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甜味小调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烛霄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又上了一节数学课,王焯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一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王焯微微皱眉,扭过头去,发现是自己前世的好友,李炳元,不由地浮现一丝笑意,前世他家破人亡,父母去世后,所有人几乎都是冷眼旁观,让他饱尝墙倒众人推的感觉。而李炳元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在当时依旧和他保持联系,支持他鼓励他的同学。

“你还去不去找尹泽宇?”李炳元担忧的问道,他心里不希望王焯去,但是也知道躲避不是长久之计。

“去,为什么不去。”看到前世好友,王焯不禁喜从中来,笑着答道。

“唉,走吧,我陪你一块。”看到王焯轻松的样子,李炳元只以为是王焯想开了,也罢,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打。李炳元已经做好打算,这王焯也没什么朋友,只能自己去给他撑撑场面。他打定注意,如果尹泽宇想要下重手,自己就上去阻挠,想必以自己哥哥的名声尹泽宇也不会太为难他俩。

听到李炳元的话,王焯心中涌起一股感动,仙界纵横百年,他看惯了太多的尔虞我诈,过河拆桥,对于此刻李炳元的援助,他感到心头一暖。

拳馆位于学校的东南角,位置很偏,王焯暗暗庆幸,如果李炳元不来,自己一个人还真是不好找。自己堂堂一个凌天战尊,如果连对手在哪里都找不到,那可真是辱没了自己的名声。

拳馆内部,五六十号人穿着白色训练服的****此刻正在训练,看到两人走了进来,都将目光转向两人。

李炳元顿觉一股无形的压力施加在了身上,一下子感觉有些局促不安,连走路都有些别扭了起来。

练武的人眼光何等毒辣,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嗤笑出声。

王焯本人虽然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物,他堂堂一代凌天战尊,曾经以一人之力,对抗亿万神佛,五六十个人对他来说,实是不过尔尔。

不过看到众人嗤笑自己的好友,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咳”

他轻咳一声,然后跺脚一踩地面。拳馆里的所有人只感觉气息一窒,呼吸都不顺畅了。

“阿元,咱们在这里,如果说自己是第二,那么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王焯看着李炳元的眼睛说道。

听到这一句话,李炳元只感觉一股强大的自信涌入自己的心底。此刻在他心中,王焯的身影瞬间高大了起来,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甚至认为尹泽宇也不过如此,心中突然感觉王焯有一定胜算。不过下一刻,理智就让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尹泽宇的跆拳道可是在整个临和省都排得上号的。王焯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小子,你还真敢来。”尹泽宇看到王焯过来,心中不由啧啧称奇,他原本以为王焯是不敢过来的,已经打好注意准备放学后去收拾王焯。不过放学后收拾,哪里有在拳馆里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痛快。

他甩了甩胳臂,一脸狞笑着正要上去时。身边一个人突然叫住了他。

“泽宇,你有把握吗?”说话的人是尹泽宇的好友朱家豪,他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白色练功服,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男子,不同于尹泽宇的大大咧咧,朱家豪心思细腻,不只在武术上有所造诣,在学习上也是成绩优异,是学校里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今天上午看到王焯开着一辆柯尼塞格,他总感觉这个小子有点摸不透,当即提醒尹泽宇道。

“呵呵,看那家伙样子,哪像一点动武术的样子,你说我有没有把握。我听吴旭枫说过好久了,那家伙就是狠一点,敢打敢拼,咱们练武的还能怕这样的?”尹泽宇不屑地嗤笑道。

“我去,我看他那架势,一咳嗽,一跺脚,我还以为是什么武学神童之类的呢。”朱家豪阴恻恻的说道。

“这么狂,泽宇一会狠狠地干他。”两人说道这里,对视一眼,皆露出一副坏笑。

“我为什么不敢来?你以为你是谁?”王焯此刻傲然道。

听到这里,整个拳馆里都安静了下来,他们都认识尹泽宇,自然知道他的实力,现在看到有人居然敢这么和尹泽宇说话,都是非常惊讶,这小子难道不怕被狠狠教训一顿吗?

