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桃花始翩然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君子以泽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缓缓停下来。

“黎总,到了。”驾驶座的年轻司机说道。

黎泽霖没急着下车,坐在车里透过车窗远远的看到黎晚坐在大门口边上的台阶上,双手抱着膝,埋着头,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像是被谁丢弃了,孤零零的坐在那儿,好不可怜。

黎泽霖坐在车里看了好一会儿,才下车走到她面前。

“黎晚。”他叫她的名字,语气里并没有多少温情。

缩成一团的黎晚动了动,然后慢慢地从膝盖上抬起头来。

然后黎泽霖就看到她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聚在眼眶里的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

黎泽霖不是没见过她哭,四年前要把她送出国,她还在他面前又哭又闹,从小到大,在家里也不知道哭过多少次,光是他见过的就已经数不清了。

可从没见过她这样哭,无声的、隐忍的,只是睁着一双幼鹿似的眼睛,红着眼眶看着他,默默地掉眼泪,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黎泽霖微微皱了皱眉:“起来。”

黎晚看起来喝醉了,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扑进了他怀里。

连带着浓重的酒气混合着淡淡的香一并扑过来。

黎泽霖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呼吸都是一缓,随即眉头紧皱,对这种亲密的肢体接触极其排斥,下意识想要推开她,手刚握住她的肩,却动不了了 。

她在发抖。

手掌下纤弱的肩头在瑟瑟发颤。

她的双臂环住他的腰,手紧紧攥着他的衣服,脸埋在他怀里,声音也在发颤,带着无限的委屈和依赖:“哥……”

她的眼泪轻易就濡湿了他的衬衫,胸口温热的触感让黎泽霖的眉头皱的更紧。

“别哭了。”

黎泽霖说完这句话,并不指望黎晚真的会停下来,按照他以往的旁观她与父母哭闹时的“经验”来看,她非但不会停下来,可能还会哭的更凶。

然而怀里的人却僵了一下,“对不起……”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小声道歉,乌浓的睫毛湿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像是生怕让主人讨厌被抛弃的幼犬,强忍着泪水,小心翼翼的讨好。

莫名的烦躁感席卷心口,黎泽霖把这归结为黎晚身上的酒味,皱眉教训:“谁让你喝这么多酒?”

黎晚像是听不进他的话了,将脸又贴到他胸口,在他怀里拱了拱:“......我好想你啊哥哥。”

黎泽霖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她仰着一张漂亮的小脸蛋,一双桃花眼湿漉漉雾蒙蒙的,无辜又茫然的望着他,下巴往下的白皙皮肤染了层红,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两人就这么站在路边相拥着,男俊女美,画面竟像是在拍电影,惹得路人忍不住四处张望有没有摄影机。

黎泽霖盯了她半晌,忽地松开她下巴,转而半搂半抱的将人带到车边,穿黑西装的年轻司机已经提前拉开了后座车门,视线低垂,不敢乱看。

黎泽霖把黎晚塞进了车后座,然后绕到另一边上车。

年轻司机启动车子,问道:“黎总,去哪儿?”

黎泽霖问黎晚:“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黎泽霖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应,反而肩头一沉,他一扭头,黎晚歪着脑袋靠在他肩上,一双眼睛安详的闭着,睡着了。

他皱起眉想要把她推开,手刚抬起来,就看到她满脸未干的泪痕还有连睡着都紧皱着的眉毛,以及那细长脖子上染的一大片红。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醉成这样。

黎泽霖凝视她几秒,手放下来,对司机报了个地址。

年轻司机保持安静,将车子平稳驶离。

……

二十分钟后。

车子停在别墅前坪。

黎泽霖试图叫醒黎晚无果,把她从车里打横抱出来。

司机跟着下车,快走到前面去给黎泽霖开门,一回头,黎晚如雨后蔷薇般娇艳的脸庞猝不及防撞进他的视线里,他一怔,目光有些呆滞,蓦地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脸上,心里骤然一跳,忙低下头。

