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听说权相想从良[重生]之风起云涌

作者:刘狗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妖怪,还不速速吃我一剑受死”

“嗷~我乃黑山老虎精,不怕你这破剑,还是让我吃了你吧”

“三儿,会嗷的是狼,老虎是吼~”

“哦,那从新开始,吼~……”

河西村口,几名八九岁的儿童玩的很是开心,今日是学社每十日休息的一日,他们年纪尚小还帮不上农活,所以常常结伴玩耍,村中村民也不担心,毕竟出村进村只有一条道,忙活农田的村民见到陌生人来往自然会有警觉。

为首的那位持剑的孩童自然是从李二狗那得了木剑的王炕儿,此时正兴奋的挥舞着不及二尺的木剑,大周男儿自小崇拜英雄,王炕儿也不例外,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绝世英雄一般,一剑斩得那坏人四散而逃。

“王哥儿,妖怪我扮了好几回了,能不能让我扮一回英雄啊“一名比王炕儿小一两岁的孩童对着无比向往的说道。

王炕儿自然是不愿意的,他才不要扮什么妖怪,但他也不好意思直说,正在他有些犹豫时忽然低声说道“三儿,不是王哥儿不让你当英雄,但英雄必须得有剑啊,你这赤手空拳得可不行啊,不是折了英雄的威风么”

“那把王哥儿你的剑借给我不就好了”三儿问道。

王炕儿自然舍不得自己的‘宝剑’落入他人手中,硬着头皮对三儿继续说道“三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凡是名剑必然是要认主人的,而且一代只能有一个主人”

三儿有些犹豫的道“真的么?”

王炕儿越说越有自信“当然了,你仔细看,我这剑柄上面那一段剑身处”说罢还把木剑望三儿眼前递了递。

三儿看见那上面果然有字,虽然认不全但也看出来个王字,便不疑有他,只能一眼艳羡的看着那把木剑。

王炕儿看见三儿一脸羡慕的可怜模样,也不忍心,对他说道“三儿不急,待哥哥我哪日碰到那位高人,也替你讨要一柄,到时候咱两联手杀妖”

三儿听见了很是高兴,四周的孩童听见了也一块围了上来,大声喊道“王哥儿,王哥儿,我也要,我也要”。

被簇拥的王炕儿也很开心,大声的喊道“都有,都有,以后咱河西村就成立个河西剑派”

有机灵的孩子想起戏里的几句台词,立马大声道“王掌门万岁,王掌门万岁”

其他孩子有些不明就里,但也跟着喊得很是热闹。

正当王炕儿沉浸在河西剑派成立的喜悦时,只见远方一道金色祥云急速的向着飞来,起初隔得远一帮儿童还未发觉不同,但随着祥云不但靠近,还往他们这个方向落了下来,一帮儿童终于不淡定了,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群人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山高路远,这一路来十分感谢悟明大师以‘浮山‘仙器相送,为我们少了许多脚力与麻烦”落地之后一名白衣女子带着身后两位师妹对一旁一位年长的老和尚揖手说道。

老和尚也很是客气一边回礼一边说道“木仙子客气了,当年我末法寺遭魔教中人设计,与栖凤山互结恩怨,要不是贵派无尘剑仙早早察觉不对,亲自匿身查探魔教分部,暴露了其奸计,后果不堪设想。要是魔教计谋得逞,我们与栖凤山损失不谈,恐怕会再激起天下人妖两道矛盾,到时候我末法寺就成了天下的罪人了”。

白衣女子谦虚道“都是些成年往事了,大师不必再提,想当年…”

“你们可别互相吹牛皮了,都是来找仙器的,你们关系这么好那干脆就别夺了,都是熟脸,到时候不好意思”一名一头红色碎发的年轻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嘴道。

白衣女子本来就跟红发男子不对付,眉头一竖就开口回击“怎么,蹭了别人的好处还不知道说声谢谢么,难道流刀宗的百岁流刀就是这么教弟子的么”

“关你屁事,休要逞口舌之力,要不是看你是女流之辈,我早就让你们提前回山了”红发男子见白衣女子不过与自己一般大,张口就拿自己师父压自己,张口大声回击说道。

白衣女子的净月派与红发男子的流刀宗都是世上一等一的名门大派,位列修行界广为流传的三山二宗一道观之中,所谓三山指的是上清派的虚灵峰、净月派的观月峰、九灵派的藏灵峰,代指这三个巨大的门派,二宗便是红发男子的流刀宗与号称杀气天下第一的天笑宗,至于一道观是最为神秘的修行地之一,每代门人外出行走极少,但实力极强,每每正邪交锋都少不了他们在其中大放异彩。这几个门派宗门几千年来活动在修行界,虽常有实力强弱更替,但始终未曾断绝,故而被修行界所敬仰,堪称正道中流砥柱。

