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他恨恨恨她第十章

作者:柔南 来源:晋江文学城

(46)

“所以……这其实是您的魔力结晶?”

“唔……也不算啦。”黑长直英灵少女漫不经心地拎住小Nobu的衣领,“是上一次我改造圣杯时不小心造出来的一点儿东西。虽然有些聒噪,但有时还挺可爱的。”她伸手弹了那个小东西一个脑瓜崩。

“唉,就是不知道它是从哪里跟来的。”织田信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惆怅地说:“其实来这里之后,吾本来想把茶茶也捞来的,不过她大概喜欢奢侈的生活,而吾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于是,吾就把她扔给另一个英灵王座的主人了。现在,这小东西跟来了,估计那家伙应该也快找来了吧。只希望在看到吾给他留的那下的那堆烂摊子后,他还没炸。”

(47)

“……汝还有什么想问的吗?”不然为什么一直盯着她手里的小Nobu啊?

“……咳,阿路基……请问,我可以戳戳吗?……就一下。”灰发付丧神充满渴望地看着那个缩小版的信长,“……真的,好可爱。”

其实……在长谷部的心里,主君的这个魔力结晶,简直萌炸了好不好?

可爱。想吸。

而且不仅仅想吸小的,更想吸大的那个。

(48)

织田信长将茶茶托付给的对象,是像一位古板老父亲一样的土方岁三。

既然他都养大了冲田总司,那么再多养一个女儿,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的吧?

毕竟茶茶可是和她同、样、’可、爱’、呢。

我们的信信酱今天也依然这样自信着。

(49)

但如果说到在英灵王座的朋友,我们这里不得不插上一嘴。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除了樱saber、呆毛王以及土方岁三等人,我们这位目中无人的魔王还有一个相爱相杀的对象。

金闪闪了解一下?

两个人意外地相性良好。好到不能再好。

真的。

比如某天,一个送给另一个的英灵王座一份别出心裁的珍贵礼物。一个被改造成炸弹的圣杯什么的?

然后,那位收到礼物的人自然会回礼啦。比如会骑着萨摩耶……对不起,口误……是维摩那,来’友好’串一个门?深入地探讨一下彼此之间的友情?

日常会出现的友好交流包括:两个人,旺财与炮台对轰?一边一起愉悦地哈哈哈??

但毕竟一个是半神的最古之王,一个有对’神性’修正的属性,所以两个人日常核爆般打架基本都是以平局结束呢。

半斤八两……不,其实应该说,是臭味相投。

然后在’友好交流’结束,两个人从英灵王座的废墟中爬出来,一起被恩奇都和冲田总司追着打。

啊,英灵王座那里还真是日常核平呢。

辛苦了,盖亚。不,应该说,辛苦了,阿赖耶。

果然,谁都不容易呢。

相信我。

当这两个人聚在一起,互相开启嘲讽模式的时候。

就连拯救人理的迦勒底老好人——罗曼医生,也会’哇’地一声哭出来的好吗?

(50)

这个无聊本丸的平静,自从小Nobu出现后,就已经被打破了 。

在那一天的下午,当黑长直少女和她的各位臣属一起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扑出来一只胡乱嘶声叫喊着的丑陋怪物。

然而,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怪物就已经被织田信长投掷出的枪炮钉死在墙上,灰飞烟灭。

“这是什么鬼东西?”在看到那个长满骨刺的丑陋生物后,黑长直英灵少女半点食欲全无。

她挥了挥手,直接销毁了那柄钉死了那个怪物的枪炮,然后转向那群刀子精。

“时间溯行军……”烛台切光忠条件反射地立刻答到。

反应过来的压切长谷部立刻拔出本体刀,护卫在了织田信长身旁,加州清光也立刻起身,站到冲田总司身边。

其他的刀子精们也纷纷做出守卫的姿态,以防敌袭。

“都坐下吧,不用那么紧张。”这时,黑长直英灵开了口,“吾刚刚是故意打开灵力护罩的缺口,放它进来的。没有其他的敌人。不过……”她眯起眼睛,“吾似乎发现了几只连鼠辈都不算的蟑螂,他们好像盯上吾的这个地盘儿了?”

(51)

“您有什么事情,是觉得后悔的吗?”头戴面具的神秘人在那个溯行军出现后,很快就出现在这个无聊本丸的门外,请求拜见’织田信长大人’。

“您应该是掌管天下之人,如果不是明智光秀那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从中作梗的话,您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霸主!您带给这个世界的火种与变革,才是这个世界新生的希望!”那个面具人显得十分恭敬,语气却充满了劝说与诱导。“我是说,如果我们有这个机会,可以让您回到最初的桶狭间之战,让一切重新来过。您愿意加入我们吗?”

