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反派大佬是我娃[穿书]世人皆惧西南王

作者:别推我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去都督府?舒小姐,你,你莫不是昏脑壳了吧?” 老王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普通老百姓到了王景的都督府前恨不得绕着走,这位留洋回来的小姐倒好,竟然要自己跑去送死?

“你知不知道,他们说,王景都督他眼睛大的像铜铃,身材高的像巨人,他有三条胳膊,他,他还吃人哟。” 老王张大了眼睛,压低了声音,凑近舒瑾城神神秘秘地说道。

“……”

老王,你清醒一点。

舒瑾城忍不住笑了:“他们还说我早死了呢,他们说的话做得准吗?别说王景不是妖怪,也不吃人,就是他真吃人,这一趟我也必须要去。”

舒瑾城来这几天,老王就没怎么看她笑过。这时候她一展颜,倒像是春雪消融,坚冰乍破一般,整个人都生动而柔软了起来。这样的美,仿佛春水涨满了眼眶,将其他的美好景致都从视线里排除了出去。

世间万物,她是独一无二的风景。

老王不禁看得呆了。

他已经快七十了,自然没有别的想法,又不太有文化,只是觉得“美”这个字,放在眼前这女娃儿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舒小姐,你还是要多笑,你们年轻女娃儿,还是笑起来最巴适,最好看。” 老王说完这句,就呆呆地拎着菜去厨房了,都忘记要继续阻止舒瑾城去“送死”了。

——————

宽大的红木书桌前,坐着一个脊背格外挺直的身影。

他左手拿着一张黑白毕业照片,右手把玩着一把羟刀。

照片上有许多高鼻深目的外国青年,他却将视线长久地停留在右下角。一个戴着博士帽的年轻华夏女子对着镜头微笑,面目清隽而模糊。

午后的阳光从安着彩色玻璃的木窗照进这座灰墙青瓦、中西合璧的大宅,将都督府主人深邃的轮廓衬托的更为棱角分明。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传说中心狠手黑,罔顾人伦的大魔头,竟然是一个如此英俊的男人。

陈副官就是在这时走入了院落。

如果说,外界的流言为王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纱,在他身边的陈副官才更明白,这个不过28岁的男人,有怎样鬼神莫测的心思,和雷霆万钧的手段。

他恩威并施,在谈笑间将西南最大的秘密社团袍哥会纳入手下。

他打通商路,让川滇之间的走廊再无土匪骚扰,让西南百姓这几年生活的悠闲富庶。

他威压北平军,支持金陵新政府,让中央将西川省长、西川都督的名号拱手奉上。

再想想王景当年是如何血洗了都督府,陈副官咽了咽口水,庆幸自己的站队是正确的,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司令。” 陈副官脚后跟一磕,挺直腰杆,行了一个军礼。

“什么事?” 王景皱眉。这是王景的私人书房,没有重要的事,即使是副官也不能来打扰。

“司令,舒小姐来了。” 陈副官话音刚落,王景如鹰隼般的目光就压在了陈副官的肩上。

“她托我将名帖和一封信递交给您,我记得您的吩咐,让她在会客厅先等着了。”

“把名帖和信给我。” 陈副官惊讶地发现,一向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西南王,眼神里竟陡然有了热切和灼人的光。

他起身朝陈副官走来,带着从军者不容忽视的气势,几乎能让人忽略他微瘸的右腿。

一身军装越发显出西南王的阔背、窄腰、和长腿,也许真是血统混杂的原因,王景的身材比西南地区的寻常男子足足高出一个头。在王景制造的阴影里,矮了一个头的陈副官将名帖和信恭敬地递给了自己的司令。

