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之第十章(10)

作者:陈伯刚先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多年前,宁家就在荆家隔壁。后来宁九爸爸炒股飞升,宁家才跃入小康,搬出了老街。

不过宁家上下都念旧,所以新房就在一街之隔。

“那我回家了。”宁九拍拍好友的肩膀,“追妻之路漫漫,兄弟加油!”

荆屿嘴角抽搐,“说了不是你想得那样。”

然而宁九还是那副心领神会的表情,完全不听解释,“哦对了,还有件事。”

“嗯?”心不在焉。

“柴贞托人打听你。”

荆屿眉毛都没动一下,“哦。”

“你认识柴贞?”

“不认识。”

“……那你就不想知道她是谁,打听你什么?”

“不想。”荆屿兴致缺缺,“我走了。”

宁九朝天翻了个白眼,“那位大小姐可是校花啊!她问我你有没有女朋友。”

荆屿闻言停下,半转过身,“你就说我私生活混乱,没女朋友,只有炮|友。”

宁九憋得面色古怪,“何必自己毁自己名声呢!”

荆屿挥挥手,“她再打听,你就这么说。”说着,人已经走进黢黑的小巷之中。

宁九挠挠头,嘀咕了句,“你就不怕胡说八道传进小鹿姑娘耳里吗?”

*** ***

隔天是周末。

荆屿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撩起帘子见荆姝床空着,也不知是没回来,还是一早又走了。

他倒了杯凉水,从柜子里翻出袋饼干,随便打发一顿饭。

味同嚼蜡。

他忽然想念鹿时安的手工早餐,每天换着花样不重复,递给他的时候还软乎乎,热腾腾。

话怎么说来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他从小这么胡过来,也没觉得有哪儿不对,现在竟矫情起来。

灌了口凉水,把嘴里的饼干咽下去,荆屿把荆姝的铺盖都拎了起来,挂到窗外晒。

他不知道别人家这些事是谁做,只知道从七八岁开始,就是他一手操持——倒不是因为他勤快或是会照顾人,而是如果他不动手,家里就算脏乱成狗窝,荆姝也绝不会动一根手指。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他拎起母亲的枕头,打算拆去枕头席,结果有个东西掉了出来,方方正正的一小片,落在地板上。

蓝色的塑料皮,香蕉型的小人咧着嘴戴着墨镜,旁边一行小字,“安全 0负担”。

荆屿的太阳穴直突,俯身抓起安全|套就要往窗外扔,终究顿住了,随手塞进包里,将扣子一搭,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

房东老婆正在做午饭,看见荆屿下楼来,忍不住又朝楼上瞟了眼,“荆屿,有两天没见你妈了,她没事吧?”

荆屿说:“没事。”

“那就好。”她往隔壁房间看了眼,确定自家孩子听不见,才说,“跟你妈说说,要找人上外面找,别把野男人往家里带,给小孩子看到了影响不好。”

荆屿一言不发,往外走。

“你听见我说的了吗?”

哐。

门被带上了。

房东太太恨恨地翻了两勺铲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孩子将来也好不了!”

酒吧要到接近傍晚才营业,荆屿到早了,只能在路边等着。

耳机里是云生的歌。

他从前其实不听这种云淡风轻的民谣,生活已是一潭死水,再心如止水下去,只有出家或者死路一条。

所以他爱听摇滚,越喧嚣越过瘾,越觉得自己还活着。

但不知为什么他不排斥鹿时安给的这张碟,甚至有点上瘾。

忽然,耳机被人给扯掉了,声音顿时少了一半。

荆屿睁开眼,只见化着红唇的女孩正歪着头,拿他的耳机往自己耳朵里塞。因为偏过头的关系,她的长发搔在他胳膊上,带着难以忽略的香气。

“什么歌啊?好老。”柴贞侧过脸,一双睫毛细密的电眼波光流转,“你喜欢复古民谣?”