“哒哒…哒哒哒……”黑长直军装少女坐在高高的桌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在桌面上敲出节奏。

那人看见织田信长这样的反应,以为自己的’计划’就要实现了。他沉默地伏首等待黑长直军装少女给予的肯定回复,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喂,压切!”黑长直军装少女停下手上敲击的节奏,她很随意地侧过头,看向站立在自己身后的压切长谷部。

“喏。”织田信长抬起下巴,向那个面具男子的方向点了一下,然后更加有兴致地准备看自己这位近侍随后的举动。

穿着十分刻板禁欲战斗盔甲的压切长谷部看到少女的指示,急忙从主君身后的防护位走出。

“阿路基?”他有些疑惑地看向黑长直少女。

“汝还记得汝名字的由来吗?”黑长直英灵少女嘴角咧出一个恶劣的笑容。“这个浪费吾时间的家伙,交给汝了。”

然后,她继续开始看戏。

(52)

压切长谷部犹豫了一下,然后恭敬地低头鞠躬:“拜领主命。”

他走上前去,抽出自己腰侧的本体刀,在那个人惊异与疑惑的目光中,正色道:“这是来自我主的命令。你可以闭嘴了!”

然后,他一刀捅进了那个面具男的心脏,丝毫没有犹豫。

(53)

“啧,无聊。”黑长直少女从桌子上跳下来,“回到过去?”她走到那个被压切长谷部捅入心脏、却因为没拔出刀而在死亡边缘苟延残喘的男子面前。

压切长谷部退开一步,却依旧站在那个面具男的斜前方,以防有那个人对黑长直少女不利。

“为……为什么?”面具男恶毒地看着两个人,眼神里充满不甘。

“吾从来不吝啬让人当个明白鬼。这样,汝下一次投胎就不会这么蠢了。所以,感谢吾吧。”织田信长将手握到压切长谷部本体刀的刀柄上,一点一点将那柄打刀从面具男心口抽出。

“回到桶狭间一役?”她脸上依旧带着些嘲讽的笑容:“汝倒是对吾的生平很是了解嘛。知道从那一战后,吾成为了名扬天下的大名,是吾称霸天下之始。可退回去?回到吾二十六岁?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是退回到吾二十五岁确立了对整个尾张国支配权的时候?为什么不是十九岁,吾的老师用自杀来警示吾的时候?为什么不是十七岁,吾父离世的时候?不,照汝那么说……十七岁都太老了,应该退回到七岁吾为祸乡野时?还是说,要更进一步,退到吾还未出生、仍是个在母亲腹中的胚胎之时?”

织田信长终于将压切长谷部本体的那柄打刀完整地从面具男的心口抽出。面具男顺着她抽刀的力道,’噗通’一声跪到地上。

“吾给汝一次退回到胚胎再重来一次的机会。希望汝,在下辈子,能想明白这件事情。”黑长直少女扬起手中的打刀,快速而毫无迟疑地一刀挥下。

那柄打刀历经无数的岁月,却依旧还是那样锋利。它像切豆腐一样割裂了面具男的头颅与身躯,刀刃上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在那颗头颅带着血骨碌碌落地的时候,刀面上仅仅留下了几缕血迹,沿着刀锋滴滴落下。

“拿好了!”黑长直少女嫌弃地将手中的打刀扔向身侧的灰发付丧神。“这才是’压切’的方式。这点小事,还需要吾手把手亲自教汝吗?”

(54)

“主……您有什么事情,曾经后悔过吗?”在清扫并退出那间斩杀了时间溯行军派来的使者的和室之后,在走廊里,压切长谷部问向自己身前的黑长直英灵少女。

“汝指的是什么?”黑长直英灵少女难得地耐心回答别人的问题。

“比如……没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天下布武’……比如……您年少时做出的那些荒唐举动……比如杀死了您的弟弟,织田信胜……又比如……将我送给黑田长政……”压切长谷部犹豫了一下,却如实地说出了自己的全部疑惑。“如果您能重新开始的话,那么您年少那些荒诞的时光就可以重新来过,您的那些老师或者是家臣也不会因为您的那些行为而背叛您,选择您的胞弟,织田信胜。如果重新来过……您一定会比现在过得更好,不会……”