王景端详着那张洁白的小卡片,“舒瑾城” 三个字就刻在上面。隔着两辈子的时光,竟然还能有那样光明的模样。

“我叫做舒瑾城。怀瑜握瑾的瑾,攻城略地的城。” 前世,白软可爱的小姑娘在西山漫天的红叶里对他笑着说。

12岁那年,他刚被所谓的父亲接回来,浑身散发着“蛮夷”的膻气,被所有人嘲笑贬低,被自己的“弟弟”肆意羞辱。

“杂种”、“肮脏”、“恶心”、“下贱”,是他最早学会的汉语。

可是,小小的舒瑾城却驱散了辱骂他的下人,和他并肩坐在地上聊天,又牵着他看遍了西山的景色。

那天晚上,他又一次被父亲狠狠鞭打责骂时,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没有死死地盯着那个男人,想着怎样将他千刀万剐。

22岁前他忙着夺权,自顾不暇,自然没有资本去找她;等大局已定,舒瑾城又早已出国留学,后来嫁做人妇。

他顶着残暴的“西南王”名声,自觉没资格破坏她繁华幸福的人生,在金陵时也只是远远看她一眼。

后来日寇入侵,她远走海外,这一错过就是一生,再见面竟然是在伦敦墓园了。

她的墓地上站着低眉敛目的圣洁雕像,墓碑上用汉语刻着“这里长眠着一位天使”。风萧萧兮,黄色的银杏叶从枝头飘落,漫天的阴雨为他作悲声。

多年烽烟中的寻访,只落得替她敛骨的下场,即使以汉奸罪捉拿张泽园,又亲自枪毙了他,也不能泄他心头恨之万一。

戎马一生,却错过了最应该保护的人。

羟刀出鞘,王景盯着闪着寒光的利刃若有所思。

“司令,您有什么指示?” 陈副官见王景久久不语,小心翼翼地问。

“告诉她,我同意她的请求,会派二十名陆军学校的精兵护卫她进入炉多城,不过我的精兵另有任务,剩下的路途她要自己走。”

王景走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钢笔,在一张白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些什么,然后径直走到书房后的另一个小房间,将一块黄铜打制的虎头牌递给自己的副官。

“将我的回信和虎头牌给她。” 在陈副官惊讶的目光中,司令如是说道。

陈副官瘦小而板正的身体更挺直了,他行了一个礼才双手接过虎头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道:“这么贵重的兵符,司令不亲手交给舒小姐吗?”

“陈副官,虎头牌越不过我。” 王景知道陈副官在担心什么,淡然道,唇角甚至还微微勾起。

陈副官立刻就闭嘴低头了。虎头牌是军符,可任何拿着兵符的人,都无法动摇王景在军中的命令和声望。他的担忧对司令来说多余了。

“我记得昭玉土司又不老实了?看来这次,他能亲自会一会我了。” 王景右手抚摸着佩戴的柯尔特M1903式手-枪漆黑的枪身,露出了个令陈副官熟悉而又胆寒的表情。

——————————

舒瑾城喝了一口玻璃杯中的茶。嫩绿的雀舌在杯中沉沉浮浮,茶汤清亮浅淡,入口清香,回味悠长,正是最上等的凤鸣毛峰。

她又捻了一颗葡萄,咬破紫色的皮肉,慢条斯理地享受着果汁自果肉中炸开,在口腔中极速扩散的感觉。

这已经是她喝的第三杯茶,吃得第二串葡萄了。

事实上,她已经在这空旷的会客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王景的这座官邸倒修得极好,既保留了传统建筑的外貌,又有西式建筑的实用性。比如这会客厅就高大宽敞,采光良好,极厚的石墙吸收了夏日暑气,右边又有个极大的西式壁炉,实在是个冬暖夏凉的所在。

在如火炉般的蜀都,坐在这样豪华的檀木椅上,喝着上等的好茶,吃着冰镇的水果,舒瑾城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姑娘,还要加茶吗?” 一个小丫环见舒瑾城一杯茶又见了底,拎着壶上前问道。

