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义妁传之荆棘之路小圆寸圆又圆⑦

作者:齐鲁二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其实车妄言也是二十分钟前才到的学校,他刚趴下没多久,还没来得及睡着,就听到走廊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随后便察觉到身边传来的动静了。

他原本以为是班上坐后排的同学从他这里路过,就懒得搭理,然而对方却留在他这里不走,刻意压低了声音在捣鼓着什么,车妄言这才睁开了眼睛,看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顾盼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醒的,刚刚那一幕被他看去了多少。

趁人睡着偷偷往人抽屉里放烟,却不料被当事人当场捉了个现行,顾盼有点尴尬,指了指抽屉里那盒烟,冲车妄言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还给你的。”

车妄言似乎对与人这么近距离接触感到十分不适应,他坐起来,上半身往后靠去,脊背抵在了后门上。

也亏得他长得高,手长脚长,换作别人,估计背还没挨到门板,早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车妄言侧过脸看她,平日里两片紧紧粘合在一起的薄唇翕张,还没发出声音,就被走廊上传来的凌乱脚步声打断了。

时而稳健,时而杂乱,听起来不止一个人。

车妄言探头往外望,顾盼就站在后门口,先他一步看清了来的是谁。

穿着校服个子小小的女生,是她们班的季恬,宋思葭小团伙中的一员。

后面跟着的戴眼镜的小年轻,是她们班的班主任孟老师。

两人正朝他们这边走来。

顾盼注意到孟老师朝她投过来的失望眼神,右眼皮猛地就跳了一下。

她拽着书包肩带,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孟老师走过来,先是看了眼顾盼的手上,什么都没拿,又在她身上穿的校服上扫了一遍,口袋瘪瘪,也不像是塞了盒烟的样子。

顾盼的书包拉链还没来得及拉上,孟老师的眼神也在里面搜索了一遍,除了基本课本和作业本以及笔袋,剩下的就是几小包零食、扎头发的橡皮筋、纸巾等琐碎的物品。

孟老师在顾盼这里没有找到烟,搜查重点就转移到了也在现场的另一人车妄言身上。

他甚至不用怎么搜查,只随意一扫,就在车妄言课桌里发现了那盒烟。

他伸手将烟拿了出来,举在手上,看了眼顾盼,再看一眼车妄言,“这盒烟是谁的?”

顾盼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看着车妄言,车妄言看着孟老师,“我抽屉里的东西,老师觉得是谁的?”

摆明在说孟老师明知故问。

孟老师一开始听到季恬的话时,也是不相信的。

顾盼虽然成绩处于中游,却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尤其他最近知道顾盼被班上同学霸凌的事,孟老师平时对她也会格外关照一些。

如果要在顾盼和车妄言中选择一个,孟老师更愿意相信这烟是车妄言的。

他看车妄言那态度,也给不出好脸色,“跟我来办公室。”

季恬就站在孟老师身后,听到他的话,脸色变了变。

昨天晚上她收到宋思葭的微信,问她是不是昨晚上值日,今天归她开门。

季恬回复是后,宋思葭告诉季恬,她偶然看到顾盼买烟,但平时在学校从没见过顾盼抽过,而且顾盼和妈妈一起住,弟弟还小,那烟只能是她自己抽的,要么是在家偷偷抽,要么就是在上课前躲着同学们抽。

所以,宋思葭才让今天会早到来学校开门的季恬帮她盯梢,看看顾盼是否如她所料会提早来学校避开同学抽烟。

以至于季恬蹲在(4)班门后,一看顾盼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烟来,就忙不迭去教师办公室找来孟老师了。

可她明明看到那盒烟是从顾盼书包里拿出来的,哪里会料到突然杀出个车妄言,竟然给认了下来。

他不是在班上从来不和人说话,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吗?怎么会替顾盼站出来?

难道之前班上的传闻是真的?

