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FGO]哈迪斯陛下说他是守序中立之第四章(4)

作者:优钵罗三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候机厅,纪栗隔壁是一对年轻的情侣。

女孩抱着男孩手臂撒娇:“我不管,就算我爸不答应,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我一定会加倍对你好,一心一意,绝无二心。”男孩宠溺望着女孩,轻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傻瓜,我一定会让你爸爸答应我们在一起的。”

女孩俏皮的捏着男孩的耳朵,红着脸:“我看你敢有二心。”

年轻真好!

好熟悉的场景,自己也曾违背母亲的意愿,执意跟他去美国,伤了母亲的心。

纪栗掏出手机拨通母亲的电话,电话那头很快被接听。

听筒那头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栗栗,你在哪?妈跟你爸都担心极了,你快些回来吧!妈看不见你总是担惊受怕的,怕你发生什么意外。”母亲急促的声音里满是担心。

“妈,我今天的飞机回S市,这段时间我任性了,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让您担心了。”

“好,好,回来就好!”听到女儿的声音辛晴欣慰声音有些哽咽激动:“妈哪里也不去,就在家等你回家。”

好沉重得一句话,她越发心生愧疚。

辛晴挂断电话,高兴的去书房告诉纪常青:“老纪,女儿今天回来。”

“都说了,女儿出去散散心,过些日子回来,就好了。这段时间女儿情绪压抑,出去走走也好。”纪常青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辛女士。

辛晴睨了一眼纪常青:“你倒是说的轻松。”

纪常青:“……”

纪常青懒得反驳她,因为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是错,所性闭口不言。这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几十年的夫妻感情,辛女士他还是了解的。

辛女士懒得跟他扯,快速收拾好女儿的房间,出门买菜,准备做几道女儿爱吃的菜,等女儿回家。

S市,机场。

“程总,航班延误可能要迟些。”林助理,告知自家老板。这次出差临时决定,走得急,却没想遇到雷雨天。

“知道了!”程穆远低头在笔电里办公。

从二楼咖啡馆,看着机场里来往的人群,似乎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蓦地程穆远从椅子里站起来追出去,那道俏丽身影随着人潮消失不见。许是自己看眼花了,但他直觉告诉他应该是她。

她回国了?

林助理连忙追上,担心问道:“程总,发生什么事了?”

机场广播里提醒登机的乘客,航班已恢复正常,请乘坐该航班乘客办理登机手续。

程穆远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沉思片刻,吩咐助理:“今天先不去美国了,你去帮我查一下今天的航班,是不是纪栗回来了?”程穆远拿过公事包和外套先行离开。

“好的,程总。”林助理看着程总离去的背影,这事不免有些让他头大。

深夜。

辛晴轻轻推开女儿的房门,蹑手蹑脚地走进,轻轻的坐在床边,看着女儿熟睡的面庞,消瘦又憔悴。这些日子奔波,心事重,就算睡着了,眉头也紧锁着,辛晴轻轻地抚摸女儿的眉心,红了眼眶。

辛晴起身轻轻带好房门,门口的纪常青看见老婆出来着急问:“女儿睡了?”

“嗯!”辛女士情绪不高,转身离开,不想理他。

“我没做错什么吧?”纪教授尴尬地摸了摸了鼻子,看着自己老婆。

辛晴转身回头瞪着他,眼里透着满满的怒火:“要不是你答应女儿去美国,会这样吗?”

纪常青哄着自己老婆:“老婆,这都多少年前的旧事了,你还拿来说,女儿那么固执,就算我们都反对,女儿还是会跟他走的。我们就别当着女儿的面说这些,让女儿听着心烦。”

辛晴没有立马反驳纪常青,不想与他争辩,吵着女儿休息,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卧室。

“程总,是纪小姐的登机信息,纪小姐回国了。”林助理正站办公桌前,看着程总如实报告:“对了,柏总昨天回来了,问了我您的行程。”

“知道了,出去吧。”程穆远眼神晦暗,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

“好的!程总。”林助理带上办公室的门轻吐了一口气。

利也集团。

连承鼓足勇气敲开总裁办的门,走上前站在办公桌前温馨提示:“晏总,莫校长在三号线上。”