荆屿直接从她耳上扯出耳机,随手一卷团在手心,一言不发地站起身。

“粉红色耳机……”柴贞笑眯眯地说,“你还真是让人意外。”

荆屿将耳机收进包里,刚好看见卷帘门被升起,背着包就往酒吧里走。

“啊,柴小姐,今天来这么早。”店长看见他身后的柴贞,一边热情招呼,一边偷眼打量荆屿,揣测着这两人的关系。

荆屿压根没理会柴小姐,直接就进了后台,于是两人的关系成了谜,在酒吧的小圈子里很快传开了。

而谜底很快在荆屿登台演出的时候被揭开——

他弹唱,柴贞就坐在头一排鼓掌;他唱完了下去休息,柴贞就直接拿千八百块红包,催他再唱。

几轮下来柴贞包了几千块,都摞在话筒架旁,看得其他人眼红心馋。

在场的所有人心知肚明,柴小姐看上了荆屿,而且势在必得,只是不知道荆屿是怎么想的,毕竟……在此之前他一直独来独往,就算再受异性欢迎,也没见跟什么女孩儿亲密过。

柴贞拿钱砸他唱,他就来者不拒,一晚上下来几乎没怎么休息,一首着一首。

要说是哄着柴贞,倒也不是,荆屿唱歌时候习惯眼神放空,谁也不看,谁也不理,更别提和谁四目相对调个情……绝无可能。

“阿屿,今儿晚上赚的比一个月还多吧?”散场时,同伴勾着荆屿的脖子,又羡慕又酸,“大小姐看上你,走大运了喔。”

荆屿把吉他收进柜子,“今天宵夜我请。”

“够意思!”

拿了五张红钞放在桌上,荆屿拎起包就要走。

“哎,去哪?宵夜不一起吗?”

“你们吃,算我请。”荆屿推开门,快步穿过酒吧大堂径直往外走,但还是被人拦下来了。

“走这么快,去约会吗?”柴贞微醺,眼角眉梢都带着妩媚。

荆屿本不想答,奈何她横臂挡在面前,只好“嗯”了声。

“谁啊?”柴贞眯眼,“女的?”

荆屿冷冷地看着她,“和你有关吗?”

柴贞气笑,“小哥哥,我刚给你砸了大几千块哎,你说跟我有没有关?”

酒吧里陆陆续续有人出来,免不了多看两人几眼,神色各异,更有甚者吹起口哨起哄,“走桃花运了,小子!”

柴贞脸红滟滟的,眼风一扫,“要你管。”

“是是是,不要我们,只要荆屿。”

玩闹声渐远,只剩荆屿和柴贞两人僵持着。

柴贞仗着身为女孩,又是“金主”,不打算轻易放他走,“送我,我喝多了,有点晕。”说完,她一双猫儿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根本不认为会被拒绝。

荆屿朝她伸出手。

柴贞刚要把手给他,就听对方冷冷地说:“手机给我。”

她微怔,依言掏出手机,递给他。

荆屿低下头,在手机上划了几下,放到耳边。

“打给谁——”柴贞正要问。

“喂,”荆屿没有理她,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继续说,“电台巷五号这边酒吧,未成年人饮酒你们管不管?”

柴贞眼睛睁得滚圆,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手机,一看通话对象,110。

“荆屿你疯了!”想都不想,直接掐断电话,柴贞看着大步离去的少年,气得胸口疼——这人怎么软硬不吃呢?!

*** ***

到家时,房东家早就已经熄灯,荆屿摸黑上了阁楼,才推开门就闻到浓烈的酒气。

荆姝那半边的帘子拉着,也没开灯。

他走到床边桌前,拉开抽屉,从包里拿出纸钞,打算和之前存下的钱放一起,明天抽空存进卡里,好给房东转租钱。

然而蓝色的铁皮饼干盒里只剩下几枚银色硬币,之前存的几千块全都不翼而飞。

荆屿把抽屉里杂七杂八的报刊杂志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捏紧了拳头,转身一把撩开荆姝那边的布帘子,“钱呢?”

荆姝翻了个身,面朝他,醉眼惺忪地说:“拿去还债了。”

荆屿胸膛起伏,强忍着怒气,“什么债?”

荆姝打了个酒嗝,“人民币啊,还能什么债?”

阁楼逼仄,她圈出的这一小块落脚的地方又没窗,空气完全不流通,酒气发酵成酸臭腐朽的味道,让人窒息。

“之前的债不是已经替你还了吗?”

“昨天刚输的,”荆姝还笑得出来,“儿子你傻啊?”

一拳,砸在墙上。

阁楼是搭建的,墙体都是空心,这一拳力道不轻,连带着整间房子都发出哐啷的声响,像是随时要不堪重负地坍塌。

三秒后,楼下传来房东的吼声,“荆屿!又他|妈搞什么幺蛾子?”