季恬一是担心宋思葭交给她的任务没完成,会不会被她责怪,二是担心车妄言会不会因此记恨上她,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的。

同样惴惴不安的还有顾盼。

车妄言伸手摸了摸后脑勺,站了起来,打算跟着孟老师走,脚还没踏出教室后门,就被顾盼挡住了。

她插到孟老师和车妄言中间,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把车妄言挡在了门里边。

“孟老师,烟是我买的,不关车妄言的事。”

孟老师觉得她的说辞有些勉强,诧异她为什么突然会为车妄言辩解,“你买的烟,为什么会在他的抽屉里?”

说着,下意识扫了车妄言一眼。

当然不能说自己洗坏了他的烟,买来还给他的,不然也暴露了他抽烟的事实。

顾盼手指攥紧了书包肩带,一时想不出合理的借口,脑子里疯狂想着托词。

车妄言瞄了她一眼,回望孟老师,“烟是我卖给她的,她买来也是还给我的。”

孟老师训他,“你不知道校规吗?明知故犯,还卖烟给同学,故意带坏同学。”

顾盼忙帮腔,“是我非要买的,就算他不卖给我,我也会去别的地方买,纵火犯害死了人,您也不能硬要说卖火柴的人负有连带责任对吧?”

孟老师倒没想到顾盼为了帮车妄言开脱,牙尖嘴利到这个地步,一时也怒其不争气,“既然你们两个互相袒护包庇,那就都站出去罚站。”

孟老师明显就是发火了,顾盼不敢忤逆他的意思,连忙拎着书包靠着墙壁站好了,车妄言也走了过去,并排站好。

孟老师站在两人跟前,“下午请你们家长过来,我得就你们两个的表现,跟你们家长好好说一说。”

顾盼挖着脑袋装鹌鹑,旁边的车妄言吭声说:“我奶奶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来不了。”

孟老师问:“你家里没有别人了?”

车妄言话语带着讽刺,“我爸在医院,如果你能叫得醒他的话。”

孟老师也是气糊涂了,忘了他的家庭情况。

他当即也没说什么,让两人继续在这儿罚站,去办公室翻出花名册,给顾盼的妈妈孙莉打了电话。

孙莉下午抽时间过来了一趟,孟老师让他们俩都站在了办公室门外,把顾盼叫了进去。

顾盼在办公室里站着,低着头两头挨训,最后孙莉跟孟老师说了几句好话,保证回家后肯定会好好管教顾盼,这才结束。

顾盼跟着孙莉一起出去,刚走出办公室,孙莉脸一垮,食指狠狠戳着顾盼的脑门,就开始念叨她:“你都十七岁了,不是七岁,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脑子?你觉得我一个人拉扯你和莘莘两个人长大很容易吗?莘莘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我平时操心顾莘已经够累了,你这个当姐姐的,能不能少在学校惹点事,少让我操操心?”

顾盼脑门被她戳的疼,也不敢吭声。

孙莉出来,瞥到懒散站在墙边的车妄言,脸垮得更厉害了,她刚刚都听孟老师说了,就是他把顾盼带坏了。

瞧他那个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那种家庭条件,她也不相信能养出什么根正苗红的孩子来,孙莉看他更不顺眼了。

她瞟了车妄言一眼,含沙射影警告顾盼,“我花钱供你来学校是为了让你好好读书,多学点文化知识,不是让你来鬼混的!以后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顾盼哪敢反驳,嘴上乖乖应了声,“好。”

孙莉这些难听的话都进了车妄言耳朵里,他知道孙莉在指桑骂槐,这些话他平时也没少听,自然浑不在意。

在听到顾盼毫不犹豫的那声“好”时,车妄言还是没忍住,飞快瞟她一眼,眼皮子又迅速合上,没有吭声。

孙莉见顾盼答应的这么痛快,心里松了口气,脸色也好了不少。

她看了眼时间,不早了,“莘莘快放学了,我还得赶去学校接他一起去你奶奶那儿,你放了学早点回家。”

