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帝世无双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雨暮浮屠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屮艸芔茻,这款**怎么回事,怎么压了那些经典**一头啊?”这款新**迅速的引起了网民们的注意力。

尤其是被这款**盖在下面的那些**,大部分都是预热了几个月,都让网民们耳熟能详的存在,《真实》这款**,简直就是空降一般的存在。

别说底下那些**的支持者们懵了,就连各大网站负责各项数据的负责人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款**是谁负责的?就算要给曝光度,也用不着这么明目张胆吧?”网站的负责人头疼道。

就这一会的功夫,有关于这个**数据异常的举报就多了起来。

当然,举报的人不少,随手点进去**里面的人也有。

一进去,众玩家都有一种眼瞎的感觉。

不同于别的**,他们甚至无法更改自己昵称和捏脸,进去**里面以后,只除了光秃秃的一个安全区,外面一片漆黑,什么东西都没有。

玩家们终于忍不住了,在**吐槽道,“虽然知道‘用心做广告,用脚做**’都是**界一向的传统了,但是刚开头就垃圾成这样的**,我玩**多年的生涯里,这款**绝对能排到前三。”

“楼主自信点,把排名去掉,这款**绝对可以位居榜首的。”

“这年头,**界真是越来越不行了,也越来越黑了,这样一款类型不明,可玩性也不行的**,到底是哪个眼瞎的开发和推广出来的啊?”玩家们万分怨念道。

负责**平台的幕后者们纷纷打了一个喷嚏,连忙去查这款**的来源。

是谁把这款**上传的?这款**又是哪个垃圾工作室制作出来的?

就在他们开始查询的时候,进入到《真实》这款**的玩家们也动了。

虽然九成进来的玩家都被这款**的画风劝退,但还是有一成玩家顽强的坚持了下来。

他们倒要看看这个**到底有多垃圾!

在安全区搜寻了一会后,确认找不到什么线索,他们开始踏足外界。

外面漆黑一片,但是离的近了,他们才发现黑的只是一团一团的东西,在无数黑暗的掩盖下,还是有光线透露出来的,只是那丝光线太过微弱,他们看不清楚而已。

他们下意识的碰触到了那团漆黑,那团漆黑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动了动,玩家们精神不由一震,觉得找到了这款**的玩法。

而就在他们动了那团漆黑的瞬间,网络上的某些信息也跟着颤了颤。

伴随着玩家们对那些东西的推进,终于,有什么信息开始消失了。

这些信息的消失并没有惊动别人,哪怕是那些信息的原主人。

金融看到论坛都是玩家对这款‘垃圾**’的抱怨,觉得这款**德不配位,不配位居榜首,不禁无奈道,“是网络垃圾,关我什么事。”

《真实》**里面的一切,就是现实网络的投影。

这个国家的网络,只除了小小的安全区外,可不就像**里面,全部漆黑一片么。

这些玩家在撼动**数据的同时,也可以干涉到现实网络中。

那些东西和某些人利益相关,别说金融的老丈人只是一个S市的首富了,就是全国首富,全世界首富也担不下这个**来。

金融静静的坐在幕后看着这款**的发展。

找到了**的玩法,玩家的积极性大被调动,很快就集中精力清理起了那些东西。

在他们的努力下,那团黑色的颜色越来越浅,范围也越来越小,终于,他们看到了那团漆黑的真面目。

除却一些能够建设安全区,扩大安全区范围的工具,那堆胜利品的最中心还闪耀着一块波光粼粼,发着光亮的碎片。

朱晓琳下意识的点击那块碎片,把它收了起来,周围的玩家并没有散开,而是通过语音问道,“那块碎片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可以开启特殊的任务?”

