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综]粟田口小漂亮了解一下?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凤汩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九章慕容害作诗

莫迟迟被杨碧莲搀回来后,晚上缩在被子里辗转难眠,想到今晚的突发状况,紧张得心咚咚直跳。

上次慕容哥哥落水,她轻薄了他,但是这次是慕容哥哥主动轻薄她!

难道慕容哥哥也一样在意着她吗?他每次被抓来陪自己玩,不是被逼的,而是因为他也很喜欢自己吗?

想到这里,莫迟迟笑了出来,直翻滚。

“莫迟迟你干嘛?大半夜的突然笑出来,吓死本姑娘了。”披头散发的杨碧莲坐起来。

莫迟迟捂着脸:“我觉得你看起来更吓人……”

杨碧莲嘿嘿笑着飘过来:“看把你乐的,刚刚夜黑风高,孤男寡女,是不是跟慕容乌鸦发生了什么呀~”

“没、没有……”莫迟迟不认,但是她低低垂下的头和通红的脸完全出卖了她,杨碧莲推搡她:“哎呀~说嘛~”

“就是、就是……这样了……”莫迟迟伸出两只拇指头一对。

“谁主动的?他吗?”

莫迟迟点头。

“哎哟哟,想不到这个泼猴还挺不要脸,啧啧啧。”杨碧莲托腮,“不过说真的,自从你俩凑在一块之后,这泼猴倒是变得积极多了。在以前吧,大家伙不待见他,他也很少出现在我们玩乐的场合,就算出现,也是在一旁默默玩自己的,他变了很多。”

“他是一块璞玉,总会发光的。”莫迟迟认真回答。

“等你把这刘阿斗扶起来了,我估计都已经跟穆公子有娃娃了。”杨碧莲憧憬状,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你已经有慕容害了,就给我离人穆公子远点哦。”

“是是是,那就祝你早日成功吧。”莫迟迟难得没有怼她,滚进被窝里不出声了。

另一边,慕容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转眼已经到了初八,明天就是诗会了,他却连莫迟迟的影都没见着,更别说跟她说上几句话了,使得他倍感焦急。

莫迟迟不知道整天都在鼓捣些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长夜漫漫,慕容害辗转难眠,慕容祁看出他的异样,出声询问:“阿害,还不睡啊,天都要亮了。”

“睡不着啊,三哥。”慕容害叹气,“倒是三哥你,天都快亮了,你还不睡吗?”

慕容祁从书桌上的册子堆中抬起头:“唉,能怎么办,忙啊。”慕容祁摇摇头,指了指面前的一堆册子:“核对贵宾名册、菜单活动册,要保证活动万无一失,可够我受的了。阿害要不要来帮帮我?”

“得了吧,老爷子可是从来不让我插手家里的任何事物的。”

“诶,他又不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来吧来吧,难道你舍得你三哥看到天亮吗?”

“好吧。”慕容害搬了个凳子坐在慕容祁对面,帮着慕容祁干活。

“阿害你还没说因何事叹息呢。”慕容祁狐狸尾巴翘了起来。

“或许是害相思了吧。”慕容害随口一应。

慕容祁双眼冒光:“害相思?当真?我们家阿害也开始思春了呀?”

慕容害被他盯到脸红,把上次的事情跟慕容祁说了说,吞吐道:“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好好跟她表白心迹,又没有办法。”

“看你这样怂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样吧,三哥帮你一把啊~”

“三哥当真能帮我?”慕容害挑眉。

“嗨,你三哥是谁,长安城第一情圣啊,多少姑娘拜倒在我的脚下,这种小事,你就交给我吧~”慕容祁笑得眼睛只剩一条缝,慕容害将信将疑,勉强答应了去。

初九的诗会如约而至,紫荣山庄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莫迟迟在人群中探头探脑,杨碧莲拍拍她的肩膀:“找谁呢?找你的慕容哥哥呀?”

莫迟迟吐吐舌头:“是呀,不知道他今日会不会出来。”

“肯定会来的,这不是有你在么!好了,别在这儿看着了,快进去吧。”

慕容害坐在慕容祁侧后方,正百无聊赖地玩着手里的瓜子儿,见莫迟迟和杨碧莲一前一后入了客堂,眼睛一亮,嘴角翘起,那双细长的眼睛就直盯着莫迟迟不放。若他有尾巴,这会儿估计就要止不住地摇起来了。

莫迟迟见他这样,脸一红,低头装看不见,混入了席位中。见来人差不多了,慕容祁起身给四面八方敬了一杯酒:“各位好友,在下慕容祁。今年紫盖山诗会按照惯例在紫荣山庄进行,在下今年代表慕容家成为此次诗会的筹划人,真是三生有幸啊。诸位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贵人,各位在紫荣山庄住的这几日,不管有什么需求,尽管向我慕容祁提出,在下定当竭力满足各位。

在紫荣山庄的诗会上,不分贵贱,大家都是爱诗之人,在下这杯酒,就祝我们今日诗会圆圆满满!”说罢,慕容祁将酒杯一饮而尽,来宾们无不鼓掌叫好,慕容祁示意众人:“诸位,我今日不仅给大家准备了美酒佳肴,更有醉人的歌舞,希望各位能够玩得尽兴,载兴而归!”

