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偶活+歌殿」九十九封书信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水月一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书陷入自闭。在他的想象中,他已经在疯狂地摇晃楚城的肩膀:让你吃螺蛳粉,让你吃螺蛳粉!这下傻逼了吧!看看你的情敌,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再看看你,一身螺蛳粉的味道全被宁宁闻到了——没救了,埋了吧。

楚城的脸皮比秦书厚多了,他尴尬了大概那么两秒,理直气壮道:“我是吃了螺蛳粉,怎样?区区一碗螺蛳粉,我能吃饱?笑话。”

秦书暗暗一惊。哟嚯,可以啊崽崽,继续刚不要停,别让螺蛳粉影响你攻的气势!

徐宁坦言道:“我和悠予有一些私事想谈。下次再聚吧。”

“私事?”楚城看向王悠予,觉得对方温和的脸庞怎么看怎么讨厌,“你们有什么私事是见不得人的啊。”

徐宁脸色微变,“楚城,你别闹了。”

楚城嗤笑道:“我哪里闹了,随口说说都不行?”

秦书知道徐宁是被楚城戳到痛点了,连忙开口解围:“这年头谁还没点私事呢,宁宁你先去吧,我去找家餐厅,等你回来……”

“不用了,”徐宁说,“我待会直接回宿舍。”

秦书:“那我可以送你啊。”

王悠予淡笑道:“我送不是更方便?”

秦书意有所指,“你送我不放心。”

王悠予笑意微收,看秦书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

楚城哼了一声,讽刺道:“徐宁是腿短了还是被人追杀了,有什么可送的。”

秦书:“……”崽崽啊,你能不能闭嘴,算爸爸求你的了。

徐宁扶额,“悠予,走了。”

“好,”王悠予话是对徐宁说的,眼睛却看着楚城和秦书,“阿宁。”

徐宁和王悠予走后,楚城骂起了脏话:“这个王鱿鱼到底是谁啊,看着就不爽,妈的。”说着,端起剩下的咖啡喝了一大口。

“他是徐宁前男友。”

“噗——”楚城一口咖啡喷得老远,“哈?”

秦书若有所思,“他可能是来找徐宁复合的。”

“啥?不是……徐宁?前男友?!”楚城语无伦次,“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

秦书说:“我在追徐宁啊,当然要对他的事情了解清楚,我查过的。”

楚城受到了惊吓,脸色极其难看。他狠狠地捶了捶桌,“徐宁是瞎了吗?看上那样一个傻逼!”

秦书故意刺激道:“有一说一,鱿鱼长得挺不错的。”

楚城愤怒道:“眼睛不用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哇,你干嘛那么生气啊,”秦书揶揄道,“人家的前男友是谁,关你什么事哦?”

楚城一时语塞。

秦书笑得意味深长,“你这么介意,莫非……”

“闭嘴。”楚城生硬道,“我只是在八卦。”

“八卦得这么真情实意,真难为你了。”

楚城心里正烦着,没功夫和秦书瞎扯淡。“你知道鱿鱼是他前男友,还让他们走了?万一他们复合了,你还追个毛线徐宁。”

秦书说:“应该不可能。”

“为什么?”

秦书迟疑了一小会儿,还是决定把重要情报告诉崽崽。“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分手吗?”

楚城阴阳怪气道:“因为鱿鱼太丑了。”

秦书把话说得很委婉:“徐宁,被鱿鱼欺负过。”

楚城皱起眉,“欺负?怎么个欺负法?”

咋滴,你还要爸爸给你普及相关知识吗。“就……欺负啊。”

楚城大惊,“徐宁被打了,家暴?!”

秦书含糊道:“算是吧。”

“人渣!鱿鱼渣!”楚城愤怒不已,撸起袖子就要冲出去,“给老子死!”

秦书赶紧把他攥住,“不是你想的那种家暴!”

“无论哪种家暴都不能忍!”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哎……”

“放手,不然连你一起死!”

“你先冷静点啊,徐宁自己都没说什么,你是他什么人啊,凭什么帮他出头?”

“我、我路见不平一声吼!”