她也是打心底里佩服这位年轻姑娘,在王景司令的都督府竟然可以如此自如的吃吃喝喝,大方自然。要知道一般等在这里的官老爷们,如果不是如坐针毡,那起码也是严肃紧张的。

“不必了,谢谢你。” 舒瑾城朝小丫头礼貌的笑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

她还没昏头,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算算时间,不管是答应见她,还是把她扫地出门,都该有个结果了。

果然,皮鞋声响起,陈副官出现在会客厅里,并且笑容可掬,和蔼可亲,和之前一点都不一样了。

“陈副官,您回来了。王景都督怎么说?” 舒瑾城从檀木椅子上站起来,对陈副官摆出了最官方和礼貌的笑容。

“都督让我把这封回信还有这张兵符给舒小姐。” 陈副官眼角的褶子开了花,笑着对舒瑾城道,“到时候会有二十名士兵护送舒小姐进炉多城,在此之前,我们保证舒小姐的安全。”

舒瑾城将那写着“西南王”三个大字的虎头牌掂了掂。牌子很沉,虎头的眼睛和鼻子也有些磨损了,看上去颇有历史感,看来是经历了风霜的老物件。

将虎头牌捏在手心里,她这才打开王景的信。

深黑色的墨水透过了纸背,寥寥几行,笔迹端得是龙飞凤舞,刚若铁画,看得出这位被人贬低为混血蛮子的司令,其实有很深的书法功底。

信的内容简洁明了,虎头牌是命令士兵的,若在木喀有任何危险,凭此牌便可调动当地的驻军汉兵。二十名精兵只负责护送舒瑾城进入炉多城,此后一切行动,皆由舒瑾城自己负责。

这正是她想要的,舒瑾城心里惊喜,对王景的印象又好了三分。和陈副官客气了几句,约定好入木喀的时间,舒瑾城这才离开了都督府。

延伸阅读

YS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dn8d.shtml
YS五金配件总部是一家集夹具、加工为主的制造厂家,多年来公司以可靠的质量合理的价格准

小乐比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ptlv.shtml
广州天越儿童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

龙油指数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gp7p.shtml
新华产权交易所是新华(大庆)国内外石油资讯中心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是新华社受国务院委

晓阳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ahfo.shtml
晓阳宠物用品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涵羽轩家纺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sp0o.shtml
涵羽轩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涵羽轩家纺专业从事床上用品的代理(开发)及销售。现因公司发展

兰花草窗帘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spm8.shtml
兰花草窗帘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兰花草创立于1989年,经过20年的不懈努力,现已成为全

野马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x6jj.shtml
暂无

热盈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dkh6.shtml
热盈榨油机是永嘉县黄田云风水五金厂旗下产品,成立于1995年,位于中国小商品海洋—购

威剑卫浴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glks.shtml
威剑卫浴项目介绍:时尚的设计,彰显生活品味,威剑卫浴为广大消费者带来高品质的卫浴产品

无人超市便利店加盟  http://www.gabrielandcarin.com/uwu5.shtml
依社会之需,稳步发展。2016年以无人值守系统的新风口,在2017年4月7家公司合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界的见稽古在线阅读第四章

    “嗤”的一声轻响,好似微风无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唯有青翠树叶上新溅起的一抹血痕,宣告着又一条生命的陨落。疤面人面如死灰,跌跌撞撞后退了数步,那柄片刻之前还毫不留情收割人命的锋锐弯刀早已被丢在了一边,他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的喉头,斜斜地插着一根初折断的树枝,指尖嫩芽,迸发

  • 我笔下的纸片人活了小哥哥,我相信你【求收藏鲜花打赏】

    黄包车在一家医院前停下,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江镇中心医院。医院的规模不大,加上医生总共也不过四五十个人,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顾明玉刚进去就有一个戴眼镜的**志眼巴巴的走了过来,“顾主任,您来了?先生刚念叨过您呢!”“是吗?那我来的可真是时候。”顾明玉一听,急忙加快了脚步走向里面的住院病房。病房里一对中年

