门。

“等一下。”门还没打开,高大颀长的身躯便一个箭步堵到她面前。

果真是他。

一声不吭在她身后等了半天,又偏偏在关键时刻坏她好事,这到底是什么骚操作?

“又要干嘛?”辣菜飞给他一个迟来的眼刀,小火蹭蹭往头顶冒。

“你不觉得应该把这辆车让给我吗?”何许指向皮鞋上的划痕。

“啊?”

“作为踩坏我皮鞋的补偿。”

“什么?”辣菜气得哭笑不得,“你这不是变相插队吗!”

“插的就是你,”何许神情漠然,“谁让你先踩我鞋的。”

“……”

这一言不合,还开上车了?!

“你......你欺人太甚!”辣菜满目悲愤地指向何许看起来很贵的皮鞋,“不就是踩了你的鞋吗?如果踩坏了,我赔就是了!”

“OK。”

“?”

“这双鞋是我一个月前买的,原价一万八千元人民币。它半年之后就会过季,一年之后,对我而言,就毫无价值了。按照一年期每月平均折旧,你需要赔偿我11个月的价值,约等于一万六千五百元。”

辣菜哑口无言。

一万六千五百元?

这是什么天雷滚滚的鬼逻辑???

“小伙子,不管你们俩之间有什么私人恩怨,总有个先来后到呀,”管理员大爷一脸正义凛然的吃瓜相,“看你的打扮,肯定是个体面人,干嘛揪着人家姑娘不放啊!”

出租车司机早已等得不耐烦。他掐掉手中的烟头,操着浓重的北京口音,漠不关心地问道:“跑完这趟我就下班儿了,四环外的一律不接。您两位分别要去哪儿啊?”

“康莱德酒店!”

延伸阅读

我!造化玉碟之边期(8)  http://www.tuptup.cn/p9tp.shtml
跟边期约在下个周末见,是章从尔思考了一个晚上的结果。这周末倒是也能见,但他手上工作有

[希腊神话]珀耳塞福涅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tuptup.cn/yix3.shtml
今天是2012年9月1号,是全国各地开学的日子,是唐荳荳升高一的第一天,也是她发誓要

(快穿)放开我,不然哭给你看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tuptup.cn/yvog.shtml
迦勒底总部,大会议室,号称金星女神(自称)的伊斯塔尔(弓凛)指着大屏幕上三人握拳的身

却把青梅嗅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tuptup.cn/1rs.shtml
她拥抱了妹妹,但这窝心的画面却又渐渐远离。下一刻,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头正燃烧着怒火,却

绝世阵道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tuptup.cn/a9gj.shtml
第三章计谋翌日。南宫凌坐在南宫阳床边,手中把.玩着绣着紫色小花的荷包,眸光不时的闪过

穿成豪门真千金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tuptup.cn/pkiq.shtml
我先是愣了一下,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回头一看,黑狗的的确确是盯着我

戏梦师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tuptup.cn/ol6.shtml
带着小马哥好不容易挤进去坐下了,前后看看,房间里的俊男靓女们不是拿着镜子仔细的检查着

脉破九霄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tuptup.cn/uyax.shtml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静静地站着,看着广场上那些林立的少年

西游之我有钞能力章  http://www.tuptup.cn/yy6f.shtml
还剩下最后一天了,太阳已经出来了,我不能在浪费时间了,我要抓紧时间修炼,我一定要在最

送你一场异世梦之第十章(10)  http://www.tuptup.cn/de4y.shtml
两人正走到风口,六月炙热的风直往周瑗脸上糊。“啊?”周瑗一脸懵逼地看向陆诚洺。不是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三界之欲凌天道第七章在线阅读

    顾少司的写真集在之后的半月都位于畅销榜首,给他原本就如日中天的人气又增加了一丝筹码,同时给夏禾带来的却也包括一丝麻烦——她被主编亲自关照,作为“有潜力员工”重点培养,接下来的半个月,她都被师父沈星扣押在《**圈圈圈》编辑部跟着她学习花边新闻的写作。金牌娱记沈星把她的处事准则毫不保留地交代给她的小徒弟