净月派早年因为一位弟子与流刀门结怨,当时影响极大,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在修行界广为流传,甚至上清派与九灵派都曾派人居中调解,虽然最后没有刀剑相向但这些年来关系都很冷淡。

当然红发男子说出此话大多是嘴上占个便宜,真要无缘无故出刀的话,怕是戒律院掌院爱徒的他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寻常女子也许会因为大事当前就懒得搭理红发男子的浑话了,但偏偏净月派派来的是木玲珑,这位表面看起来非常文静的一位仙子其实也是火爆脾气,丝毫不弱与江湖男子,只见她也话不多说,噌的一声将手里的那把曾经在月湖底下躺了近百年的“击月“拔了出来,要跟眼前这位比试比试,大有输了就回家的意思。

随着长剑出鞘,四周荡起阵阵水汽,这下论到红发男子为难了,众人都看到是他口快在先,而对方是个男子自己跟他斗了也就斗了,关键对方还是个女子,赢了输了都不好,故而此刻尴尬的也不知当不当拔剑。

好在末法寺的悟明大师不愿见两人在这刀戈相向,所以及时劝说道“两位少侠,切勿动手,此次都是来争那一份机缘的,仙器还未见着,两位若是有所受伤,恐怕此次难有所获啊,再说此次仙器出世的天机并不隐匿,邪道中人也未必没有参上一脚的心思,也请各位多加小心,以免便宜了他人”

木玲珑见悟明大师好言相劝,也缓了缓心中的怒火,狠狠瞪了一眼一头红色碎发的何不凡,收剑归鞘,然后对着悟明大师告辞离去了。早半个月前这些个门派就派了外门弟子前来打探,如今他们到了这里,进村后发出信号自然会有同门来接引他们。

悟明大师见两人虽不欢而散但好歹克制住了,也向各位小友告辞,去寻找那一份机缘而去。

“怎么样,何家大少爷,我就说过这木玲珑不好惹吧,这下可出了笑话了吧”一位背负竹箱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一边用右手折扇轻拍左手一边笑说道。

“哼,女流之辈,小爷我就不该看她一眼,对了,你刚才也不帮我,是怕掉了你笑书生的名头么?白家大少爷”何不凡还有些气愤的说道,毕竟还是自己折了面子。

“行了行了,知道你何大爷跟木大娘都厉害,我可惹不得,走吧进村看看吧,我刚才启动了宗门的符令,师叔与师伯已经到了两日有余了,我们赶紧去找他们吧”笑书生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略带犹豫的继续说道“不知这次简师妹是否会代表上清派来”。

“嘿嘿,一物降一物,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能把你吸引的死死的人”听到白之秋这都不忘惦记着那位何不凡不由叹气道。

不得不说笑书生白之秋无论家世武功人品相貌都在修行界里那是一等一的,天赋、人品、家世、相貌这些个代表人们对美好向往的祠仿佛被他占了个干净,连何不凡都常常感慨老天不公,怎么把好的东西都给了他。

听闻那天笑宗所在的山脚下曾经有专门的一群画师守着想一睹其风采画于纸上,售给那些对其神往已久的各家仙子,那段时间以他为主角的小说演绎,模本话剧层出不穷,一时之间洛阳纸贵。白之秋似乎也对其无可奈何,只好每每易容出门,以免惹得太多麻烦。

“你这糙汉子怎晓得其中的滋味,等你有那么一天我看你还笑的出来”白之秋没好气的说道。

自从三年前自己被派往上清交流功法,在那遇见了十七岁的简依依后白之秋便再难自拔,甚至不惜许下宏愿今生必取她为妻,他也很自信,天下间若他得不到的东西,那还有谁能够拥有。当然那位却没有他这般动情,直言此生当与大道常伴,对他并不感冒。这让白之秋遇到了些个挫折,但却令他更加喜爱,日夜难眠,更加不谈放弃,认为自己终究会有一天会感动她的。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次你寻宝是假,找人才是真的,怪不得非要拉我来这争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机缘”与大多数大派天骄一样,何不凡也并没有把仙器当作某些“飞升捷径”,仙器虽然珍贵但师门不是拿不出手,毕竟几千年的底蕴是难以估量的,要是靠这玩意能改变命,那只能说太过天真了。

当然这只是这几个大门派的思量,仙器对于些个小门小派甚至一些中等门派的作用都是不可估量的。

王炕儿见那些个仙人陆陆续续进了村,再难抑制心中的激动,一路小跑跑到李二狗那去了,他要告诉李二狗,他心目中的仙人终于出现了。

而此时的李二狗一脸正抑郁的看着昨夜强占他屋子的黑衣人,不甘而又委屈的说道“大侠,你看小店店小,平日里又要养好几口人,每月不仅要定期看望村中孤寡老人,还要义务支援村中学社,您不让我开门,我怎么生活啊”

盘坐在床上的黑衣人听李二狗讲完,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良久之后才说道“你们这客栈平日生意如何?”