  • 麻雀 念念不忘在线阅读第1章

    午夜十二点,星空一道蓝光划过,短暂的瞬间天际恢复了祥和……“新学期第一天,给大家介绍个新同学。他叫叶亮,这学期刚转到我们学校,大家掌声欢迎”。教室的门口,一个面容清秀的小伙子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教室里,马明看向叶亮的时候,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心痛,忍不妨的一阵抽搐。“马明,马明…..”好一会,马明才缓过

  • [重生]反派有个圣母系统第四章

    林深昏昏沉沉的在做一场梦,梦见还在部落的时候。他所在的青山部落是个多种族混居的兽人部落,刚开始是单一的熊族兽人抱团取暖,到后来渐渐接纳了不少异族兽人,正是因为如此,部落慢慢壮大了起来。他运气不错,出生正赶上好时候,青山部落已经成了气候,在荒原大陆里实力不容小觑,族里不少实力强悍的青年更是有望被选拔去

  • 我有无数门生在线阅读捡到一个小男孩儿

    “宇哥这就走啦?”韩小明边打着**边斜眼看着即将走出门外的姜庭宇说。“嗯,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等着。”虽说不想相亲,但也还是要有点绅士风度的。……*西餐厅内“姜庭宇”对站在桌子旁边的女孩,起身,伸手,非常的完美无瑕,干净利落,好像真的是个正人君子一般。对方也恰当的握了一下:“夏涵”。声音跟长相一样,很

  • 第十二个心愿之采捡地耳

    孟志辉和孟志山前往菀坪镇已有两天,家里少了两个大男人,古氏和夏氏的关系更近了,得空的时候就聚在一块做绣活。院里的三只母鸡正在遛食,孟欣梅哼着小调边晾衣裳。刚晾完,晴朗的天一下子就暗了下来,非常迅速地飘起零星小雨。见此,孟欣梅叹了口气,急急忙忙地把正滴着水的衣裳取下来,重新移挂到屋檐下。一阵欢快的笑闹

  • 芒果香飘时节在线阅读初显身手

    通背拳!石台上一名瘦削少年低喝一声,紧握的双拳爆发出一股劲风直逼他的对手。呵呵,仅仅如此么?另一个面容桀骜的青年嘴角轻轻一扬,双手抱前,身躯周围玄力遍布,竟然硬抗了这股凌厉的劲风。黄猛,你…突破先天境了?瘦削少年大惊失色,面色难看。一入先天,可控真玄。小心了!被称为黄猛的青年咧嘴一笑,玄力暴起,直奔

  • 我的本命是日向雏田之第十章

    祁源早就注意到了宁卿的小动作,他愉悦的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操纵宁卿的手,一个用力把球杆击出。“砰”的一声,子球顺利的进了球袋。宁卿回过神,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吃惊。就这么容易把球打进去了?祁源揉了揉宁卿的头,放开手轻笑,“你再试试,照着我刚刚做的示范打。”宁卿乖巧的点头,伸手拿起球杆,再一次

  • 明星运动会:冷血特训六十天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一处叫不上名字的棚户区里,常安花了一块钱胡乱吃了些东西填饱了肚子。付钱的时候常安是肉痛的,一块钱仅仅能吃一顿早饭,身上剩下的三百多元钱哪里经花啊。要知道,在常安的家乡一块钱是足矣让一家五口人吃饱一顿中午饭的。为了不至于饿死在街头,常安决定前往劳务市场找工作。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一头扎进深圳的常安,是不

  • [民国奇探]寻光在线阅读第六章

    由于时间来不及的缘故,黑川加奈只看了前几篇。不过从这几篇的文风来看,夏目漱石的文笔很美。这种美并不是那种花团锦簇的感觉,反而有些朴素。事实上,黑川加奈在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有一个不靠谱又不要脸的想法,那就是自己和他的文笔在这方面有些相像。咳咳,同样的朴实。当然,只是有这么一点点的相同,在其他的地方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