荆屿捏紧拳头,太阳穴突突直跳,胸口一阵起伏之后,拽过帘子转身要走。

“小屿!”身后荆姝叫他,吐字清晰,甚至还带了一点点温柔。

他停下,站在光影切分处看向从床上翻坐起身的母亲。

平心而论,荆姝在同龄人里仍旧算是美的,只是这种美苍白单薄,像不经风雨的菟丝花,必须依附点什么才能活下去。

荆屿的眉眼形状遗传了她的,只是眼神截然不同。

“今天……”荆姝微笑,伸出手,“有没有赚到钱?”

火苗从心口直冲天灵,荆屿近乎咬牙切齿,“没有。”

“哦,那就算了,”荆姝若无其事地将头发撩到耳后,理了理身上的吊带衫站起身,“我去找他们借——”

话刚说了一半,一沓钱就擦着她的手背被扔在床铺上。

她看了眼红艳艳的钞票,抬眼看向逆光的荆屿。

没等她再开口,他已丢下帘子,脚步声顺着楼梯向下,最终归于寂静。

拾起那叠纸钞,放在掌心,荆姝垂下头,勾到耳后的发丝再度滑脱,遮住了素净瘦削的脸。

*** ***

荆屿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鹿时安家楼下来了。

本来只是心里烦躁,随便走一走,等回过神已经站在这里,仰头就可以看见鹿时安书房的窗户——那里至今还亮着灯。

是亮白色,台灯的光。

这个点了,还在看书……是有多热爱学习?明明也没人监督她。不是连参加综艺选拔赛都没有父母陪同的吗?

忽然,楼上的光影晃了下。

只见鹿时安站起身,倾身拉起了窗帘,很快的,台灯就熄灭了。

当那簇光和纤细的人影从眼前消失,荆屿的觉得心脏的某个角落松动了一块,嗖嗖地往里灌着冷风,只想赶紧找点什么把这个洞堵上。

楼梯栋的电子门禁里传来少女软软的声音,“喂?”

而荆屿还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脑海里一片空白。

“喂?有人吗?”鹿时安自言自语,“……是按错了?”

就在她要放下门禁听筒时,忽然听见熟悉的男声,低低的,有点儿沙哑,“是我。”

鹿时安扶住听筒,“荆屿?你怎么会在我家楼下?”看了眼挂钟,“都十二点了呀!”

“你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延伸阅读

当直男穿成万人迷[穿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inraybaby.cn/aoi0.shtml
小梦打开一看:别忘了晚上的约定!竟然是看《魔童哪吒》,小梦感觉很有意思,这是约会吗?

今日重生为七夜魔君各自的变身  http://www.inraybaby.cn/y8a7.shtml
斯鲁德见自己的能量球无效,毫不犹豫的一拳轰向帝霄。帝霄也不甘示弱的轰向斯鲁德。“彭”

都市之最强财神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inraybaby.cn/yack.shtml
中午放学的时候,梁天成很是意外,贺彩的雪佛兰正在校外不远处停着,这不是等自己放学回家

我可以召唤任一铠甲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inraybaby.cn/x5m6.shtml
第二天周辉果然乖乖的和周晓晓去干活,只不过他不像周晓晓专注干活,而是一边玩一边干活。

他只喜欢我的钱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inraybaby.cn/dmeb.shtml
当陶西把一堆棒球队资料扔到她手里,让她转交给邬童或者是班小松的时候她就知道原来这个老

快递惊奇物语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inraybaby.cn/d88d.shtml
南稚本以为江穆说的出来走走,是来逛街。可他开着车往城郊的方向,离市中心越来越远,过了

我们的江湖一梦十年君子报仇  http://www.inraybaby.cn/x5yi.shtml
翌日,天色蒙蒙,陆离和姐姐早早起了。院子里,他透过灰蒙蒙的云雾,想起昨夜王儒告诉他的

纪元宇历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inraybaby.cn/dla6.shtml
蓉安躺在床上,有些无奈地听着母亲和“神医”的对话,即使隔着屏风,她都能感觉到两个人之

繁星明月之天御九转丹  http://www.inraybaby.cn/n3bo.shtml
“那么多德高望重的御医均束手无策,你一年纪轻轻的匹夫,竟敢前来浪费本宫时间,你以为本

似千年缠绕之大道茫茫兮,吾将上下求索(2)  http://www.inraybaby.cn/dx2g.shtml
异能的本质是生命进化。在地球上异能者一般都是后天经过激烈的刺激,从而让自己的潜力爆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裁有令:宝贝,不许跑!第四章在线阅读

    今天补习老师去开会,终于有时间可以打字了之前我没有时间,请见谅星期一至星期五都不大可能更了~~~~~~~~~~~~~~~~~~~~~~~~~~~~~~~~~~~~~~~~~~~~~~~第四章-逆境重生(下)本大爷为什么就不可以在这呢?那只身影说道,话中还带有一些讽刺艾里逊!你太卑鄙了!竟然使用这种手