“废话少说,咱们开始吧。”尹泽宇也不多说话,他实在忍不住,想立马把王焯狠狠教训一番。

“来吧。”王焯风轻云淡道。

一个低年级的学生给两人地上护具来,尹泽宇干脆利落的穿上了护具,看到王焯没有动作,当即奚落道:“怎么不会穿?要不要我教你,哈哈?”

拳馆中的众人也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连护具都不会穿的人,居然要来挑战他们的最强战力。

王焯当然不是不会穿这种简单的货色,他纵横仙界百年,各种奇门遁甲,不知道研究过多少件,这种东西,他大眼一看,便完全掌握。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的一件甲胄。

要不是为了那件切合自己体质的飞天甲,师父也不会被他人借机陷害。

想到这里王焯不由眼神一暗。

“请。”对王焯拱了拱手,尹泽宇傲然道。

拳馆里的众人看到他如此有风度,都是一阵叫好。

“喝”

上了擂台,尹泽宇大喝一声,一脚就冲着王焯飞来,他要打王焯一个措手不及,趁着他还站稳脚跟,就让他滚下台去。

李炳元看到这一幕,不由地替王焯暗惊。

王焯却是风轻云淡,身影不急不徐,在尹泽宇即将踢到他的那一刻,他左脚为轴轻轻转圈旋转身体。

“啪”的一声击打在尹泽宇的脚腕上,尹泽宇顿时感到一股巨力传来,整个身体如同被苍蝇拍拍打的苍蝇一样,横着飞了出去。整个身子直接飞下了擂台。

“泽宇!”朱家豪大惊,连忙赶上前去,看到此时尹泽宇已经昏了过去,转过头来立马对王焯怒目而视。

“不要紧,他只是昏了过去。”王焯耐心地说道。

朱家豪却是怒火中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兄弟打成这样,从来都是他们一伙人欺负别人,这次看到尹泽宇被打,他那里忍得住这口气。

“你找死?”朱家豪忍不住面露凶光对王焯说道。

“哦?”王焯心中有些不喜,挑战是你们发起的,我接受了,难道我打得过你,就是找死?

看到朱家豪的目光,他顿时了然,这种心胸狭隘的人,只怕以后还要找自己的麻烦,不由地暗叹一声,要是在仙界,对于这种不只天高地厚的人,挥挥手,杀了即是,哪像在地球上,这么麻烦。

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敲打一下朱家豪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

“你敢打我弟弟!”

王焯不耐烦地的过头来。

只见一个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少女扎在一个高马尾,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身姿绰约,下身是一条短裤,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不过最惹人注意的还是她的一对波涛,颤颤巍巍,练功服已经是足够宽松,可依旧被顶的要涨破开来。

少女是尹泽宇的姐姐尹箫,她刚刚一直在旁边练功,本来以为凭借她弟弟的实力,根本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所以她也就没有关注。刚刚自己的弟弟被打倒之后,立马有人告诉了她这个情况,看到自己的弟弟晕了过去,叫她如何能不震怒。

迈着两条大长腿走来,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咽了一口唾沫,恨不得凑上前去,狠狠把玩一番那双玉腿。

而女生则是一片羡慕嫉妒恨,为什么自己没有这样的大长腿,如果自己也有这样一双大长腿,那么什么样的男人的心钩不住。

王焯眼神淡然地看着女子,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女子为何而来。

“打了我的弟弟,现在就想跑吗?”尹箫强压住内心的火,愤怒地说道。

王焯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有些无奈,昔日纵横仙界之时,因为师父的原因,他一直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对于女人,如果能开恩的话,就尽量留手,眼前女子上来就是一副要挑战的模样,王焯自然不会惧怕什么,可是却担心怕这个女子打伤,坏了师父的规矩。

“罢了,我就饶他这一次。”

王焯说完,左手抬起,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众人摸不着头脑,不明白王焯莫名其妙打个响指有什么意义。

“醒了,泽宇醒了。”