“好的时候每日二十余两银钱,日子不好的时候也能有个十余辆进账”李二狗暗自咬咬牙说道。

黑衣人听完之后不屑的一笑,然后手掌一翻拿出二百余两的银票,丢向李二狗,简单的说了三个字“我包了”。

李二狗见到银票,顿时喜笑颜开,对黑衣男子说道“成,听你的,不过你来之前这就住了四个人,我开店的,有规矩的,可不能中途把他们赶走了,你别介意哈”

黑衣人听见只有四人也不介意,他原以为这个村里未来几天肯定热闹非凡,怕这小小客栈引来修行中人投宿,这倒是他多虑了,修行中人大多不缺钱财,来的早的早已包了当地的些个院子,有些不愿折腾的也会去那些个好点的客栈包个上房,怎么会来这看起来破旧的客栈。

此刻他被上官伯的独门真气天刀链锁住全身筋脉,浑身真气尽是动弹不得,昨夜制服李二狗已经令他心身疲惫,若是再有他人出手必难逃劫难,唯一能倚靠的就是身上的匿气天珠,希望能够争取一些时间,让他早日破开上官伯的真气。

“当然,这钱也不是白给,明日起你必须每日替我去那西山寻三株白首兰”黑衣男子继续说道。

李二狗一愣,犹豫道“白首兰磨成粉确实有静气安神的作用,不过村里的医馆里有现成的,要不我替你去买些回来?”

“不,我要的是新鲜的,根部从离开土里不得超过三个时辰的那种”

其实黑衣人倒也不是真的需要这些,只不过他对李二狗这副淡定的神色很是不满,他看的出来李二狗虽然表面有时候毕恭毕敬,但心里却不是这么服气的,所以他想了个招准备折磨折磨这个乡下少年。

果然李二狗一脸衰相,那白首兰倒是不难找,此时又逢季节合适,山中不少地方都有,但主要是那西山很远啊,他又没有坐骑,来回一趟在路上就估摸的要三个时辰,这一天天的不得累死,但感到腹间阵阵隐痛的他又不敢拒绝,生怕要了他的小命,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之后李二狗以客栈即将维修不在接客为名在门上贴了告示,上官伯等人每日早出晚归的都对此事到很是不在意,在询问了是否还能继续入住后便忙去了,而李大龙到是异常的高兴,对他来说这又能让他清闲几日了。

延伸阅读

圣剑逆天行之章《离》字决的来历(7)  http://www.ibible.cn/ppae.shtml
叶卿收起地上还只剩下的十几道灵精,拿出来一块平凡无奇,样式古朴,像是经历了很久岁月的

都梁兰之裂痕  http://www.ibible.cn/pb0d.shtml
晚上的*船大厅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穿梭在*场大厅,他们不像是*徒而更像是参加一场游轮

我喜欢的人有了相好的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ibible.cn/ni3u.shtml
“行行好吧!给一点吧!求求你们了,行行好吧,我都三天没吃饭了!求求你们了,行行好吧!

[凹凸世界]今天也要好好攻略!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ibible.cn/yrge.shtml
不仅米国,其他诸如鹅、鹰、高卢鸡三大流氓,欧洲工业大佬得国,地方比龟头小,却经济发达

水精外传-龙神王子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ibible.cn/grf6.shtml
直径约三米的圆盘启动平稳,速度也不慢,很快就载着六人从奇美拉大张的狮嘴中进入了女武神

极道尘心之自我怀疑  http://www.ibible.cn/6eny.shtml
班上来了一位新老师,作为副班主任的雪染千纱,是位正直善良又充满活力的好老师。她有着很

不合格吃播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ibible.cn/0ba.shtml
落日的余晖洒在刚刚出土不久的遗迹上,遗迹各个部位十分清晰,可以看出这是曾经是一个很辉

我想把我的心事写成书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ibible.cn/sxed.shtml
一个房间的人都看着这个人笑,这厮最多十五六的年级,小伙子蛮精神的,浓眉大眼,张相也是

拯救炮灰指南[快穿]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ibible.cn/6z6f.shtml
连续一整天的赶路时间,朱智慧觉得自己的屁股都不像是自己了的一样,上下颠倒的,要不是因

妖怪名单之最强封夕离开万灵公司  http://www.ibible.cn/x3k6.shtml
我大喜:“我的病能治了”?秦姑娘面无表情,依旧坐在那眼观鼻鼻观心,此时感受到我的目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延禧攻略人生几度秋凉在线阅读第10章