灰发打刀最终还是心软了,不再用自己的事情去困扰自己的主君,反而处处对自己主君曾经的经历而感到心疼。

“您会过得很幸福,不会经历那么多的背叛,更不会舍弃掉那么多您心爱的事物……”他甚至想站到时间溯行军的那一方,规劝自己的主君,希望她能拥有一个完美而幸福的一生。

“吾记得大唐那边有个诗人说得真好:弃吾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然而黑长直英灵少女却显得格外的豁达,她的声音坚定而有力,全无半点犹豫或遗憾:“吾永远不会为了已经发生过的事物而感到困扰,因为吾的征程从来都是从’现在’开始,吾的霸业将会在未来发生!对吾而言,重要的永远只有现在与将来!”

“的确,吾有很多缺点,也有很多做错了的事情。十九岁之前,吾在别人眼里就是个不成器的废物,每天只知道遛狗抓猫、打架胡闹。若不是平手政秀以死来劝诫吾,吾可能至今依然是无所事事的浪荡子。

“吾荒废了时光吗?吾并不这样觉得。那一段时光,可能是吾最自在与快乐的日子了吧。那是吾最宝贵的一点时光。

“吾从来不会想着去改变任何一件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因为,是那些过去的经历,使吾最终成为现在这样。若是后悔或者否认过去,就是相当于否认吾自己!

“后悔这件事,绝对不会在吾身上发生!所以,吾也从未对把汝送人而感到后悔!因为不管吾过去怎样.....吾的未来,注定会称霸!吾只要想要汝这柄打刀,便一定会将汝重新握在手里!”

黑长直英灵少突然转过身,将有些沮丧的灰发刀剑付丧神壁咚在走廊的墙上:“汝给吾听好了!压切!吾,从来都不会后悔将汝送人!之前,是吾不知道汝对吾的忠心。可即使吾现在知道了,吾也永远不会为之前的事情而感到愧疚或者是悔恨!

“但相应的,吾却会对未来做出改变。

“吾现在已经承认汝了!汝是吾的东西,那就会永远属于吾!之后,不管汝在何人手上,吾都有能力,而且必定会,将汝重新夺回到吾的手中!!!”

(55)

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笑面清江和包丁藤四郎看见。

笑面青江瞄了这两个看起来正在’墙咚’的人们一眼,然后继续神态自若地对他身侧的包丁藤四郎说:“知道我那些段子都从哪儿来的吗?看吧,生活就是最好的素材。刚刚这一幕,你可以把它描写成《霸道女总裁与落跑小娇夫》,也可以写做《女帝的甜心情人》。强取豪夺,虐恋情深,越是这种冲突激烈的,读者越爱看。有空多看看我们这位威武霸气的信长公,她的日常生活,就是你写文的最好学习对象。”

笑面青江老神在在地拍了拍拿出个小本本飞速记录着什么的包丁藤四郎的肩膀:“年轻刀。生活啊,可是很博大精深的。你还有的学呢。”

延伸阅读

依维妮女装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03x.shtml
目前为广大时尚群体服务的营销和服务网络已经遍布全国,终端数量达400多家,现在公司正

星糖miniKTV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u8n9.shtml
星糖迷你自助KTV,时尚唱歌房,新的风潮已然来临,K歌**,唱响未来!移动迷你自助K

永兴科技芽苗菜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gn0k.shtml
暂无资料!

新王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pn4c.shtml
河北省任县炊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炊事机械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

恒洋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ym4o.shtml
恒洋工程橡胶,本厂始建于一九九一年,处于衡水桃城区橡胶城.占地面积6.8万平方米建筑

玉上皇玉器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uuts.shtml
玉上皇玉器加盟上皇翡翠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省四大玉器市场之一佛山平洲玉器街,是

三科达电子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ywie.shtml
三科达电子是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是国内较早从事各种智能卡应用解

贝当家奶米粉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ngau.shtml
厦门贝当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旨在为中

利科洗衣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n8a4.shtml
集团成立以来,凭借核心的品牌优势,以及人性化的服务理念,奉行绿色洗衣.快捷洗衣.健康

真牌珠宝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6xpz.shtml
真牌珠宝是真牌珠宝金行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真牌珠宝由首届中国双优民营企业家、中国管理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用砖拍人就变强在线阅读第2节

    “那好吧,那我就滚了。”刺客说着破窗而去。“哎——”慕容雪都来不及阻止他,人就消失不见了。慕容雪懊恼极了,还没问他名字呢!“小姐,您叫我吗?”小颜走了进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没事,你去吧,”慕容雪吩咐着。小颜应声去了。慕容雪坐着又发了一回呆,然后就闷闷地上床休息了。窗外的人见灯火熄了才走。隔天,慕容

