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成了鹿家团宠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夜小圆 来源:小说阅读网

四下坐着的弟子一开始目光落在闻怜身上,听了方青的话才把重新看向姬辞,不由倒抽了一口气。

这……长得也太好了吧!

闻怜点头:“是,我许久没有下厨,技艺生疏,所以带他来吃饭。”

方青有些诧异,没想到闻怜师姐亲自陪新收的小徒弟来吃饭,对小徒弟还挺上心。

他略一沉吟,侧身推开一步:“闻师姐请跟我来。”

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什么都不做,在食堂一众弟子的瞩目中,方青引着闻怜去了一处空位,对闻怜交代了一些食堂用餐的规矩。看似对闻怜,实则是对姬辞。

食堂有开门时间和闭门时间,所以得在规定的时间来食堂,在菜色选择上也有限制。

闻怜听完,低头问姬辞:“你听明白了吗?”

姬辞点头,脸上扬起温软的笑容:“师父,我听懂了。”

闻怜颔首,抬脚去打饭。

方青愣了愣,赶紧跟上去:“闻师姐,师姐!这种小事我来就好。”

闻怜端了一盘竹笋,摇摇头:“这是我的徒弟,我自己来就好,劳烦你我才过意不去。”

但也不用亲自动手吧……

方青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提醒闻怜,她毕竟是师父,哪儿能这么纵容徒弟呢?

闻怜端了三盘菜给姬辞,在姬辞吃饭的时候,方青就和闻怜站在角落里聊天。

“我这徒弟幼年过得不好,我就他一个徒弟,对他好点也没什么。”闻怜解释道。

方青没资格对闻怜说教,他犹豫了一下:“闻师姐,虽然你现在只有一个弟子,但以后也会有更多弟子,让他们学会自立比较好。”

闻怜点点头,算是听进去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天,食堂虽然因为闻怜的到来说话声小了些,却仍然有些嘈杂,方青和闻怜便走到食堂门口聊天。

两人一出去,食堂里说话声顿时大了不少。

“那个就是无音君?”

“对对对,就是之前发生了那个事儿的无音君。”

“看起来她好像没有放在心上啊。”

“以前我挺崇拜她的,还想入门拜她为师,但是发生了这事儿,我都不敢了。”

“怎么宗门对她还挺好的?我以为会被带回来实行宗规呢。”

“那这事儿怎么跟回天宗交代啊?”

……

姬辞沉默地吃完饭,起身走到水池边清洗碗筷,旁边两个弟子看了半天:“这个就是无音君的弟子?”

“对,没想到真的有人敢拜入无音君门下。”

“现在无音君名声太臭,能有一个弟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也不知道无音君怎么跟没事儿人一样,还收弟子。”

“啧,这弟子这么漂亮,也不知道……”

姬辞洗完碗筷,按照旁边的摆放顺序将碗筷摆放整齐,又看了那两名说话的弟子一眼。

两名弟子还穿着常服,大概才入门不久,见状一愣。

姬辞弯起嘴角,黑眸熠熠,笑容温和:“你们说我师父坏话?”

两名弟子闻言,目光注意到门外的无音君,总算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蠢事,吓得一个激灵不吭声了。

姬辞这才甩甩袖子往外走。

闻怜余光注意到姬辞,便冲方青颔首:“方师弟,今天我就先告辞了,如今我出了问题,担心我徒弟受到排挤。”

宗门的情况,她也不是一无所知。

方青冲她躬身:“师姐放心,至少在食堂,方青会尽力避免这样的事。”

闻怜道了谢,领着姬辞又回了太虚阁。

太虚阁空间大,房间多,但为了方便,闻怜把姬辞安排在自己隔壁的房间。

一开始,太虚阁多了一个人,闻怜不怎么习惯,可她也习惯得很快——因为这小徒弟存在感太强了。

嘘寒问暖的又爱撒娇,长得出挑还总是忽闪忽闪的盯着你看,实在容易让人对他防备全无。

但是因为这小徒弟,闻怜反而暂时把悬天秘境那事儿给抛到了脑后。当初风刃君和姬辞的一月之约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月转眼过去,姬辞自然而然留了下来。

她找了几本基础的心法给他,讲解之后就让他自己回去练,闻怜是不指望姬辞进步有多快的,没想到不过半个月,他就吭哧吭哧拿着心法进屋,喜滋滋道:“师父,我会了!”