晏也从笔电里抬头看了眼连助理:“知道了。”

连承正准备带上晏总办公室的门,退出那危险的地带,商场上呼风唤雨的晏总,结果栽在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身上。三天两头的投诉电话,听着都让人头大。连承去学校接过两次小家伙,那主可不是省油的灯,一不小心就能把你给烧没了,他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结果办公室门还没被合上,就听到晏总冷静吩咐:“对了,今下午你去学校把陆梓明接回家,别送去他奶奶那儿了。”

“晏总,下午我跟王总约了,要不?您看我让小秦去接。”连承试探。

晏也抬眸,一记冰冷的眼神,大气场强大,无声的命令,让连承一阵寒栗。

“好的,晏总”连承立马妥协照办。

纪栗起床已经十点多了,母亲在厨房煲汤,纪栗轻轻走近,从身后抱住辛女士的腰身,下巴搁在母亲肩头,闻着母亲身上淡淡好闻的香味。

辛晴转头宠溺看着女儿,笑着说道: “这么大了还撒娇。”

“妈,对不起,这些日子让您和爸担心了,是我不好。”纪栗抱着母亲淡淡说道:“这些日子我走了不少地方,我去看陈姨,她身体还不错。去了一些地方,看了一些事情,经历了一些人,自己内心里倒是平静了不少 ,也想清楚了许多事,我以后再也不会让您和我爸担心了。”

纪栗环顾一圈,家里没有纪教授的身影:“对了,我爸去哪儿?”

“你爸跟林教授他们去打球了,今儿星期六,前些日子他球都不去打了,林教授叫了他好几次都没去,今儿他高兴水杯都忘拿了。”辛晴瞧一眼桌上的水杯,对女儿说道:“你爸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夜里睡觉都不安稳,翻来覆去睡不着。”

纪栗看着桌上的保温杯:“我给我爸送去。”

辛晴看着女儿笑道:“去吧!”

今天天气真好,阳光灿烂,风和日丽,出门没多远,遇到一位新生问路:“从这直走,然后左转,五栋是四楼,就是林教授家。”

同学笑着:“谢谢学姐。”

纪栗浅笑:“不用谢。”

学姐?纪栗笑了笑,没出声。

看着校园里,朝气蓬勃的学生,年轻真好,三五同学在草地席地而坐,在草坪上畅聊探讨,许是学术上的问题,生活中的趣事,酣畅淋漓,开怀大笑。

纪栗看着他们自己心情也开阔了些,生活总在继续,在那段感情里自己做不到委曲求全,如若继续下去,自己应该会失去自我。

纪栗看着远处草地上那对情侣,青涩又美好。

他也曾是自己心上的少年郎,情动初开的眸光眼里都是彼此的身影,满目爱意,在这欲望的金钱世界里消失殆尽,放手这段感情是因为它不再纯粹,从高三相遇,到大学相恋,再到工作,这段近十年的感情终于落下了帷幕。

拥有想要的爱情,活成想要的样子,一直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了爱情,那就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纪栗坐在篮球场边上椅子旁,隔着铁丝网,看见父亲和林教授他们在打篮球。父亲是篮球爱好者,更是资深的NBA球迷。

父亲每个星期六都会约林教授他们一起打篮球,和林教授,王教授是几十年的好友兼邻居。母亲喜爱打网球,父亲再忙,每隔两个星期,都会抽一天时间陪你母亲去网球馆打网球。网球馆离家有些远,在学院东门附近,记得小时候,每次都是父亲骑车载母亲去网球馆,那是纪栗记忆里最美的画面。

纪教授他们一行人走来,纪栗站起来问好:“王叔叔,林叔叔好!”

王教授:“咦!栗栗从美国回来了,有空来王叔叔家玩。”

“好的王叔叔。”纪栗笑着答应。

纪教授:“昨儿回来的,回来看看我和她妈。”

林教授:“老纪,那我们先走了,下次约。”

纪栗把保温杯递给父亲:“爸,喝水。”

纪常青接过,如今真实的看到女儿在自己面前,他才心安。

父女俩坐在篮球边上聊天,还有路过的同学向纪教授问好。

“要不要跟爸来一局?”纪常青看着女儿提议。

好久没跟父亲一起打球了,纪栗爽快答应:“好啊!”