“我看看。”朱晓琳道,而后查看起那块碎片的说明来。

出乎意料的,那块碎片并不是什么特殊任务,而是一段和**没有任何关系的文字:——Z市莫县第三中学,学院论坛上朱晓琳偷盗一事,是同寝室学姐栽赃嫁祸……

时间、地点、人证、物证,实打实的证据,让朱晓琳的心猛的一颤。

她惊恐的看着这块碎片上的文字,宛若被过烫到一般,猛的离开了**界面。

“咦,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同样看到这些东西的玩家们感到奇怪道。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应该是特殊事件开启的前兆才对,不过上面的介绍都详细到某一地点了,总不可能还跟现实世界相关吧?”有玩家不禁脑洞大开道。

上面的东西很让人感到奇怪,因为那上面描述的压根就是一件和**内容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除了朱晓琳这个当事人以外,其余的玩家都没把这件事情当成真的。

“我看看,这是一位出身富家学姐栽赃陷害同寝室的学妹,就算是编故事,这也太无厘头了吧。故事反过来说不定才能说的通。”语音里传来了玩家的讨论声。

朱晓琳听到以后大声道,“不是,我真的没有偷别人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的玩家们皆不由一愣。

“我不知道是谁陷害我的,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真是假,但是我会去查,如果是真的,我要为我自己洗刷清白。”朱晓琳双手握拳,鼓起勇气说道。

她因为这起不良事件,已经被家长向学校请假在家里自学,但是因为身上被人泼脏水的缘故,她再没有了以往学习的心气,整天都沉浸在网络中。

如果那块碎片上的说的是真的,那她就能洗刷掉自己身上的冤屈。

想到这里,朱晓琳连忙去找自己的父母去学校求证这件事情。

“喂,喂,你等等,先别急着走啊……”网络另一端被朱晓琳放了鸽子的沙雕网友们感到无语道。

一块碎片,再配合一番话,谁知道那个离开的人说的是真是假,是不是**请来的托,如果是,那表演的未免也太low了。

“这个**我们还继续么?一直弄这个东西挺无聊的其实,连搬砖的乐趣都感受不到。”玩家道。

“不是给了几块建筑材料么,也算聊胜于无了。”

“那行,就再肝半天,要是半天以后还不能留下我,我就去论坛好好的‘夸奖夸奖’这个**。”一个**玩家咬牙切齿道,隔着耳机都能让人听得见他话里面的愤恨。

说实话,从开始到现在,这款**的乐趣他们还没有发现,中途有人退出,有人加入,坚持到最后的人并不多。

实在是这个**的画面太过压抑了,漆黑一片,他们前面清理掉的那一团,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伴随着清理继续,玩家们发现有的黑团会强一点,有的黑团会弱一点。

等新的黑团清理完毕,又掉落出了少量的建筑材料和一块闪亮亮的碎片。

这一次坚持到现在的玩家没有刚才的鲁莽,而是让一个人去捡,看看这块新的碎片和刚才的那块碎片有什么不同。

“我屮艸芔茻,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负责捡碎片的那个玩家大声惊叫道。

“看到了什么?”其他玩家心急道。

“我看到了我去世爷爷的照片,呜呜,之前我家不小心把长辈们的图片给删掉了,我们全家还可惜了好一阵子,没有想到还有再见的一天,真是太幸运了。”那名玩家声音带着哭腔道。

其余玩家:“……”

“不对劲,这只是一款**啊,一次两次,怎么都跟现实挂上钩啊。”曹文杰道。

一次还可以说是意外,两次就不存在巧合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碎片都跟捡了它们的人有关系,比如说刚才的朱晓琳,还有现在这个,除了他们之外,我们都无法得知这些东西的真假,但万一碎片里面的东西都是真的呢?”