她接过几本心法看了看,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笑道,“都学会了?”

姬辞忙不迭点头,还有模有样解说了一遍。

闻怜摸摸他的头,挥手招来一个蒲团,师徒两相对而坐,闻怜道:“今天为师教你引气入体。”

“世间包罗万象,灵气无时不刻不存在于我们周围,但是要感知它接触它利用它却很难,心法使人对灵气的捕捉更为专注,而引气入体……”她顿了顿,“阿辞,坐好。”

姬辞懒洋洋坐在蒲团上,目光专注听着闻怜解说,直到听到这一句,才咧嘴一笑,挺直了脊背:“好了!师父。”

闻怜略一颔首,缓缓道:“胸廓平阔,脏器归位,自然气生神生。现在闭上眼,抛开杂念,感受呼吸的流动以及自然的走向。”

姬辞大约没听明白,眨了下眼睛,还是听话的闭上眼。

闻怜蹙了蹙眉,她觉得自己说得大约……不甚明了。

可曦和道君曾经是怎么教授她的,她早就不记得了。而且曦和道君的教授方法很是随缘,比她更不靠谱。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动静,闻怜扭头看出去,略等了一会儿,就有人敲门:“师姐!我来看你了。”

风刃君仍旧致力于赠送他那些闲暇时候制作的小玩意儿,闻怜起身,嘱咐姬辞继续修炼,随后往外走。

姬辞睁开一只眼睛看了她一眼,在她脚步停在门边时,又快速闭上。

闻怜果然回头望了一下,见姬辞仍然在认真修炼,便推开门,风刃君穿着一身月牙白的宗门衣袍,手里拎着一个小兔子花灯,笑吟吟地看着她。

“师弟。”闻怜冲他轻轻颔首,目光落在那盏小兔子花灯上,含笑道,“今天就只做了花灯?”

“恩……”风刃君拎着花灯,下意识摸了摸耳垂,才嘿嘿笑道,“顺便来看望看望师姐。”

“师弟,你眼神飘忽。”她顿了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瞬被看出端倪,风刃君嘴角抽了抽:“……师姐能不能当我今天没来过?”

“不能。”

风刃君扶住额头,他只是想来探探师姐是不是知道了那件事,却没想到师姐如此机敏。

“很为难?”闻怜掩上门,将姬辞关在屋里,凝神望着风刃君,斟酌了一下,“是和烁然有关?”

……一猜就着。

风刃君心里发苦,指尖摩挲着花灯的长杆,面色露出纠结之色:“师姐……”

“你来不就是为了告诉我?”闻怜接过花灯,拨了拨那兔子耳朵,笑道,“师弟但说无妨,无论何事我都能承受。”

风刃君捏捏发白的指尖,仿佛下定决心般,面色郑重道:“师姐,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这事的,只是怕你无意间知道,所以顺道过来看看。”

见闻怜仍旧看着他,风刃君咬了咬牙:“师姐,前几日柳烁然宁泗城的碧落楼留宿一宿,被人撞见,此事已经在修真界传得沸沸扬扬了。”

宁泗城的碧落楼十分有名,也就是俗说的花楼。

闻怜听罢,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他总不可能拿自己元阳开玩笑。”

风刃君冷笑道:“你还没过门呢!他就敢摆出这样的姿态,日后怎么知道他会怎么对你!”

闻怜垂眸不语。

他不说话,风刃君反而气急败坏起来:“如果不是掌门师叔拦住我,我定要质问他柳烁然究竟什么意思?!当日要娶你说得天花乱坠!现在又干出这样的事!把你当柿子捏不成?!”