父亲对他自己的球技颇为有信心,记得小时候父亲经常带自己来这儿打篮球。

父女俩在球场上**较量了小半场,大汗淋漓,直到辛女士打电话来,叫两人回家吃饭,这两人才收拾东西离开球场。

辛女士看着女儿收拾好自己,要出门的样子,好奇问道:“要出门了吗?”

纪栗看辛女士一副好奇的样子,如实相告:“嗯!梁灿知道我回来了,我们俩约着见一面。”昨天接到梁灿的电话,两人约在她家见面。

辛女士叮嘱:“早去早回,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纪栗笑着回答。

纪栗和梁灿坐在庭院中的小软椅子里聊天,铁艺的小圆桌上泡了一壶热,摆了精致的茶点。

“你终于回来了,害我担心好多天,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昨儿打电话给陈姨,才知道你去她那里了。”梁灿轻咬了一口茶点,看着纪栗关心问道:“陈姨身体还好吗?子墨是不是又长高了?回来这么久了才联系我,你这个没心没肺的。”

“陈姨他们都挺好的。”纪栗透过落地窗,看着汤沛阳谄媚又殷勤的样子,替他打抱不平:“我说你们这是离婚不离家?好歹人家也是柏林响乐团的首席。人家名声在外,在你这儿低声下气的伺候你,我都看不过去了。”

作过头,适得其反。

“首席怎么了?我也是首席好不好!要不是他抢了我第一首席的位置,我至于沦落到第二首席吗?”当初要不是汤沛阳用计激将她,梁灿为了面子不得不留在乐团,要不然她绝不会跟汤沛阳在一个乐团,被他以工作之便纠缠至今。

“技不如人。”纪栗给她简单总结。

梁灿看着她翻了一记眼:“嘿!你还是不是我闺蜜了,胳膊肘往外拐。”

延伸阅读

易初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pnn6.shtml
易初家具是老船木家具、新中式古典家具、原木生态家具、樟木家具、榆木家具、田园家具、休

Ziebart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6fa2.shtml
Ziebart汽车美容自1959年以来便一直为汽车爱好者提供高价值产品和服务。Zie

同心花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no28.shtml
同心花袜业总部现拥有标准化产房00左右平方米,员工150余名。拥有出众平车80余台,

芬尼斯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66yc.shtml
芬尼斯皮革护理根据国外皮革护理市场的特点,针对各种真皮制品在使用及清洁、护理、修饰、

恩瀚思节油器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cdx.shtml
三威迪棒环保节油器从2003年开始研发,历经长达7年之久研发试验总结改进,于2012

黛斐儿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ptdn.shtml
黛斐儿饰品是一家集研发、销售、批发、代理、对外贸易为一体的民营企业。旗下拥有伊泰莲娜

奇泽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d440.shtml
奇泽床上用品是沙发垫、毛毯、四件套、炉子罩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YLHTOYS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alv6.shtml
简乐儿童玩具是集运动、健身、智趋于一体的街头炫酷智趣玩具,适用于儿童、成人及中老年人

乐千果果水果店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uokz.shtml
四川乐山乐千果果水果经营部是专业从事水果行业运作的团体,有着非常可信的运作管理团队,

龙珠葡萄酒加盟  http://www.generic-tadalafil.com/axp1.shtml
龙珠葡萄酒,地处具有“中华文明古都”之称的涿鹿境内,具有各地明星产区和各地种植产区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违规恋爱之异界,重铸肉身(1)

    “呼~”童翼叹了口气,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得赶紧把书籍目录整理完才是。”童翼看着堆满书架的书籍陷入了回忆。童翼是一名小镇的图书管理员,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家乡小镇的图书馆里面工作,算起来已经快十年时间。因为小镇人口逐渐减少,越来越少人来图书馆看书,政府也决定把图书馆及周边拆迁,改为工业用地,用来吸

  •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科尔顿示警的同一时间,李知期余光瞥见一束银灰色的光从莱昂手腕上飞射而出,转瞬之间,两人被贪狼的驾驶舱兜了起来,视线骤然拔高。等李知期回过神来,银灰色的机甲巨人已经在火焰中缓缓的站立起来了。它身后张开银色的反制能量护盾,为战舰挡住了大部分冲击。李知期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驾驶舱室里闪烁的数据流。“联盟第