这个时候扶着尹泽宇的朱家豪突然惊喜地喊了起来。

听到这话,尹箫顾不上王焯,赶忙跑了过去,蹲在地方查看起他弟弟的伤势来。

李炳元看着尹箫因为蹲下而显露出来的肥美吞部,正暗暗吞着口水的时候。一只手轻轻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走吧。”王焯淡淡地说道。

“哦,嗯嗯。”经过这一战,李炳元看到王焯大发神威,心中立马升起了要好好抱着王焯大腿的决心,赶忙回答道。

“等一下。”

尹箫的声音再次传来,王焯也不由有些恼怒,已经给你把人救好了,你还要怎样,你是美女也不能这样吧。

“那个”看着王焯有些恼怒的神色,尹箫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谢谢。”

在场的众人听到这话都傻眼了,刚刚不是还要打架吗,现在怎么道谢起来了。

尹箫却是知道自己欠了王焯一个多大的人情,自己刚刚检查尹泽宇的身体时,不仅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势,甚至尹泽宇之前的几处老伤,也是有了恢复的迹象。这无疑是王焯的功劳,虽然不知道王焯怎么做到的,尹箫却是对此很是感激。练武之人,最怕的便是不断积累的伤病,现在自己的弟弟伤病几乎全部消失了,让她如何不感到神奇。

“哇,太帅了,那可是尹箫,四个校花之一,她居然对你道谢。”出了拳馆,李炳元冲着王焯挤眉弄眼,李炳元接着又向王焯介绍起来了校园里的四大校花,王焯却没有心思听他讲这些校园里面的八卦新闻。

没有在意王焯的冷漠,李炳元继续兴奋地说道:“尹箫,萧欣圆都是学校的两个校花,他们一个是老大你的同桌,另一个今天红着脸向你道谢,啧啧,老大你真是威武霸气啊。”

延伸阅读

金阳光美术培训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uwqv.shtml
亲爱的家长们:欢迎您和您的孩子来到金阳光美术书法培训学校!金阳光美术书法培训学校拥有

梦露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auze.shtml
梦露保护膜总部从事创意电子产品开发销售,包括手机保护贴膜、卡通钢化玻璃膜、卡通手机壳

特福莱皮革护理连锁店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b1ft.shtml
特福莱皮革护理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特福莱(thetreatment),源于美国芝

嘉士堡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ucws.shtml
嘉士堡少儿英语采用全球排名靠前的CLIL内容与语言整合学习法,对孩子的英语成绩的提升

佰昌硅胶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xlez.shtml
佰昌硅胶位于广东省东莞市东莞市常平镇苏坑华明工业园。主营手机套、表带、密封圈、防水圈

齐峰教育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gsp6.shtml

NDHOUSE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yksm.shtml
NDHOUSE手机壳总部是集生产﹑研发﹑销售为一体的生产制造型企业,是国内外手机周边

和平阳光太阳能发电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es2.shtml
不同于传统的有限公司以产品宣传为主的习惯,北京科农环宇机械技术研究院更注重产品的创新

大杨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psi0.shtml
大杨儿童家具总部是生产及加工的自主经营工厂,主营各种实木家具,支持定制,主要生产,美

北京伊顿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6p7k.shtml
北京伊顿国际幼儿园是伊顿国际教育机构(现已更名为:伊顿国际教育集团)最先创建的早期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噬冰道在线阅读山村少年

    清晨,太阳冉冉的升起,照耀‘着初春的大地。给魏国边陲这个宁静的村庄增添了无尽的光彩。微风轻轻地吹过,吹的山中的花草树木摇摇晃晃讲述一个贫苦少年,为了改变家庭与自己的命运,毅然选择了他不喜欢的仙道,踏入残酷的修真界。在修道的漫长路途中,斩荆披棘,几经危难,终成大道。。这少年长的浓眉大眼,皮肤略黄;身子

  • 江湖是怎么没的之新的生活 第二章 不用找了(1)