“你可以回去了。”黎泽霖面无表情的抱着黎晚走了进去。

年轻的男司机低了低头,顺手把大门关上。

黎泽霖低头看了眼怀里的黎晚,她把脸紧贴在他胸口,仿佛对他带着无限的依赖和信任,湿润乌黑的睫毛覆在眼下,鼻尖红红的,看着可爱又乖巧。

很罕见的唤起了黎泽霖十分久远的记忆。

黎晚也不是从小就那么招人烦的。

大概是她三四岁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格外黏他,“哥哥、哥哥”总是挂在嘴边,每天早上他去上学,她都要眼泪汪汪的跟到院子外,放学回家,一下车,就能看到一个粉粉嫩嫩的肉团子迈着两条小粗腿朝他飞扑过来,一定要让他抱,他把她抱起来,她又得寸进尺的拿她的肉脸蛋蹭他的脸,晚上吵着闹着非要跟他睡,他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讨厌,反而对她格外纵容。

后来也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一下就不再粘他了,反而见他如同老鼠见了猫。

他并不在意。

...

黎泽霖把黎晚抱进客房,放到床上。

黎晚一沾到床就醒了,下意识抓住了黎泽霖的手,手指紧紧攥住,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睁开来,惶恐不安的望着他:“哥……”

黎泽霖看着她:“清醒了?”

黎晚忽然从床上坐起来抱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腹部,哽咽着:“我以后会乖,会听你的话……哥哥……别不要我……”

黎泽霖又想起,黎晚小时候怕打雷,那时候父母不在家,家里就只有保姆,她晚上被雷声惊醒,找不到父母,就哭着摸到他房间来,钻进他的被窝里抱着他说,哥哥我怕。

他低下头。

黎晚仰着一张漂亮白净的脸,密密匝匝几乎不透光的睫毛下一双漂亮湿漉的眼睛望着他,充满了依赖和渴望。

黎泽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他背着光,昏暗的光线里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手,大拇指拭过黎晚眼尾的泪水:“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酒醒了再说。”

他拿开黎晚抱着她腰的手,命令她,“躺好。”

黎晚松了手,乖乖的躺下去。

黎泽霖弯下腰,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见她仍睁着一双小鹿般乌黑湿润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微微皱眉:“把眼睛闭上。”

黎晚立刻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黎泽霖把被子拉上去连她的脖子一起盖住,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在外面。

“哥哥。”黎晚小声叫他。

“嗯?”黎泽霖望着她,她仍然闭着眼睛,湿润的睫毛细细的颤动着。

“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吗?”她闭着眼睛小声问。

深邃黑眸里酝酿着复杂的情绪,半晌才回应。

“……嗯。”

房门关上,外面的光线也被彻底隔离,房间里彻底陷入黑暗。

黎晚缓缓睁开了眼睛,泪光盈盈的桃花眼一片清亮。

……

第二天黎晚头昏脑涨的从床上爬起来,黎泽霖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

他淡淡投过来一眼:“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饭。”

黎晚干巴巴的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走回来,眨巴着眼问:“黎总,浴室在哪儿啊?”

黎总?

看来是酒醒了。

黎泽霖看了她一眼,然后抬了抬下巴。

浴室准备了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品。

黎晚洗漱完,把两边的头发别到耳后,素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阿姨把黎晚的早餐端上桌,就又回了厨房。

黎晚道了声谢,走到餐桌边坐下。

这声谢谢又让黎泽霖多看了黎晚一眼。

桌上的早餐也是两样。

黎泽霖是一杯咖啡,盘子里是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和一个煎鸡蛋。

而她则是一杯鲜榨的橙汁,一碗粥,一盘冒着热气的蒸饺,和两碟小菜。

黎晚先端起橙汁喝一口,眼睛偷瞥坐在对面正慢条斯理进食的黎泽霖,大概是今天不用去公司,他乌黑的头发自然的垂顺下来,盖住半侧的额头,那种叫人望而生畏的气场收敛了不少,他穿着浅蓝色的衬衫,领口敞开,露出修长脖颈,连吃东西都吃的这么优雅,实在有些赏心悦目。

“看什么?”

黎泽霖突然抬起眼来。

黎晚咕咚一声咽下嘴里的橙汁,说:“没什么。”

清醒状态下她总不好乱说话。

两人安静的用完早餐。

黎泽霖说:“回去换身衣服,晚上跟我一起回去吃个饭。”

黎晚惊讶的看着他。

黎泽霖淡淡的扫过来一眼:“父母养育你这么多年,不是血缘就能切断的,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黎晚有些委屈的抿了抿唇:“我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气,我只是担心……”

黎泽霖淡淡的说:“黎柔比你明事理。”

黎晚:“…….”