  • 玩具大主播之第三章(3)

    夜半,嘉宁睁着乌溜溜的眼凝望窗外月色,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半晌后,她终于忍不住坐起身,随手拿了件披风,想想还是没叫醒睡在外面的婢子,推门去了。熟不知在她起身时两个小丫头就醒了。藏在被褥里,包子小声道:“姑娘肯定是在为婚事发愁,谁让那赵王会吃人呢。”小娥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可是连夫人都没办法,我们就

  • 有幸遇到你之丧尸病毒爆发(10)

    H市——“经理!你是在H市吗?”助理王津京着急地问。飞婷迦皱下眉,应了声,“我是在H市,飞机被迫临时降于H市,等雨停后重新起飞,怎么了?”王津京那个急啊,H市都出了那么大事自己经理怎么还不知道?经理是不看新闻的吗?“经理,您现在是在家吗?在家就快看新闻。”飞婷迦疑惑地将电视打开跳至新闻频道,在看到新

  • 只对你乖第7章在线阅读

    终究是没有熟到那种程度,前田藤四郎不好再劝,寄希望于山姥切国广,可被兜帽盖住了大半张脸的付丧神看起来也没有动的意思。粟田口的幼弟如果指望审神者的初锻刀开口,恐怕是要失望了。先不说山姥切国广从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是审神者亲手锻铸的刀剑。在时之政府等到生锈才等来久候数寄的打刀,生活常识其实连三岁小孩都不

  • 盛宠王妃在线阅读第8节

    欧阳忆雪一路跑回房间,脸不红气不喘地对慕容婧说道:“帮我准备几套衣服!”过一会儿,忆雪换上一件粉色的裙子,头发梳成古式披在肩上,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刚才的帅气和沉稳,则代替的是一份女孩子的羞涩和清纯,这样的忆雪看起来很美很美!慕容婧和惜月仔细打量忆雪,不襟赞叹道:“哇~您这样好美!看起来像温婉清

  • 封刀在线阅读第八章

    老实说,如果换其他时间,杨明还真得被他这亡命之徒的样子给吓住。毕竟没多少普通人会在看到手臂长的砍刀后还能保持淡定。但现在有点不一样。正所谓酒壮人胆,二两酒下肚的杨明此刻非但没有怂,相反还笑了一声:“黑狗?杀猪的吧!你吓唬你爹呢?”他摇摇晃晃的捡起脚边的一块砖头,然后斜眼看着这黑壮大汉,掂了掂砖头:“

  • 总裁霸宠二婚新妻在线阅读第四节

    星期天下午,纪夏与奶奶道别,坐上村口的大巴返回学校。因为晚上要上晚自习,她来得也比较早。宿舍里除了杨曈曈,其他两个人都比纪夏来得还早一点。彭雅然正在阳台晒被子,见纪夏回来,赶紧将被子抖好,然后走了进来,“我妈送我来的时候给我买了好多吃的,我们宿舍都有份。”她将纪夏的那一份准备了出来,用塑料袋装着,放

  • 最美的病魔牵鬼婚

    子曰:三人行,必是一男两女。孟子曰:孔子说得对。三人在距离梅山五十里外的凉亭止住脚步,祝诗思声称明天就会有人前来接应。因此,也不必在夜晚急着赶路。这几天下来,两女一路上倒是相处十分融洽,连睡觉都睡一间房,两人之亲密,不足以与外人道也!“既然相隔不远,为什么不加紧赶路?”灰白色的月光照耀下,夜晚慕殊依

  • 世界各地宠物店第二章在线阅读

    唐俊在原世界是一个流氓头子,有小弟有资产,生活过得很惬意,他喜欢称自己是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金领。在他印象中,穿越者都是那些生活过得不如意的底层渣滓、屌丝废物,然后凭原世界领先的文化知识来完成逆袭之路。所以在得知自己穿越的时候,他是无法接受的,更发了好一通脾气。可惜事实已成定局,他不接受也得接受。跟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