“我爷爷的那些照片绝对都是真的。”把自家爷爷的照片重新保存好的那名玩家回来说道。

“也许那些碎片,就跟捡了它们的人有关系呢,刚才如果换个人捡了那块碎片,得到的可能就不是我家爷爷的照片了。”

玩家们听后精神一震,心里突然对这款**多了前所未有的探索欲。

有了动力,以他们旺盛的生命力,很快就开始了对身边黑团的摧残。

终于,第四次,轮到曹文杰来捡那块碎片,他前面的那个玩家,得到的信息虽然没有切身己身,却也和自己周边的事情有联系。

第三次得到证实,让这些第一批进入这个**,并坚持到现在的众人集体沉默了。

想到这里,曹文杰不禁深呼吸一口,心底多了一份郑重,而后去捞那块碎片。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曹文杰在见到碎片上的信息和自己有关的时候,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是和他有关的那个消息,着实不算好消息。

他现实生活中的女朋友,已经成功攀上高枝,正暗暗准备踹掉他……

曹文杰:“……”

“兄弟,请节哀。”一众沙雕玩家安慰曹文杰道,但是那种听到了桃色八卦,想要幸灾乐祸的感觉,直接从网络的另一端直接蔓延了过来。

曹文杰正伤心呢,已经无心再玩**,道,“这事我要去查证一下,要是真的,你们知道这款**意味着什么吧。”

“我们不知道。”沙雕玩家们诚实回答道。

“这意味着我们的个人信息,和周边人所有人的信息,都被人入侵了。”曹文杰咬牙把事点透道。

沙雕玩家们不由惆怅道,“生活在信息化社会,我们居然还有隐私?”

“……”

延伸阅读

长安佰丰数控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yotx.shtml
东莞市长安【佰丰】数控刀具----作为小型CNC车床自动车床专门制作刀具服务商。经过

福佑斯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sfxp.shtml
智能防盗定位器,全球定位、远程拾音、SOS紧急求救、振动回拨报警、声音回拨报警、远程

福建漳州珍成榕树绿化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nysh.shtml
没有

玛妮娅环保洗衣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blsg.shtml
上海玛妮娅环保洗衣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3年的新兴,环保,技术居世界一流的洗衣连

高速KTV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bojy.shtml
高速KTV加盟详情高速KTV有限公司整个店面约有4000平米,外观精致大气、富丽堂皇

天秀护肤品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n2ba.shtml
天秀护肤品品牌销售!时间提供第创新的客户服务。热心细致的服务态度打造温暖亲切的服务氛

晶博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dsbg.shtml
晶博内衣是一家以生产性感比基尼、宫廷束身衣、情趣内裤、情趣短裙、情趣长裙、表演服、睡

航星洗涤机械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gz2d.shtml
详情请浏览本公司网址http://www.xiyif.com江苏航星洗涤机械有限公司

信德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g189.shtml
深圳信德礼品气球广告有限公司是一家印制气球广告、广告气球、广告笔、广告拍手器、拍拍棒

翰源艺品加盟  http://www.patientsown.com/bhrg.shtml
翰源艺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翰源,集“设计开发,产业复制,销售服务”于一体,是一个专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偶像练习生之莫名奇妙在线阅读第1章

    认识王诗的时候,我刚跟马瑶分手一周。把q的个性签名改成了“放你走,请你比我幸福!”——引来了无数的问询,新朋老友忽然就全都出现了,原来一个个都低调的潜在了水里。疑问的占多数,惋惜的也大有人在。毕竟我和马瑶在一起四年,四年的时间对于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而言并不算久,因为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但对于爱

  • 黑世纪之全黑战国之第二章(2)

    幸好五年前买的红酒还有存货,肖战满足的为自己倒上小半杯。唯酒不能少,这么多年就这个爱好没变过,经过时间的沉淀,这红酒味更醇。G星夜里的星空是孤寂的。相对于Y星比起来,G星要小很多,天空离得近,所以星河看的清楚,仿佛就在头顶,伸手就能摘到万千星辰。在这里的记忆太多,多到肖战觉得今夜醉了,为什么会想起那