顾盼应了声好,孙莉临走前还特意盯着车妄言看了会儿,脸上警告的意味很浓。

车妄言压根不搭理她,看都没看她一眼,拽得不行。

送走孙莉,顾盼整个人也轻松下来。

两个人没站一会儿,放学铃声就敲响了,孟老师又出来,叮嘱了两人几句,就放他们回家了。

两人一起回教室拿书包,班上同学已经走得差不多,只剩三三两两做清洁的值日生,她走到车妄言座位旁,殷勤的给他拿起了放在课桌上的书包。

“回家吧。”

车妄言伸手扯住了书包肩带,不让顾盼往背上背,“你妈不是让你少跟我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顾盼这才察觉到车妄言身上的气压不太对,车妄言原本就长了一张很冷的脸,现在这张脸看起来更冷了。

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似乎比她跟他第一次说上话时更冷漠。

她猜测着,肯定是孙莉那番话,惹得大佬不高兴了。

抱了这么多次大腿,难得大佬愿意站出来帮她顶包,她怎么能让两人关系一夜回到解放前。

顾盼装傻,“我妈说的难道不是宋思葭?”

车妄言一愣,随即嘴角微乎其微往上扬了扬,很快又被他压了下来,恢复成平时那张冷酷的脸。

他握着肩带的手用力一扯,把自己书包从顾盼手上夺了回来,随手往肩膀上一甩,长腿迈开,跨出教室。

顾盼赶紧追上去,“等等我。”

延伸阅读

盈晖·亮升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ywgb.shtml
盈晖·亮升化妆品国内外美容品牌,拥有30多年的品牌历史,率先引进全植物美容概念,并先

常峰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xd4w.shtml
常峰榨油机主要经营:剥壳机、榨油机及其配套设备、各式滤油设备等,以及榨油设备的维修和

振华粉煤灰加气制造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xvi4.shtml
郑州振华重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位于河南省会郑州与九朝古都洛阳之间的巩义市,陇海铁路、3

佳阳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ggyl.shtml

奇力玛卡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a3pr.shtml
奇力玛卡保健品总部是奇力玛卡、玛咖、碧琦饱腹籽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珍芙妮女士内衣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aotk.shtml
珍芙妮女士内衣项目介绍:珍芙妮女士内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

探险阳光乐园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mmm.shtml
探险阳光乐园以独特的森林大自然模拟场景、豪华装修、新锐的主题设计、国内外时尚潮流的最

好孝心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6t08.shtml
好孝心创始人王宇德先生,毕业于山东医学院(山东大学)医疗系,军医服役20年,转业后继

锐迩威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a3rm.shtml
锐迩威机械拥有“十三项切片机技术”,以“低成本、高品质”的“锐迩威”牌羊肉切片机回报

冉冉加盟  http://www.minneapolisfamilychurch.com/a5oe.shtml
冉冉小饰品是华沃特有限公司旗下专门经营流行饰品生产贸易的全资子公司。华沃特有限公司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精神力是万能的[末世]第2章在线阅读

    早晨八九点时刻,李岳气喘吁吁的站在青水观门口。红色的大门给人一种很深邃很古朴的感觉。等李岳缓过来,就打开了自身所带的道家天眼,瞬时李岳被震撼的都说不出来话了。整个清水观上方,紫气环绕,七道星辉照耀在青水观之上,甚至有的紫气就快成了鸿蒙道运。李岳足足站了有半个小时,真的是实实在在的被这给震撼到了。可他

  • 仙王的儿媳找人

    深夜的高铁站总是渗着丝丝凉意,成双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脖子,原本走在她左侧的路过突然换到右侧,那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部分寒风。成双抬头看着这个温暖阳光刚毅的大男孩,心里闪过一丝感动,但这份感动她没有说出口。“以后你一个女孩子不要半夜出门,会不安全。”路过说“嗯,我知道!”成双点头附和:“今天是大家一块儿聚餐