姬辞还在里面修炼,闻怜拉着他往花园走了几步,直到站到池塘边才缓缓道:“师弟,口口相传的东西未必当真。况且这门婚事里先犯错的是我,在他未表态之前,我没有置喙的余地。”

风刃君磨了磨后槽牙,不认同她的说法,老实讲师姐就是太佛,踩被扔当软柿子捏,他们知道师姐揍人多痛吗!他皱眉道:“这是两回事。师姐也是受害者,但他现在可不是受害者。”随后又道,“在我看来,这门亲事结不成也罢,还没进门就拿脸色给你看!现在都成笑话了!但掌门师叔不同意。”

闻怜点头,掌门师叔考虑得自然要比风刃君周全一些。就连当初闻怜自己也是思虑许久才同意的,双方在各自宗门内地位举足轻重,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轻易解除婚约。

风刃君气咻咻地来回走了两圈:“师姐,你就说,他柳烁然都这样了,你还打算这样忍着闭门不出?”

他还有下半段消息没说,那柳烁然不是去了一次,而是天天去,好像故意跟闻怜作对似的。

实在惹人生气!

闻怜点点头,却是转了话题:“不说这个了,我徒弟没有衣服,我记得当初我们进门时,衣服好像是师父做的?”

“……师姐,你多年不管宗门事宜,现在弟子入门都是统一领取宗服。”

闻怜惊讶:“真的?那我该去哪里领?”

“……”风刃君狐疑地往屋子的方向瞅了瞅,“他不能自己去领么?”

那孩子也不是残废啊。

闻怜唇角抿出笑意:“我怕别人欺负他。”

延伸阅读

bobostyle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xkvu.shtml
bobostyle儿童玩具源于法国,且在欧洲市场取得骄人成绩。bobostyle儿童

HX&TT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aj6l.shtml
HX&TT女鞋总部经销批发的帆布鞋、拖鞋、时装鞋、学生鞋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

格雷特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xisq.shtml
格雷特贴纸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

篱园灌汤包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scc2.shtml
深圳市尚鼎餐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1月,立足美食文化、着眼全国市场,是

斯卫特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np8s.shtml
青岛斯卫特电子净化设备有限公司,坐落于风景秀丽的青岛胶州湾河畔。公司从事臭氧发生器技

金火炬手机充电器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az9r.shtml
充电,国内外统一:金火炬建立国内外统一的手机充电器连接标准,所有上市手机,都将支持这

钓力德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pr5b.shtml
钓力德渔具总部是筏轮、渔线轮、水滴轮、矶钓轮、海竿轮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庚沃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d647.shtml
庚沃日用品经销批发的进口日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绿威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pxm8.shtml
绿威平衡车总部主要经营:等产品。公司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并以诚信、共

利保莱车险超市加盟  http://www.recherche-rencontre.com/ufmc.shtml
湖北鸿运聚保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实体连锁经营机构。只要提供互联网+保险汽车综合服务,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敌从作恶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蓝白村此时的牧师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耐着性子听他絮叨完教区人民是如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达西·伪立刻点头拍板同意拿钱,反正达西家大业大,给教堂的捐款也是每年的例行之事。走出牧师住宅,达西·伪慢慢沿着花园篱笆边的小径走去,前面教堂的尖顶在夕阳的余晖下熠熠闪闪,彩花玻璃拼出的图案绚丽神秘。伊丽莎白因为

  • 超神学院之无限权柄在线阅读小小的初恋

    “喂小子,我们兄弟几个最近缺钱花,把你的钱借我们一些吧。”暗巷内,一处勒索戏码正在上演。“不,不行,这是妈妈给我买菜的……噫——!!”一记拳头砸进脑袋旁边的墙里,少年立刻尖叫出声。“你交还是不交?”“不,不能给你们……”“哼,你这小鬼胆子不小嘛。”“等一下!”充满正义气息的呼喊成功阻止了即将殴上少年