编钟声叮咚响起,几个清秀的舞姬甩着乳白色的水袖入场,一片柔美。

纷乱的舞蹈挡住了慕容害盯着莫迟迟的视线,慕容害又耷拉下眼皮玩起了瓜子儿。慕容祁偷偷戳了戳他,小声道:“阿害,哥哥给你解相思之苦来了。”

慕容害听罢,一抬眼皮,只见白色的水袖之间,忽然出现一抹水蓝色的身影。那身形踏歌旋转而来,水蓝色的裙摆在白色水袖的映衬下犹如翻动的湖水,由远至近,她脚上的璎珞叮铃作响,手持琵琶飞舞翩跹。

她的动作勾人魂魄,她的眼神好似秋水横波,那琵琶声越快,她飞舞的动作也越快,让人眼睛都跟不上,直到最后她将琵琶反至于身后,拨了一声长长的音,让人的心也随着琵琶声音颤动起来。

四座都为此女的身姿所惊,不敢出声,只见那女子缓缓抬起脸,面容姣好,双眸莹润,她直直地盯着慕容害,娇艳欲滴的嘴唇勾起,冲他温软一笑:“害哥哥,好久不见。”

四周的目光全部投到了慕容害身上,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道:“伶儿?”

伶儿娇声一笑,声音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害哥哥还记得奴,奴好生欢喜。”

杨碧莲绞着头发:“原来这就是慕容害最喜欢光顾的粉楼姑娘伶儿,当真是挺漂亮的,虽然比起本姑娘还是差了点~”

莫迟迟闻言皱了皱眉。

伶儿,她不是没见过,但是这么近距离地看还是第一次。

和慕容害屋里那个的反弹琵琶的美人真是太像了。虽然慕容害亲口说那副画是云姨的画像,慕容害也说自己对伶儿没有非分之想。

可如今,见到了伶儿本尊,这般容貌神态,先不说慕容哥哥,自己都快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哪个男人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呢?

想着,莫迟迟直觉得一股酸楚涌上来。

“我道是哪来的美娇娘呢,原来是翠香楼的伶儿姑娘。”

“哟,这么美的姑娘,一看到慕容家的老幺,怎么就这么贴上去了?爷几个难道入不了你的眼吗?不来爷这儿坐坐?爷又不是出不起钱?”有几个纨绔子摇着折扇调侃起来,伶儿转身挥了挥丝帕,巧笑道:“自然不是了,公子。”她顿了顿,“祁公子说了,今年的诗会,大家便以奴为题,谁作的好,谁便是今年的优胜。”

以妓子为题?慕容祁是不是疯了?故意扰乱风雅?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有的人甚至显露出嫌恶的神情,连连摇头;有的人则是面露轻浮之色,猥琐的神态暴露无遗,毫不遮掩地打量起伶儿的身子。

“既然伶儿姑娘是今年的诗会主题,那小爷我就先露一手!”方才调侃伶儿的纨绔子一挥袖子,凑到伶儿面前,上下其手:“腰若流纨素,肤如玉凝脂。与得周公好,偷闻体露香。”

伶儿对他的调侃视而不见,只是笑,仿佛已经对这种情境见怪不怪。座上一些人已经看不下去,连连摇头。

慕容害看着这纨绔子这般调戏她,皱皱眉,上前一把拉住伶儿的手,将她拽到身后,挠了挠后脑勺:“这位公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祁公子请这妓子来,不就是供我们玩乐的么?大家伙说说,我这诗,做得哪不好?讲的都是大实话啊!还有人能从一个妓子身上作出什么大文章来吗?”

有的人点头附和,有的人骂骂咧咧伤风败俗。

慕容害握住那纨绔子的肩,邪邪一笑:“谁说伶儿就非得是妓子不可?妓子就非得被你们这么下作不可?”他拿起笔,“小爷我就不。”

“哟,慕容害,你这是为你的相好打抱不平呢?”那纨绔子还想调侃他,被慕容害无视了,他行云流水挥了几行打字,一气呵成,停笔后,伶儿自觉地帮他将纸张竖起,展示给四周看。

“紫台飞花共雨巍,金戈铁马待君归。

七尺男儿报无门,吃喝嫖*换酒钱。

盛世兴旺终有时,何不提笔思国忧?