一口闷气堵上来,黎晚默了一默。

“好,我知道了。”

她把闷气压下去。

不急,一切都得慢慢来。

至少她现在已经得到了一个光明正大回到黎家的机会。

而且,她实在很是很期待晚上黎柔看到她出现在黎家时的反应。

*

晚上黎泽霖来接她的时候,发现她身上穿着那天面试的衣服。

“我没别的衣服穿了。”黎晚坐进车里,面对黎泽霖审视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冲他笑笑。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寰星旗下的商场停车场。

黎泽霖看了眼腕表,递过来一张黑卡:“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黎晚:“……”

……

晚上六点。

“爸,妈,吃点水果吧。”黎柔把切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

蒋婉娇连忙说道:“哎呀,怎么你跑去切水果了,家里有阿姨,这些事让阿姨来做就行了。”

黎柔温温的一笑:“没关系,这些事我以前都是做惯了的。”

蒋婉娇感叹道:“你真是太懂事了……”

她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忽然想起黎晚来,鼻子顿时就是一酸,连忙掩饰道:“快坐下吧,等会儿你大哥就回来了。”

正说着就听到外面传来的车声 。

蒋婉娇忙笑道:“肯定是你大哥回来了。”

黎柔说:“我去看看。”说着就往外走去。

她刚走到玄关,门就开了。

黎泽霖走了进来。

黎柔很是雀跃,脸上带笑:“大哥,你回来了。”

黎泽霖淡淡的一点头,然后回头对身后的人说道:“进来。”

带了客人?

黎柔好奇的看过去,然而当她看到从黎泽霖身后走出来的人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黎晚从黎泽霖身后走出来,对着黎柔微微一笑:“晚上好。”

延伸阅读

觅秀尔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pmw5.shtml
觅秀尔创意礼品创建于1999年,位于中国小商品城之称的义乌市,是一家,木质收纳盒,D

贸之桥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apan.shtml
贸之桥床上用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贸之桥电子商务商行主要面对国内外批发

依美淇内衣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9rr.shtml
依美淇女性内衣的美逐个表现自我特性的美。美-源于自我,源于自信,美来源于团体客观的断

金指码KSMAK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n98v.shtml
金指码KSMAK指纹感应器致力于新技术新产品的研究和开发,每年固定投入重金科研经费投

荣事达智能洗衣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s15y.shtml
荣事达智能洗衣,专注洗衣设施研发几十余年,2008年荣事达智能洗衣总部公司开始涉及干

品之易茶饮机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6b0h.shtml
品之易智能茶饮专用茶叶盒可循环利用、有效减低包装成本、价格实惠。品之易智能茶饮与传统

金锋合金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azra.shtml
株洲金锋合金科技有限公司(原株洲市运锋硬质合金有限公司)座落在中南地区工业重镇、硬质

富乐尔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dvo9.shtml
富乐尔化妆品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不断提升!我公司秉承着诚信务实,承诺为金的企业道德良

神秘野菓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spgi.shtml
加盟优势:1,超微破壁1200目,更细微,更好吸收(粉末涂抹皮肤即可吸收)2,不添加

CHENYI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xti1.shtml
CHENYI包装盒总部主营缠绕膜,胶带,打包带,纸箱等。杭州新泽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实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DNF:元素圣灵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恒久以前,这里是一片普通的大陆,这里的人民风淳朴地生活着。生老病死,家愁离别,哭着看着父母的欢喜出生,笑着看着儿女的悲痛离去。带来欢乐,也带走欢乐。带来了繁衍生息,也带去了苟延残喘、欢喜离别。但是有一天天空一阵巨响,大地震颤,大风整整呼啸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面这个大陆的人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恐惧与不安

  • 佛系鬼母要吃素在线阅读第1章

    1937年,南京,血腥的味道蔓延在空气里。一条偏僻的小巷内,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抱着个孱弱的小女孩气chuan吁吁地奔跑着。身后忽然传来几道暴喝之声:“八嘎!”他连忙将小女孩藏在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里,小声说道:“阮妹别怕,在这里面待着不要动,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周扬哥哥……”小女孩乖巧地点了点