秦书攥得更紧了,“你可别吼了,讲点义气行不行?我好心把情报分享给你,结果你转头就出卖我,”他指着自己的胸口,质问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没有良心。”

秦书:“……”

无论如何,他还是把楚城给劝下来了。两人一同往学校走,楚城的表情好像要杀人。

崽崽生气了,他这个做爸爸的要不要哄呢。秦书正纠结着,看到一个套圈圈的小摊——呀,他真是个小机灵鬼!

“楚城,你想不想套圈圈?”

“什么鬼玩意儿。”

套圈圈是我国民众喜爱的传统**,常见于大大小小的广场,和跳广场舞的大妈,下棋的大爷比邻而居。秦书小的时候常看见,近几年越来越少了,没想到在夜市里还能看到。

楚城知道他说的“套圈圈”是什么之后,相当不屑:“你是三岁半的小孩吗?幼不幼稚。”

“我瞧着那个小乌龟挺可爱的,又好养,我想套一个下来,送给宁宁。”

“追人送乌龟?你没发烧吧?”

秦书说:“养乌龟很方便啊,只要换换水就行。我想让宁宁把我送他的乌龟养在寝室里,他一看到就会想起我,我还能借看乌龟的名义去他寝室串门。”

完全没有追人经验的秦书说的头头是道,而另一个居然也听进去了。“卧槽好卑鄙啊,”楚城说,“你这是作弊吧!”

“追人哪有什么作弊不作弊的。”秦书用二十块钱买了二十个圈,对着选好的两只乌龟,道:“去吧,妙蛙种子!”

楚城:……神他妈妙蛙种子。

二十个圈全套了寂寞,秦书低头沉思:“我要不还是花钱去买吧。”

“垃圾。”楚城用手机扫了五块钱,“一边待着去。”

半个小时后,楚城捧着三只小金鱼回到了寝室。

秦书贡献出自己泡面的碗,给小金鱼安了个家。看着游来游去的小金鱼,秦书问:“我明天拿去送给宁宁?”

楚城不干,“这是我套的,凭什么你去送?”

秦书大喜,“那你去送?”

楚城敲了敲泡面碗,小金鱼们受到惊吓在水里窜来窜去,“再说。”

秦书有些激动,在他的努力下,崽崽终于要给老婆送礼物了,搞不好这三条小金鱼就会成为他们爱的见证。他精心地照料着小金鱼,买了鱼缸,鱼饲料,百度了一堆养鱼注意事项。然而在一个雨天的早上,小金鱼还是死了两只。

秦书看着飘在水面上的小尸体,犹如晴天霹雳。

不——别死啊喂,你们死了我崽崽怎么办,他拿什么去哄宁宁开心啊!我网购的这么多设备岂不是浪费了!都是钱啊!

秦书痛心不已,颤颤巍巍地捞出嗝屁的小金鱼。楚城还在睡觉,他只能独自面对死亡的噩耗。

伤心归伤心,小金鱼的身后事还是得处理。秦书不忍心把他们直接丢垃圾桶,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一片纸,折成盒子的形状,将小金鱼放了进去。他打算将它们安葬在宿舍楼下的花坛里,希望它们的在天之灵保佑他磕的CP早日成真。

秦书换好衣服,一手拿着伞,一手拿着小金鱼,开门的同时,对面寝室的门也开了。

对上男生的眼睛,秦书的心情好了一些,但是没笑成花。“早啊,学长!”

“早。”谢澜之关上门,随口问了句:“有课?”

“我今天上午没课。我是去下葬的。”

谢澜之:?

秦书把装着金鱼的盒子给谢澜之看,苦涩道:“一大早醒来,发现死了两只。”

谢澜之想笑又怕伤了学弟的心,“节哀——怎么死的?”

“不知道,”秦书纳闷道,“我明明是按照网上的说法养的。”

谢澜之安慰他:“养鱼,一天喂一次,三天换一次水,七天换一次鱼。正常,别伤心。”

秦书叹了口气,“如果是普通的金鱼死了就死了,可它们承载着我的梦想和希望,我……恐怕走不出去。”

谢澜之忍着笑,“你可以的,相信自己。”

说话的同时,两人已经到了一楼。外面的雨下得有些大,白茫茫的一片。秦书问:“学长要去上课?”