  • 吾名千煦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个城市有着跟南京相似的风景,以及相似的名字,叫南城。他本人非常宅,虽然在南京住了多年,可是也没有好好地逛过南京城。因此这个南城的街道是不是和南京差不多,他也不知道。但他对这个城市有着陌生的好感。春末时节,空气里像是有一种花的香气,阳光也是缱绻的,好像暌违了一个冬日的温柔都铺洒下来了。祁良秦坐在公交

  • 媚王侯赐婚

    沐王朝,朝堂之上,在众大臣议论完朝事后,九五之尊的皇上开口道:“胤恒,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娶个王妃了,今天朕就做主把凤家长女凤玖卿赐婚给你,你意下如何?”王爷沐胤恒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向前一步行礼,开口道:“臣弟谢过皇兄”皇上见沐胤恒这么容易就答应,有一丝诧异,但随即还是大笑“哈哈哈哈,

  • 穿成农门小娇妻有徒弟了

    隔远处乍一看,方晓晓差点没认出来他。上一次他穿着宽大的长袍,色泽亮丽,衬的他整个人带着一种贵气,眼下这一身衣服倒是让人瞧出几分干练英武姿态。果然是人靠衣装!“段其风!”方晓晓调整了一下自己沮丧的情绪,赶紧把嘴里的半块糕点咽下去,露出一个笑容,打着招呼。对方听见有人喊他,扭头回望,脸上几分不耐烦的神色

  • 秦天烬在线阅读第六节

    俞皓槿带着青黛、紫玉两人,一起上街。一路上,紫玉都很开心,不断的跑来跑去,“郡主,郡主您看小兔子风筝,啊,这边还有糖人哎。”“紫玉,你慢一点,你忘记了,我们此次上街干嘛的?”青黛不悦的说道。“哦哦,知道了青黛姐姐。“紫玉吐了吐舌头。另一边街角,一个面容冷峻的俊美少年,躲在墙角,贪婪的看着不远处的靓丽

  • 温雪煮青梅在线阅读第二节

    两个人走在安南的街道上,“去宜湖逛逛?牡丹开了,蛮好看的。消消食?”“东道主带路。”沈惟榕看她,面前的人有些陌生,比起从前未加雕琢的模样,像是开了的梅花,以为她冷冽不近人情,却是柔柔的沁着香气,温柔迷人。两个人发现好像没什么话题好聊,总不能刚过来就聊项目吧。“你变了很多。”令狐安耸耸肩,想起了前一段

  • 我有一剑破青天在线阅读第五节

    烈日下,小熊无精打采的趴着,头上摁着一只手。瑞恩坐在黑石台阶上,不知道什么原因,阳光带给他的温暖越来越少了。少爷,你这是?路过的汉娜女仆看见瑞恩身旁黑不溜秋的生物,愣神了一下。哦,你来的正好。瑞恩指了指小熊,这是我在外面捡的狗,你先带它去洗个澡,臭烘烘的。瑞恩提着小熊的后颈交到女仆手中,洗完后,给它

  • 异能被废我靠炼丹火遍全联邦在线阅读第8章

    蓝晓也没管小周相不相信,直接向五人冲了过来。而前方的四人也很快收起惊讶的情绪,毫不犹豫的扔掉手中的匕首。接着各自双臂交叉从两侧又拿出两把激光刀来。既然匕首不如对方,那么无形无质的激光你可割不断。四人心想,结果这次蓝晓根本没有像在近战。下方两只手也已经扔掉了抢来的匕首,和上方的两个手中一起凝聚出四把长

  • 放学后,结婚了。之初到真新镇

    早晨初升的太阳的光辉洒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金色的阳光点缀着波光粼粼的海面,一艘豪华的客船在海面缓缓地驶过,成群的长嘴鸥,波波在边上自由的飞翔。这艘客船离关东的枯叶市已经不远了。甲板在水的波动下嘎吱嘎吱的响着,伴随着突然响起的脚步声,一个16,7岁的少年出现在甲板上,他有一头铂金色的碎发,一双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