  • 我的汉字是禁咒魔法第六章在线阅读

    孟子脸露狰狞的笑,他心想自己又不是个白痴,怎么可能乖乖的去见他们的最高指挥官,再去体验一把半年前所受的那些苦。他索性更加丧心病狂的跑。后面两个“土地公”早就追不上他了,其中一个又放声喊:“我们,我们是想请您来当我们的神!”“什么?!”孟子惊讶,一个急刹车。他转过身去,与“土地公”隔了老远,只能看见人

  • [综漫]欠债还人之咖啡与茶。

    又是一年开学季,邹岩在他爸和小爸比的连哄带骗中终于送入了学校。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变为了吴西陌较为期盼的二人世界,每天早晨,两人把孩子送到学校后,邹默仁再将吴西陌送到公司。“下班我来接你?”“好。”下车之后,依旧是目送远行。“哟!最近听说你上下班有人接送啊!脱单了?”一声调侃将吴西陌唤了回来。“老余?

  • 灵魂摆渡之超级鬼差藏书阁、徐老怪

    十月大都,寒冬未至水已冷。大都内城皇城。大乾皇城分五域,分别为东、南、西、北、中。中域单字为“泰”,寓意:神融气泰,品格乃帝。乃是皇帝所在之地。西域单字为“淼”,寓意:烟波浩淼,大梦如春。乃是后宫嫔妃所在之地。东域单字为“凌”,寓意:气凌霄汉,无为大胜。乃是大内男客太监之地。北域单字为“克”,寓意:

  • 重生之完美首富生涯在线阅读第五章

    十二个时辰后,涂山薰身着冰蚕道袍,腰佩紫金乾坤袋,神清气爽地从屋里走了出来。走了两步,他忍不住回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解脱了的神情,想起刚刚度过的一天,顿生往事不堪回首之感。整整拉了一百二十八次啊!药刚入口,喘口气的时间,立刻腹中雷鸣,汹汹欲崩,有了这第一次后就没完了,平均下来,一个时辰十次都打不

  • 洛克王国之王者归来第7章在线阅读

    千落知道他跑不远,一个人类而已。她的龙穴方圆几百公里都是她的核心领地,这里人迹罕见,没有城邦,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平原、沼泽和湖泊。核心领地外围还有一千多公里的狩猎区,都是她的地盘。光凭他脚量,没人接应他,累死他也出不去!她坐在金字塔的顶端,是这片领地食物链的王。这里就是摆满山珍海味的自助餐桌。巨大的

  • 我种出了无数妖精之狼爷!(6)

    强哥一脸戏虐地盯着涛子:“小子,你再继续叫啊?”“强……强哥……我……”涛子被吓得冷汗直流,片刻后他拿起啤酒瓶二话不说朝自己脑袋来了一下。啪的一声,啤酒瓶裂成碎片,涛子也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这番骚操作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噗……哈哈哈,这个怂逼笑死老娘了!”强哥身旁的女人笑得花枝招展。周元轻笑一声,

  • [柯南]安瑟从天上来第10章在线阅读

    苏慕紫看着林奕辰依然冷着张脸,但却知道他消气了不少,这样别扭的林奕辰,苏慕紫突然想逗逗他,想让他笑一笑,不想看他天天都冷着一张脸。也难为苏慕紫同学在此等情况下还想着要逗乐林奕辰。只见苏慕紫同学一改之前卖萌讨巧的模样,狡黠一笑,一脸期待地看着林奕辰,“要不,我给你唱首歌,作为交换条件,怎么样?”某人心

  • 来自异世界的神奇宝贝第十章在线阅读

    御花园。这里假山流水,鲜花盛开,恬静而优雅。若深吸一口气便感神清气爽。一男子,身躯笔挺的伫立着,四下观看,不时露出微笑,那笑,是对着鲜花,对着绿叶,对着翩翩起舞的蝴蝶。他没有多么惊人的相貌,也没有魁梧挺拔身姿,但一举一动似乎与四周融合。匆匆赶来的朱厚照,一看见此人,便神情一震。对方外表平平无奇,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