“去实验室。”

“哦。那,再见。”

谢澜之看了看秦书手里的盒子,“你一个人行吗?”

秦书笑笑:“挖个坑,埋两条鱼而已。”

谢澜之点点头,“嗯。”

“对了学长,你什么时候有空?”秦书说,“我说了请你喝奶茶的,但你平时又不在寝室,我不知道怎么拿给你。”

“先欠着,”谢澜之撑开伞,漫不经心道,“下次再还。”

秦书冒雨将小金鱼安葬好,为了让它们走得快乐些,还放了一首《黑人抬棺》作为BGM。

回到寝室的时候,楚城已经醒了,正在床上打**。秦书悲壮地宣布:“楚城,小金鱼死了。”

楚城垂死病中惊坐起,“你说什么?!”

秦书看到楚城的反应比自己还大,惊讶又欣慰,“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死了两条。放心吧,我已经将它们处理好了。”

楚城依旧愣愣的,**里被杀了都不知道。

秦书说:“要不,我们再去买几条?”

楚城回过神,飞快地切出**,点开微信,找到他和吕儒律,谢澜之的三人群。

【楚霸王:艹,实锤了!我室友果然要谋杀我。】

【楚霸王:我昨天往鱼缸里加了点水杯里的水,今天一早鱼就死了。】

【楚霸王:这说明了什么——水里有毒!!!】

延伸阅读

月蚀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38ri.cn/sj6p.shtml
叶尘看到了老黑,脑海中响起原著里的剧情。这家伙就是新兵连的班长了。“你叫什么?”老黑

骚年,签约不?[综]带上戒子踏仙途  http://www.38ri.cn/ykhg.shtml
二人急忙拼命的爬起身,忍着疼痛,灰溜溜的连滚带爬的离去了,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下。经过

不朽道盒撒娇最好用  http://www.38ri.cn/g8m4.shtml
沈妙想着还要去山里看看,以前一直听人家说森林是个宝库,除了野菜,她也想去看看,能不能

暗流狂想曲:使徒殇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38ri.cn/gutm.shtml
单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嘲笑自己单身的人都没有。唐奇一直都是那种不甘寂寞的人,开学第一

四灵仙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38ri.cn/u05x.shtml
这些新号大礼包罗云都留起来,他要开始冲击等级。幸好现在的活动不少,冲击起来也比较简单

这剧情到底有没有准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38ri.cn/g7s6.shtml
后台,凌夜呼出了一口气,哪怕经历了两世,他对于这种表演赛还是略微有点紧张的,毕竟是在

[滑头鬼之孙]御鬼夜兮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38ri.cn/u5gj.shtml
“羲和炎斩。”随着玄霄大喝一声率先出手,三人之战开始了。杀阡陌从火凤身上跃起,双手迅

五灵根的逆袭之路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38ri.cn/l5i.shtml
雨从晚上八点开始下,刚开始还淅淅沥沥没什么声响,哪想到了后半夜,伴随着电闪雷鸣越下越

重生之神探李忠义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38ri.cn/ului.shtml
吕慕寒吓得把头往后一缩,立刻松开了握着的那只玉手,大喊:“大娘!做鬼也要讲道德好吗!

我在荒岛创造一个文明第五章  http://www.38ri.cn/nyv0.shtml
琳娜一大早就醒了,她穿着一件短袖白衬衫、红黑格子裙以及一双棕黑色的制服鞋,深红色的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作妖的时空系统在线阅读神魂空间

    迟亦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头疼欲裂,一瞬间的窒息感后,她再睁眼,发现自己正以神魂状态漂浮在一个莫名的小空间中。“唔,我倒是没想到神念还能这样用。”身后传来琳琅喃喃自语的声音,迟亦竹惊了惊,扭头去问琳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眼前景象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神魂状态,她二人身上都没有衣物遮蔽,琳琅就那样光明正