  • 重生后,我成了首富第一章在线阅读

    极南之州,狱法山,异象初现狱法山顶一连多日大雾漫漫,喷出滚滚尘埃,绕山而行的几条大河也发出“咝咝”的声响,水汽漫天,蒸腾而起。山间生灵,嗅风察微,惶惶终日。陡然,地动山摇,山间参天古木皆被一股莫名巨力连根拔起。以狱法山为中心,周遭土地随着掀倒得林木,土层外翻,向四周瞬间蔓延开来,便似受到一股看不见的

  • 她那么甜,他那么野之第七章(7)

    天香楼。六皇子搂着怀中的美人,低头在美人脸上亲了一口,用调笑的口吻道:“我那风流倜傥的四皇兄昨日都跟那几个老东西说了什么?”美人娇笑地回道:“他们说三王爷跟赵将军一起喝酒的事儿。”六皇子闻言,挑着眉看向对面沉默喝酒的沈骞。沈骞听到这话,放下手中杯盏。“我们精心种下的树,就要结果了么?”六皇子端起酒杯

  • 最强吃货系统在线阅读第10章

    “每天中午都有无聊的人来送花什么的,你习惯了就好了!”黄蕴解释道。“呵呵,校花吃香嘛,我明白!”林帆觉得他要是出去喊一声自己和两大校花“同居”,估计立刻就会树敌千百。林帆好好的睡了一觉,现在可不比在噬牙狱里,总得好好潇洒一翻。“谁?”不知过了多久,林帆感觉到有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连忙醒来。“原来是卓

  • 正统旁门第三章

    林擎看到他,更是松了一口气,“阿珖,你怎么在这里?”楼珒看着墙头上的人愣了,小脸绷着,“你是谁?”“哟,连你表哥都不认识啦?”林擎翻身下来,轻飘飘的落地。活了四年只见过哑婆和田羽扇的楼珒第一次看到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还会武功,简直看呆了,“你是怎么做到不摔跤的?”林擎哼了一声,“你不是一直都对武功

  • 废墟之星之现实很残忍

    龙百胜听我说全扫货了,眼睛睁的牛眼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样子。你要不要这样子,会影响你公子哥帅气的形象“日,一个亿,一天用光,打战要这样,你连后备役都没有了,你这样不谨慎,我真要考虑你的风格,会不会给我带来灾难。别你一把梭,哈,把我给梭,哈进去了。”“如果不趁着能获利的时机挣钱,到输钱的时候,

  • 创界天地叶家箐璃

    叶家。昏迷多日的少女猛然睁开双眼,从床上惊坐起来。突然的动静将倚在床边打瞌睡的侍女吓了个激灵。侍女呆愣半晌缓过神来,踉跄着跑出门去,一边跑一遍喊“小姐醒啦,小姐醒啦。”她此刻却是无暇顾及,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少女的白色虚影。那少女生的娇艳,却是一副我见犹怜的病弱神态,她先是微微一笑,接着道“大人,我的时

  • 沧海雪尽云知梦在线阅读第6章

    “痛你妹呀!试镜的机会本来就不多,可什么时候不能冲业绩?你作为老板,应该支持员工追梦,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浑身铜臭,难道你没有讨厌过自己的样子吗?”“咦你这个臭丫头,我给你脸了呀这是!明天就滚蛋,别来上班了!”“不来就不来!赶紧把工钱给我结了!”“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做梦都把脑子做坏了!我还给你结算工资

  • 云顶巅峰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太阳渐渐落山了,阵阵余辉洒在暗梓的背影上,显得格外温馨。因为有了小蔓的存在,暗梓这一路格外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偶尔遇到一两只魔兽,都被暗梓解决了,还在一头熊的身上得到了一颗魔晶石,而暗梓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小蔓到底吃什么呢?但是一路上的观察,小蔓好像并没有什么挑食的习惯。算了算了,

  • 惺忪岁月安排

    “这到底是**还是……”说实在的,这个人物面板的出现着实把王狰吓一跳,而且伴随着对一些关键词的注意,不断有大量的解释出现,一时间,庞大的信息量差点没把王狰的大脑挤爆。好一会儿,王狰才缓过神来,他估计自己得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消化完这些信息。摇了摇头,暂且压制住自己迫切想要了解全部信息的想法,王狰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