    《慕生•掌心温热》“哐——”一声清脆响声,一瓶刚喝完的纯净水瓶准确无误的投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与此同时,站在商场玻璃门旁边的江慕儿面无表情的看着纯净水瓶被投进的位置。精致如白瓷般的五官,小巧却挺直的琼鼻,饱满肉粉色的唇微抿,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不清情绪,扬起的小脸,神情恹恹。许久,江慕儿啧了一声,拎着手

  • 【赛尔号】论老赛尔日常第六章

    对于奚晏的离开,奚老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老子打小的,那是天经地义,况且他也不是故意的,用不着大惊小怪。而最重要的是这儿是奚晏的家,她老子也还在这里,她一个小姑娘,*气完了也就回来了,还能跑到哪去所以他还照样过着他的潇洒日子,盛上一碗炖好的肉,倒一杯小酒,再配一盘花生,生活还是这样美滋滋的。

  • 朕要当昏君[重生]之第七章

    十八第二天早晨,医务室——“安西娅。”伊卡叫住了准备给船长送汤药的安西娅,眯着眼笑问道,“听说你甩了艾斯?”安西娅一脸懵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由于一时间不知如何问起,所以——[?]伊卡看着那个大大的问号挑了下眉:“不知道谁传出来的,据说昨天艾斯向你告白不成惨遭拒绝,这个消息大概现在船上已经没有不知道

  • 诺亚行动在线阅读第七章

    回到家,张慧芳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打毛衣一边看着没营养的搞笑综艺。看到有意思的地方,她笑得前俯后仰,一张脸成了一朵花。张慧芳年轻时和朋友合伙做酒吧生意赚了不少钱,在N城买了几套房子,一套自己住,其他的都租出去了。自张蔓记事起她就没出去工作过,母女俩靠着一些理财分红和房租过日子,生活也还算过得去。平

  • 弦月至尊第二章在线阅读

    冷,彻骨的寒冷,让楚凡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到任何动静。“救命啊!”楚凡扯着脖子喊了起来。他不想死,他还要赚钱呢,赚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村长儿子对巧芸不好,他就用钱把他砸死。突然,一个冰冷、威严的男子声音传来:“别喊了,你已经死了。”“放屁,死了还能说话?”楚凡连死都不怕

  • 恐怖片末日:无限提取第4章在线阅读

    夜深了,林念在客卧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是时差还未完全倒过来,另一方面还是被纪思年给气的。什么人嘛!她烦躁地掀开被子坐起来,按亮了床头的壁灯,借着柔和的灯光,她小心翼翼地抚了抚还有些疼痛的脚趾,在心里又把纪思年狠狠地骂了十几遍。半夜失眠的后果就是早晨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林念还是没有起来。纪思年

  • 银英同人-某人在线阅读第2节

    当那个“运”字刚落下时,季灵只感觉眼前一黑,意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沉寂下来,仅仅眨眼间,他连自己的身体都感觉不到了,而意识层面却进入了一个极为奇特的状态。他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也没有触觉等感官,但偏偏能“看到”一个画面,“听到”一个声音,并“理解”一些东西——就像把一带VCR和一堆概念塞进了你的脑子里

  • 都市之神级图书馆集团股份

    刘冬一惊,“这怎么可能,我上个月明明还有很多钱啊!是不是你们的机子有什么问题?”“先生,您要是不相信,可以亲自过来试试。”服务员没好气道。刘冬不可置信,连忙拿着信用卡过去刷。发现真的是余额不足……“这这这……难道那个女人都花完了?”苏木也不想搭理他,拉着范思思,想要离开米其林。刘冬瞪大眼珠子,扑上去

  • 网游之重生成神太二了

    十二时到十八时这六个小时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校园的时候,拿出一上课就困的气魄,也不过士一眨眼的功夫。可是,在这逼仄昏暗的地窖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即便到了时限也并没有出现伤亡,每个人反而快被逼疯了。或许,干脆正面与鬼怪狭路相逢,要杀要剐来个痛快。他们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死死捏着。这只手一点点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