  • 偶像失格事件贪婪的妹妹

    一个星期后,去那家私人诊所里面得知秦夏的肚子里面怀的的确是一个男孩之后,李母也是开心地给那个医生递了一个红包过去。李母这个时候看着秦夏的脸也觉得稍微顺眼了那么一点点,但在态度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转变。秦夏对此也不是特别的在意,她也不是第一次才知道李母的态度。她现在忧愁的是最近她去医院做产检的时候,发现因

  • 神之浩域在线阅读第二节

    听到男童的喊声,沈露白下意识的颤栗了一下。那是被追赶逃亡后还残留在身体内尚未褪去的恐惧。“看清来了多少人吗?”老人将沈露白扶到神像前的蒲团上坐好,对跑回来的孙子问道。“大概有六七人。”听到有六七人,沈露白瞳孔一缩,双手抱住膝盖将自己团成了一团,明媚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地面的青砖,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什么

  • 有仙自远方来在线阅读第2章

    “这就是娘留下来的功法?为什么我要觉醒血脉之力才能修炼?爹你有修炼吗?”杜风抬起头问。杜洪摇摇头,“这是你娘亲一脉方可修习的强大功法,没有血脉之力只会反受其害,旁人根本无法修炼。所以你必须在十二岁之前觉醒你的血脉之力,因为过了十二岁就再也无法觉醒了。”说到后面脸色便又肃穆无比。“那要怎样才能觉醒血脉

  • 梦落秦殇在线阅读第5章

    就在杨初第一次晕过去的时候,系统提示音再一次响起:“叮,检测到宿主杨初初次昏迷,奖励能力:天道蛰伏!”这天道蛰伏的能力,非常强大,乃是一种休眠与自保的能力,修炼者晕厥过去,或者是沉睡、休眠之后,就会启动,自行运转。届时,身怀此法之人,就好像是死去一样,生机内敛,灵魂蛰伏,没有生命气息,没有任何异样的

  • 小夫人纣王举鼎(求鲜花求收藏)

    看着眼前的华夏鼎。子辛脑海之中葬天棺翻腾的更加厉害。守护华夏鼎的龙之九子齐齐咆哮。眼睛之中露出一丝丝恐惧的光芒。仿佛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一般。“这就是我的机缘。开启葬天棺,就在此刻。不知道葬天棺开启之后,会有什么变化。”子辛带着憧憬,一步步走向华夏鼎。“吼。。。。吼。。。。”九头龙族血脉大声的吼叫。巨大

  • 网游之天下夙愿在线阅读第二章

    深夜,东南分局情报部办公室内。情报部助理程欣正坐在电脑前整理资料,这时电脑上传来讯息,关于王小柱的情报已经由情报搜集人员发来。“王小柱?这名字真好玩。”程欣笑着点开了情报文件,电脑上立刻显示出了详细的履历:王小柱,男,26岁,无业,无房无车,无固定住所,无固定异性配偶。6年前从山区农村来到H市找工作

  • 五行赏金猎人第一章

    夏季天亮得比以往要早,时间刚过五点,被喧嚣闹到半夜消停没多久的临安市又被兢兢业业的清洁工人再次唤醒。外面象征天将亮的光也如清洁工人一般,试图以薄弱身躯穿过厚重窗帘,叫醒躲在房间内还沉睡的人。沉睡中人并不知道这道光的用心良苦,兀自陷在似痛苦又夹杂着欢愉的梦境里。他身上盖着轻薄藏青格子空调被,宽阔木质大

  • 超级机器人大战我是阿克塞尔进县尉府

    同时准备好了两袋铜钱,一袋就是一金之数。看着刘静朝着县尉府的大门走了过来,一名侍卫便走了过来,拦住刘静道:“此乃临江县县尉府邸,外人不得入内,速速离去。”刘静拿出准备好的两袋钱袋,递了上去道:“劳烦大哥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桃源村村长刘静前来拜访。”这名侍卫看了看刘静,又看了看钱袋,感觉这个人很会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