  • 大秦:我是驱尸魔攻心为上

    宛秋高墙外五百米。兰陵三万轻骑长枪甲兵摆开六个长形阵营,迈着整齐步伐缓缓前行,步履铿锵,威风凛凛;近万弓弩手紧跟其后,还有万名长弓手排于阵尾;主营上空,三千银甲军,呈扇形布开,众多灵兽拍打翅膀,呼呼作响,煞是震撼。而就在这强大的阵营前不足百米处,一个妇人和一个老者,相互在谈论着什么。他们气定神闲,泰

  • 沧海碧霄在线阅读第九章

    那天晚上,傅芊芊跟陈泽深,秦沐阳带着白欣,四个人一起吃的饭,白欣见过几次陈泽深,看到他身边的女孩,略诧异,尽管秦沐阳介绍的时候说是“表哥的学生”,白欣就没多问。同样出身商贾之家,她在家没少听父母说起陈氏新上任的总裁,作为陈凡唯一的儿子在陈氏集团已经历练了五年,即便几个月前夫妇俩发生空难双双罹难,重担

  • 我能自动修炼怒火万丈

    最重要的一点被宁夏这个粗心大意的忽略了,季泠锋季大爷岂是这么好抢的?第二天,眼光静好,调皮的照在季泠锋冷峻的脸上。嘶,痛!季泠锋睁开深邃的双眼,一只手揉着太阳穴,仔细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与公司的几个高层开完会用餐之后,叫了客服服务拿了一瓶酒,喝完之后没多久便有困意。季泠锋眼睛一眯,浑身散发着寒气,

  • 在星际文里被大佬养长大嫁给哥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了,罗格镇并没有举行什么大海贼的处刑事件,奥尔维亚开始怀疑龙星当初说的话是否可信了。在问了龙星时,龙星说就在这一年里,具体时间不知道,反正这年也没结束,奥尔维亚就半信半疑的继续打探罗格镇的事件。这关系着“奥哈拉”的未来。“哥,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你看妈妈每天都在等罗格镇的休息,都

  • 我!六道轮回化身在线阅读第5章

    覃桓昔驾轻就熟地周旋在众宾客之间,或许与他攀谈的都是醉心于演奏,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奏家们,对他之前的演奏十分满意,面对他时脸上多了些许欣慰的笑容,更多的是对他的赞赏,甚至有不少人邀请他参加音乐会。因此覃桓昔应付的还算轻松自在,不过对于参加音乐会,他一时也有些犹豫不决。在这具身体内醒来后,他也仔细思考过

  • 重生之灵尊之赖账(9)

    这一刻,殿内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张莉。“张莉,你说什么呢?这种事可不能乱作证。”张威开口了,目光中蕴含着浓郁警告意味,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张莉别乱说话。“我并未乱说,当日张真与张浩轩打*的时候,我就在场,还是张真弟让我作证的。”然而张莉并未惧怕张威,而是站在了张浩轩身旁,像在暗示众人她选

  • 时越在线阅读第10节

    我来不及躲闪,只能用手臂格挡飞来的板砖。啪……-30红色的伤害数值在我头上冉冉升起。我听到我的手臂骨碎裂的声音,疼痛袭遍全身,我的左手废了。有点后悔一开始犯傻,没事设定百分百感觉神经干嘛?虽然百分百感觉神经在虚拟世界里mo美眉的小手,还有做些别的什么,感觉很真实。可是,被人打的时候,也很痛的。疼痛,

  • 我的明星男友之第二章

    亡魂随着梅微走入游轮的房间,这间房间视野很好,透过一张巨大的透明玻璃墙,可以看见无边的海洋。不知道是不是刚落海的原因,梅微这会儿并不怎么想看见海,便拉上了墙帘。这会儿亡魂变得更加透明,似乎随时都要消散一般。【时间不多了。】亡魂的眼神依旧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此刻却多了一丝柔和释然。【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 西游万花筒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天陈立岩开车带我去假日时光吃饭,路上我起了捉弄他的念头,故意趁他开车的时候挑逗他。他没能忍住,在跟我亲热的时候他闯了一个红灯,一不小心将刚发动开出的一辆面包车撞了。车头直接撞上了面包车司机的驾驶座,那名司机重伤了但还没有死。司机在推门想要出来的时候,陈立岩不知怎么想的又撞了上去,那名司机就没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