    “万俟玄你不要太过分了,今天我可没惹过你吧,你不觉得你才是最嚣张的吗?难道你要挑起两阁大战吗?”万俟杰双拳紧握。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去,把那沙包大的拳头轰在万俟玄脸上。“我只是和你打个招呼而已,那想得到你的反应这么大。还有不要说的那么严重,这种小事怎么会牵扯到两阁大战呢。”万俟玄讥讽着。“欺人太甚,我和

  • 我把异界做成了网游一壶酒足矣

    “小伙子,你明白了吗?前面是皇宫,是当今圣上住的地方,平时我们这些老百姓看都不敢看一眼,看你的样子如此潦倒,倒也不像那些王公贵族。但穷也就穷点,起码命还在,你再往前几步命可就没了啊!你要是饿了,老头子我还是能管你几顿饱饭的”林伯一口气说完这么多的话,显得有些气喘,一只手不停的捶着自己的腰一只手则拦住

  • 哈利波特:最强修真者教室暧昧

    逸凡那突如其来的大胆告白,却只是这场闹剧的一个小小的开端,紧随其后发生的事才是真正的让众人大跌眼镜。被逸凡毫无防备的告白后,王晓云发出嘶哑的惊呼声,同一时间身体也条件反射性的站了起来,可是不知道是她本来就这么冒失,或者是因为太过慌乱了,起身时其中一只脚绊到了身后的椅子上,就这么直接向一旁逸凡站着的位

  • 满级反派升级指南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二天一大早阿柒就被咚咚咚的砸门声吵醒了。“纸鸢,去看一下谁敲门呐,这么早催命啊。”没一会纸鸢带着一溜丫鬟进来了,附在她耳边小声叫道,“姑娘,快起来,吃完早饭该去给王妃请安了。”阿柒揉揉眼睛,外面站了一地丫鬟,有伺候早饭的,有伺候梳洗的,简直就是沙场阅兵的场面。不过阿柒不喜欢别人在她头上动来动去,坚

  • 问,就是夜光手表在线阅读第10节

    林渺回头。一个清秀俊朗的小哥哥,站在她的身后。头发是染过的深亚麻色,脸只有巴掌大小,鼻尖下巴的线条,清秀明晰。一双漂亮的眼眸亮晶晶的,棕色瞳仁里闪烁着神采熠熠的光。海拔高度看起来只比陆程矮上一两公分,但整个人都像是一道钻石般的光,闪到你亮瞎眼睛的那一种。“这么普通的一场动作戏,你就觉得好了?”小哥哥

  • 炮灰女配的贴身丫鬟第7章在线阅读

    原来他就是李四奶奶口中的柳老大,现在的柳老大,正用一双细长的眼睛盯着我看,那目光之中,满满的全是贪婪,就像看见了肥羊的恶狼,就差流口水了。就在柳老大一出现的瞬间,李四奶奶已经条件反射一般,一伸手将我护在了身后,手中的桃木钉,也同时刺向柳老大,身手之灵敏,和她的年纪完全不搭,出手之狠辣,和她慈眉善目的

  • [综]看哪!这作死的人(大蛇丸BG)在线阅读第五节

    “不行!”震耳的响声回荡在别墅里,沈昊和凌熙一同喊道。“尤星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一个女人过来和我们合住!”沈昊跳起来喊道。“这件事你跟Kevin讲过了吗?”凌熙有点担忧地说道。“我这也不是看她可怜嘛,一个女孩子家总不能让她沦落街头把,再说了她还会洗衣烧饭样样都行,我看她手脚挺勤快的,咱们

  • 我的老婆是只貂在线阅读第5节

    从波琉西卡的木屋出来后赛门轻车熟路的慢慢走向公会.走到工会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他远远的就能听到从那灯火辉煌处传来的吵闹声...“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啊”赛门轻轻推开门他看到会长盘腿坐在吧台上喝着啤酒.他看到纳兹和格雷一如往常友好的促进着双方友谊的发展.他看到一个棕发的小女孩偷偷捧走了吧台的啤酒,他

  • 总裁您的娃,请签收!之误遇索伦森(5)

    布莱羽飞到雅丹星云洞前,用手碰了一下,然后被推了回来。和原剧情一样,有结界。她可不会和赛小息他们一样去求赫尔墨斯。“小艾,我们怎么过去啊。”布莱羽把小艾从空间里抱出来。“让我来吧喵~”小艾从布莱羽的怀里跳出来,一阵白光过后,一只长着猫耳,墨蓝色短发的少女出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喵?主人拉紧我哦喵~

  • 在下周芷若让你成为我嫂子

    何家,白家,路家,许家是H市四大富豪家族,其中,许家与路家遥遥领先,白家和何家不分上下。为了更进一步,两个家族都派自己的女儿去跟路许两家的儿子培养感情,可惜路家两儿子,一个是不开窍的木头人,冷的可以冻死人。一个又有未婚妻了。无奈,两家就把目光放在了许家身上。许家只有许白焰一个儿子,因此,两个家族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