金樽玉露两相逢,临街浑噩度萧萧。

可怜巧伶神仙女,堕入凡尘泪与谁。”

都说字如其人,可是慕容害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字却洒脱非常,伶儿展示这幅字的时候,他更是一改往日的纨绔样子,眼神咄咄逼人,四面静了下来。

片刻后,还没有人说话,慕容祁伸出手,鼓了几下掌,他慢悠悠走上前:“说的没错,这正是我请伶儿姑娘今日过来的目的。”

他正色道:“诸位好友,我今日仔细观察诸位的一言一行,在看到伶儿进来的时候,诸位的眼神的惊叹的,因为她美。可是,在知道了伶儿的身份和今日的主题后,诸位的神情变成了厌恶,这是为何?觉得她配不上这些所谓的风雅吗?”

慕容害上前一步,抢道:“一直以来我们都将这些漂亮的姑娘看做是玩物,却忽略了她们的感受。是不是身不由己?是不是生活所迫?又为什么身不由己为什么被生活所迫?现在的我们,生活在盛世,都有这般庞大的人群因为混一口饭吃,走上了这条路,为何一定要用看待玩物的眼光去看待她们?为何不想,在我大唐,怎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我们号称富强,是否真的富强?我们可以为国做些什么?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我等虽是文人,也可以为百姓谋福利,上奏、书文,有何不可?若我等文人,只会吟两句酸诗,什么都做不成,那我们与那些附庸风雅的败类又有何区别?”

慕容害的话音刚落,四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有人发出赞许的喟叹。慕容祁站在中心微笑,攀住了慕容害的肩,重重地拍了几下:“阿害,一直以来我都小看了你。”

“三哥……”慕容害看着他,不知所措。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慕容祁设的局,只是看着伶儿一介女流被这些人调侃,于心不忍,顺手帮了一把。想到这儿,他突然想起:“三哥,你说给我一解相思之苦……不会是伶儿吧?”他又气又急,“你明知道我对她没……”

“嘘,三哥当然知道。”慕容祁封住了他的嘴,“喏,看那。”用下巴指了指一边当了好久背景的莫迟迟。

莫迟迟在一边看着慕容害,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她惊于慕容害的行为,又喜于他终于敢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不为人知的优秀一面,让她刮目相看。可是慕容害保护伶儿的动作又是那么明显那么刺眼,她不得不又苦恼起来。伶儿这般美丽,慕容哥哥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呢?这样的话,那个吻又算是什么呢?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莫迟迟想着,有一颗泪珠子忍不住掉了出来,她赶忙擦去,攥紧手里的东西,跑出了会场。

慕容害看到她跑了,正想追,向慕容祁表示的宾客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与他攀谈,他被人群堵了个水泄不通,只得看着莫迟迟的背影渐行渐远,他心想:唉,三哥这回把我害惨了……

延伸阅读

恬婉枫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nx89.shtml
恬婉枫连衣裙是韩版女装、布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恬婉枫

领感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y2c9.shtml
领感灯饰总部是灯具、螺丝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领

民信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ajro.shtml
民信面粉由临沂民信食品有限公司运营,属小麦粉系列产品其品质优良,酿造工艺,口味醇正,

高速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xczt.shtml
高速KTV整个店面约有4000平米,外观精致大气、富丽堂皇,总投资逾3000万元。其

佳缎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gjdo.shtml
佳缎制造各种各样的时装娃娃、娃娃衣服以及其他的娃娃配件的企业。公司创业以来,深获广大

挚爱珠宝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8cg.shtml
挚爱珠宝是一家极具潜力,颇有实力的珠宝品牌,在非洲与数家钻石矿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鱼乐baby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s4dm.shtml
当前,中国已全面进入服务经济时代。这一时代的显著特点是:企业一切经营活动的重点都将放

御玲珑养生会所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hd9.shtml
御玲珑由内而外的养生选择,汇集一百多个专家,不断研发出好产品,好的养生设备,为人们带

鸿鑫达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ncva.shtml
鸿鑫达自动化设备总部是一家生产木工机械厂家。鸿鑫达自动化设备主要产品有:贴纸机、包覆

香瑜儿加盟  http://www.theemailtree.com/x5rx.shtml
香瑜儿孕妇装是一家经销批发的个体经营,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服饰企业。目前主要经营韩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歼灭在线阅读神秘气旋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休息时间到,继续修炼!”看着树荫下的少男少女们,雪初晴顿时涌起一股怒气。“不是吧,我们才休息了不到半刻钟啊!”“都怪那个神棍,把我们给连累了!”“还让不让人活了?”一群少男少女们,不情不愿的走向广场,同时用敌意的目光盯着姜武,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姜武并没