  • 最强道境第八章

    下午出院。妈妈和陈彬已经好得就像一家人了。陈彬嘴甜,左一口阿姨,右一口阿姨,喊得我妈心花怒放。眼前这幅场景我不是已经在脑子里排练了很多遍吗?现在就尽情享受这种幸福就好了啊。哪怕是梦,在梦醒之前,至少我不用再隐藏,不用再恐惧。【晚上吃什么,阿姨?要不去超市买点东西,我来煮。】陈彬帮我提着包,热情的跟我

  • 龙门镖局之相遇恰好故人重逢

    哪吒不是不知道殿内有人,只是他懒得放在心上罢了。天庭有头有脸的大神仙哪个他不认识?自家宫殿都住不够还巴巴跑来这犄角旮旯,用太乙真人的话来说就是“有病嗦”!再说了,用脚想都知道里头住的是个不受重视的无名小仙。只是……那隐去气息的结界让他升起了想一探究竟的冲动。哪吒翻身跃下小憩的屋檐,一步一阶,殊不知当

  • 抑郁模型第8章在线阅读

    金色犹如长龙一般的石岩回廊,此时已经远远甩出十数里,而麻神子轻车熟路的走出场廊之后,直接越过贯穿九宫风水局的阵眼,没有做任何停留,朝着深处走去。就当孟寒在心头思索,对这漠刀门的风水局大感震撼之时,一边的麻神子却是看了一眼前者,随即沉声道:“走了!”闻言,孟寒顿时从出神之中走了出来,再抬头一看,衣着灰

  • 不见人间荣辱之文斯被赶走

    夜晚,看到大家都回去睡觉了,沐凡走到多姆的房间里,对着他说到:“多姆,我觉得你应该注意下文斯,尤其是今晚。”说完,沐凡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多姆没有说话,其实沐凡不说,他也打算去找文斯聊聊。多姆还没有走到文斯的房间,就看到一个身影在GT40那里鬼鬼祟祟。“我多希望我没看到!我多希望啊!”多姆已经认出了

  • 别哭 [参赛作品]之情微动不知所起(9)

    轻薄?平日里觊觎自己相貌,权势,身份的人不计其数。可大多都因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望而止步。再加上“杀神”那骇人的名讳,胆子大的也只敢在皇家宴会上多看两眼。离嫁给他只剩一步之遥的未婚妻,左扶风嫡女,仗着父亲的宠溺,凭着手握重兵的父亲,求皇帝赐了婚。当时墨染没有反对,居高临下的问了一句:“费尽心机也

  • 王者之演员人生在线阅读第5章

    我深吸一口气,你要作死能别带上我吗?不过想想我拿了他十万,顿时没脾气了,只得默默喝汤。他见我喝了汤,心情似乎变得很好,跟我说他去查线索就走了。出了医院,他接了个电话,对方恭敬地说:“唐少,您要我查的那两个混混,已经找到了。”唐明黎沉声道:“把他们的地址发给我。”一个街边的小旅馆里,两个混混正在喝酒抽

  • 梦杀第九章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可对于温卷而言,过去了15个月。没有人知道她像只勤劳刻苦的小蜜蜂,在她手链上的空间里奋战了一年零三个月,把初一和初二的知识点攻克。她这个修仙人士坐在月考考场上的时候,攥着2B铅笔对着试卷上的题目把答题卡涂得特别认真,是她那个考场里最认真的一个。林中每次考试都是按照成绩排考场,温

  • 私有物在线阅读没有半点悔意

    对于两个人的变化,陈夏烟恍若未觉,继续说:“当年你离开了之后,顾东庭也走了,不过我听说他最近回C市了,秦洛,你们俩还真是……”“夏烟,好好吃饭。”宋之蔚头也没抬,语气已经明显的不对。秦洛知道他这是生气了,宋之蔚一生气时就会把声音压得很低,而且故意用说得毫无情绪来掩饰。陈夏烟瘪了瘪嘴,不过也听话的安静

  • 霸道成长记第2章在线阅读

    随着身体的下落,林岩能感受到的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声,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林岩脑中一片空白,准备迎接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时,他忽然感觉到身体仿佛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接住了,耳边的风啸声已经完全消失了,还没等林岩反应过来,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林岩已经掉在了地上。“我已经死了?与想象中不太一样啊,竟然没有什么痛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