  • 我要成魔在线阅读第十节

    同样拥有火锅免单的段越等人,这会已经享受过香辣美味的南方火锅,跟着好友一起下乡感受自然的美好。三人各租了自行车骑着在林道上观赏青山绿水,前边有一段路两旁都是槐树,一直持续很长一段距离,白色的槐花垂挂了满树,路过时鼻间都是馥郁的花香。段越落在最后面,张成复跟陈文在前边打打闹闹,随后在前边停下等着他过来

  • 超级国运系统在线阅读第10节

    命令战士们抓紧时间吃饭后,韩烈走向清点完人数的高顺。“怎么样?伤亡如何?”高顺皱了皱眉头道:“阵亡五十三人,重伤三人,轻伤十一人。”韩烈瞪着眼睛,难以置信道:“敌人连城墙边都没摸到,竟然损失了五十六个人?”高顺叹了口气,“阵亡的大多都是新兵,没有什么经验,后面应该会好很多。”“鲜卑可是还有两万多大军

  • 穿成影帝的小娇妻[穿书]之第八章(8)

    最后不欢而散。宋甜和陆执并没有把事情说清楚,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宋甜拿着相机,敲开了导演的房间。开门的却不是导演,宋甜站在门外,往里望去发现里面还坐着不少人,她好奇问:“你们在开会吗?”开门的人是节目策划,此刻点点头,又问:“甜甜姐,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宋甜顺势把相机递给她,解释道:“我刚刚

  • 书名:开局造个天气控制仪第2章在线阅读

    “还麻烦你,开一下门。”殷南知望向眼前的人。她一头随性的细碎短发,乌黑柔亮。因为在雨雾里待久了,沾上雨滴的发梢贴上了她瓷白色的脖颈。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直直看着他,藏了些许的愠怒,更多的是探寻。“殷先生,我想你也误会了。”归于觉得莫名其妙。但不知为什么,对着他生不起气来,只淡淡与他理论:“殷先生为什么觉

  • 长平长平他今年二十三,

    他们的老父亲来了,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觉得黑发的叶英就是自家的儿子。然后一个劲儿地感慨说自己当年没有保护好你,不然也不会让你流落在外那么多年。不,当然不。他怎么可能流落在外那么多年。这老头的模样跟他父亲如出一辙,但面容似乎老了那么一点。白发的叶英道:“父亲,他累了。”“累了?是该累了,昨晚上对付那贼

  • 七幽阁在线阅读叛徒

    她这会儿穿的是高跟鞋,这一脚下去,杨天华疼得直接就跪在了地上。看着他疼得脸都皱了起来,林甄又踹了他一脚。“杨天华,你要还是个人就给我滚远一些!你要是再敢打我林家墨厂、墨坊的主意儿,我就算是九六死也要将你弄进去,让你一辈子都在里面!”当初要不是他偷了她爷爷制墨的秘方,他那什么狗屁杨家墨坊能办起来?爷爷

  • 天下第一下山来第10章在线阅读

    “任务”之中,正播放着一段长达三十秒的短视频。里面的人……赫然是张濛自己!这是她在那死者复生、丧尸杀戮的“新手世界”中所经历的一切。不、说是“一切”并不恰当,因为里面只有几个情节,分别是……她将棍子**丧尸的眼球,她躲避了黑猫的攻击,以及最后时刻时她赶走了丁浩。只有这三个部分。短视频结束后,一行行字

  • (傲慢与偏见)我是班纳特太太在线阅读融合

    蓝色的药剂从破碎的玻璃试管流出,贾茹连忙拿起一块试验台的抹布擦干净。“啊!”贾茹清理试管碎片的时候却不小心将手指划破一道口子。清理干净之后,贾茹到抽屉翻找创口贴,却没有找到。贾茹看伤口不大,所幸用水冲洗一下便不再过问。样本依然安静地躺在那里,整夜仿佛都没发生什么变化。贾茹揉了揉眉头,作为一位科研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