  • 三国之无敌召唤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到学院,校长先嘱咐副院长特斯让学生先进行了属性与神性的测试,然后分配学习,白光一闪,特斯先把王化一伙人带到了学院的观星台处,这便是测量整个学院学生的唯一一个地方,整个观星台位于整个学院的最北方,整个建筑呈现椭圆形,外面璀璨着淡紫与深紫色的水晶,这些水晶勾画出了一幅幅星辰,从远处看,好像身处于宇宙之

  • 永生之门之暗流涌动在线阅读第五章

    阖家团圆的氛围下,桐小堇与楚娆这对非亲姐妹面对面站着。明明两个人的嘴角都噙着笑,眼神却似在隔空厮杀。既然已被人家点明了‘养女’身份,楚娆便也不再端着姿态,准备好好计较下去:“这是哪里话,怎的就叫起我‘姐姐’了?明明你才是这忠正伯府嫡亲的千金,我不过是母亲怜悯收留的养女,理应我唤你一声姐姐才对。”原本

  • 洪荒之镇元道尊在线阅读第6节

    不过随着叶尘的深入,周围的玩家身影也渐渐散去,于此同时叶尘碰到的野生精灵等级也在逐渐提升。“小火龙,出爪再果断点。”“小火龙,火花的能量分布还是太分散了,凝聚火焰的力量,然后再爆发出来,知道了吗?”一路上一边战斗,叶尘一边也在指导小火龙各种关于技能上的运用。以他曾经达到过天王级的成就,做出的指导自然

  • 海贼:我库赞,咸鱼王在线阅读第2节

    ——罗马意大利,佛罗伦萨。某知名摄影棚内。“下巴抬一些,对。”随着摄影师的目光望过去,只见身着一件极其华丽打扮的伊凌涵正站在中间摆弄着动作姿态,身后的是大大的白色拍摄背景墙。“OK!”随着一声「卡」,拍摄终于结束了。“辛苦了,各位。大家可以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继续下一场的拍摄。”“导演,辛苦了~那我

  • 日娱之上行未来哥哥,好好活着

    第二天醒来,陈峰决定去装扮一下自己,有钱了不能亏了自己不是。在酒店吃完早饭,陈峰漫步在街头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嗯,就先整头吧!”陈峰低语一声,迈步走进了一家理发店。等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听着脑海中获得震撼值的提示声陈峰自语道:“唉!人太帅了也很无奈啊!靠颜值哥们也赚了18点震撼点!”自恋结束,陈峰满

  • 喵喵会种田在线阅读拯救世界

    “他们被关在里面了。”易凌无语道。“我知道。”布鲁斯回答。“那现在怎么办?”易凌眨了眨天真漂亮的蓝眼睛。“我们曾设想过这个问题,并做了预案。”布鲁斯冷静道。“是只有你做了预案吧。”易凌抽了抽嘴角,只有蝙蝠侠才会没事设想万一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怎么办,然后把计划从A列到Z,确保万无一失。“我对内设置了

  • [综英美]帕特里克的奇妙冒险之小傻子(9)

    听到这人肯定的回答,司若微微笑了一下,心底也开心了一下。便说好了明日上学堂的时间,打发他回去了。原本要回房间的笙玉,又想起了刚刚司若说的好玩之处,一看天色还没晚下来就想去瞧瞧这地方,寻了一圈都未找到名叫勾栏的地方,便随意拉住街上采买的姑娘问问“请问这位姑娘,可知道有个叫勾栏的地方?”小姑娘年龄不大,

  • 网红变超模[重生]之不贞荡妇

    守在一旁的丫环莲儿,急道:“太医你快说啊,我家小姐到底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会昏倒?”“这……”“还不快说!”东方濯急怒攻心,眼中已明显带有怒意。静安王易怒,怒必有伤。宫中民间皆知。太医悚然一惊,慌忙叩下头去。“李太医入宫多年,什么病没见过,今日诊脉怎如此不痛快?莫非,二皇嫂身犯难言隐疾,不便道出?

  • 静第二章在线阅读

    却说吴昊回了灯神的世界,很是生气!人家老灯神有华丽的宫殿住,而他却只能待在一片混沌当中。吴昊对蕾欧娜说道:“上一代灯神那个老不死的,什么都没留给我,让我怎么做灯神啊!”蕾欧娜娇笑着说道:“主人不必担忧,老灯神给你留了一些神力!省着点,应该够用了!”吴昊眼睛一亮,说道:“真的?在哪里?快给我啊!”蕾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