  • 月影刀痕遭人白眼

    凌晨,熟悉的提示声传来。16000块钱也转到了周阳的账户,现在花钱的时间已经变成了16小时,也就是说只要在下午4点之前花完,那就没事,想到这里,周阳继续安心的睡觉了。正好今天是周末,周阳琢磨着,既然是有钱了,怎么也得出门去吃顿好的吧,之前几天吃的全是那一天去学校超市买的零食,这几天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

  • 小别离+微微之云下的温柔第4章在线阅读

    秦桑在下一站就下车。站在站台上,隔着窗户玻璃,热情向秦安挥手道别。等到公交车拐弯看不见她才停止挥舞手臂,秦安站在车上只看了她几眼就低下头。“也不知道大boss有没有对我好感度up。”秦桑自言自语,因为没有注意一不小心撞到路过的人。小声道歉,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手忙脚乱接通电话。“秦桑你在哪儿。”电话

  • 网游末世之死灵主宰第九章在线阅读

    吴哲也看着卞宁脸上十分复杂难懂的表情,简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试探性地问道,“你不喜欢?啊……那不好意思啊,我觉得运动裤都一样,加上赶时间就随便买了一条,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也先凑合一下?总比你穿牛仔裤舒服,以后不穿就是了。”是的。吴哲也跑得满头大汗出去买的是一条运动裤,还是一条给卞宁买的运动裤

  • 死神:从流魂街70区开始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悦本就生的高挑,这段时间瘦了不少,淡紫色的礼服套在身上,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就出来了,像是误入人间的妖精一样。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夏悦的手不自觉的抠进了裙摆,“沈先生,我们这是去哪里?”“记得叫尧。”沈文尧双手枕在脑后,慵懒的视线扫过窗外,“席诺的订婚典礼,我当然要来参加。”他说的漫不经心,可瞟

  • NBA:开局巅峰乔丹在线阅读第六节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qun莺乱飞。扬州的天气一到了二月,无论是翩翩飞雪时节,亦或艳阳高照都挡不住柳条翻绿,草长莺飞的灿烂ChunGuang。当然,经历了一冬蛰伏的扬州人,趁天放晴,三三两两的总要出外踏春赏梅,如若学的两年诗书,更是要细度ChunGuang,饮酒作赋了。胤禛两人站在被官兵所阻

  • 我们终会再见[博君一肖]第10章在线阅读

    当剧组飘满了大家熟悉的饭香的时候,齐筱回去卸了妆,把戏服换下来后,拉着何悦踩着月色往左衍的房车的方向走。别说,她还真有点期待左衍带来的厨师做的饭呢,毕竟吃了好几天的盒饭了,虽然她现在不是原主那样挑剔剧组的饭菜,但总是那一个味道,她也是挺想换换味道的。与此同时,“凌辉,去看一看。”坐在座位上一副等待投

  • 感染吧,丧尸!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冷瑟瑟自然是在厨房醒来的,她醒来的时候,正看到方小安一脸认真地在灶头旁边忙着。揉了揉眼睛,冷瑟瑟看着方小安的背影,打了个哈欠才道:“你什么时候醒的?”“有一会儿了。”方小安背对着她正在忙着做饭,并没有过头看她,只是低声回答道。顿了一会儿,方小安又道:“你昨晚在厨房喝醉了,趴在桌上睡了一夜。”冷

  • 我家皇后又作妖从零开始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老四大叫,指节因过度用力扣紧扳机显得发白,方真一慢慢蹲下,双手放在地上,说道:“你放开她,我任你处置。”说完准备解除铠甲,老四瞪大眼睛渐渐露出喜色,只要能把这个神秘怪物解决掉,再挟持人质,能逃出去的几率就大了很多,他兴奋地举起手枪对准方真一,手指用力往下扣动!就是现在!方真

  • 我靠画鬼成了冥界扛把子在线阅读打了个响指

    沉默……长久的沉默……好半晌,黄雷直视着宋晨的双眸,沉声道:“好,我给你打下手。”看在宋晨两次救了大华等人的份上,黄雷再次让步。见黄雷竟然答应了,周围的工作人员们再次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就连导演王正宇都感到不可思议,心里万分的惊讶。王罗丹则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半晌都合不拢。“何老师,我觉得这个小道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