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洪荒:我斩掉了天道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咆哮的扑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光影婆娑,桃花飞扬,暗香浮动在这一片桃林之中。唐无机伸出一只手缓慢而安静地撩开一支挠进他领口中的桃枝,将它推到自己背后,那桃枝生存空间被人占据,便只能压在了他背上。许是因为这样有些不适,唐无机半个面具外露出的那一侧眉毛微微地拧起来,但他的身形仍然一动不动。

十、九、八、七、六、五、四。

唐无机在心中默念完毕,就将手中泛着淡淡冷色银光的弩机微微抬高,对准道路上的一块空地,又悄无声息地花了三秒时间拉开弩机。羊肠小道上一道银光闪过。

“啊……!”

一个人影自半空中跌落,倒在了羊肠小道的正中间,他背上正插着一支精□□箭。鲜血已染红了这条小道,浓烈的血腥味同那些原本的暗香参杂到一块,无端地令人感到恶心。

唐无机收起心爱的凤尾天机,站了起来。那枝桃花被他带得往外歪去,又在他直起身后,坚韧地、狠狠地抽回到了他小腿上。唐无机似乎并不在意,脚下轻轻一踏,就安安静静地落在了那具身体旁边,大约只有那还在来回颤动的桃花枝、和他脚下被踩住的泥土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他伸手在那具尸体的怀里动了两下,摸出一封信来。

唐无机随手把信揣进了怀中,就打开机括,拉起了大机翼,向天空飞去。

即使完全不看信,他也知道那上面写了什么。内容无非是内奸向安禄山投诚所列示的“诚意”。别问他为什么不看也知道,甭管是谁,每天都把同样的事做一遍,每天蹲在同一个树杈上,被同一枝桃花骚扰,在同一个时间点上杀死同一个人,从他身上取走一封同样内容的信,最后连打开大机翼回程所用到的上扬、俯冲、落地的角度都一模一样的话,那他也会不用看就知道那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若是一个人,自然不会每天都做一模一样的事。所以唐无机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人,包括他的身体在内,都是一堆数据组合成的模型。

或者准确地说,按照人类的说法,他是一个存在于**里的NPC。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呢?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唐无机只知道,因为他需要解决这批内奸,并把这封信交给队长,再由队长转交给那群名为玩家的人类去做任务,所以他每天都要跑五个地图,干掉那些其实和自己同样是一堆数据的NPC。

操控着大机翼飞了约莫小半刻,唐无机到达了目的地。

几间搭在半山腰中的平凡无奇、朴实无华的茅草房,不管谁来看,都只会以为是普通农人居所,但这儿其实是一个唐门的秘密联络点。

唐无机地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摸出怀中那封连沾的血色形状都从未变化过的信封递给自己的队长。他的队长也是看也不看封面就把信收进怀里,随后道:“经我考察,你的任务一向完成得很完美,所以现在有个新的任务要给你。”

唐无机一怔。

这跟他往常那一成不变的程序有些不一样。按照以往的经验,交完信后,他就可以回唐家堡打木桩,提升自身技艺了。直到第二天同样的时刻来临,他才会再度到达这里,领取任务,杀人,回来交任务。难道他们NPC也和玩家一样,其实是有势力声望值的?当势力声望达到新阶段,就能开始接取新的日常任务了?

唐无机心里疑惑,但在这一瞬的怔愣后,他立刻反应过来,点头道:“队长只管吩咐。”

队长赞许地点点头,他一直是个沉默寡言的优秀唐门弟子,但今日他的话仿佛多了一些,说道:“你也知道,其实我们都是一个叫剑网三的**里的NPC,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给玩家做各种任务提供方便和保障,如果我们中有谁稍微罢个工,玩家就得有某个或某几个任务完成不了了,如果罢工的NPC太多,那这个**就等同于瘫痪了。所以我们是不能罢工的。”

好像有些道理。

唐无机点了点头,安静地继续聆听队长的教诲。

“但是老有npc会因为不耐烦每天都做同样的事而偷奸耍滑,所以那些没有毅力的家伙都没能接到这个任务。你很好,同一个任务做了一年零六个月也依然能一丝不苟地完成它,我很欣赏你。”

唐无机这才有些恍然地点点头。但同时的,他心里不免是感到有些奇怪,他们不是npc么,不就是一堆人类创造出来的数据吗,到底是怎么做到偷奸耍滑的?他连每天蹲在树杈上的点都不能自己多挪动半分,要不然也不会被那枝桃花骚扰了整整一年半了……要是早知道可以偷个奸耍个滑……

唐无机带着某种难以言明的遗憾暗暗止住了想头,继续听队长说道:“所以我决定推荐你去做一些更艰巨的任务。”说着,队长从怀中掏出另一封信,唐无机只一眼扫去,便知是当年大唐还处在歌舞升平之世时,十分流行的浣花笺写就,但如今战事连连,就连玩家们都没那个闲情逸致用浣花笺抄书了。

“你带着这封信去马嵬坡的空空寺找一位在杨贵妃屋后扫地的老僧吧。他会告诉你是什么任务的。”

唐无机接过信,鼻中飘进一股幽淡清香,他便知信中的墨也是当年颇为流行的五彩墨了。浣花笺加五彩墨……队长这信一定是用抄书技能批量写成的。推荐信都要批量写,看来像我一样老实做完一年零六个月同一个任务的npc还是不少的。

至少我唐家堡绝对少不了。

唐无机心中不无欣慰地默默想到。

他面无表情地将信收进怀中,队长就挥挥手,叫他走了。唐无机转身走了两步,踟蹰了一下,最终还是回头问道:“那些家伙偷奸耍滑……到底是怎么做的?”

队长微微一愣,回道:“你不知道吗?在心里默念放弃任务就可以了。”

“……”

唐无机静立五秒,就果断地神行,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位于马嵬坡空空寺的那个扫地老僧其实很好找,因为再没有第二个扫地的会像他这样,把同一堆灰尘从左边扫到右边,又从右边扫到左边,如此循环往复,神色淡然,不厌其烦。

唐无机上前,掏出推荐信递过去:“前辈,我的队长让我来找您接任务。”

那扫地老僧一副老神在在模样地睁了睁眼,接过那封信看了,也是一脸平淡神色。过了片刻才传来他的声音:“小伙子,你对这个**的玩家们是什么看法?”

“……人类。”

“难道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吗?”

唐无机低头想了半天,试图寻找一个适当的措辞。在他看来,玩家是一个千奇百怪的群体,有那种喜欢插旗切磋切一整天的,也有那种天天纠集一帮人刷boss的;有那种每天被杀无数次还蹦起来高喊着“耗子”“恶狗”冲向红名的,也有那种在路上被路过的敌对势力一刀切了以后叫全帮的人加那个家伙仇人追杀的;还有那种要么不上线,上线就满世界摆拍各种附庸风雅姿势的……这么多样化,如果要给他们一个标准的定义,需要先搜集完全10的阶乘个数量级的信息,才能较完善地归纳出一个合适的集合共性。但这庞大信息量的储存对他这么一组数据来说,又是不可能的。甚至唐无机估计,对自己所存在的这个剑三世界来说,也是不大可能的。

唐无机觉得实在是难以给玩家这个集合一个合适的定义。

但他又不能说没什么想法了,因此他想了半天,只能蹦出棱模两可的一句话:“玩家多的时候热闹。”

“好吧。”扫地老僧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他实在蹦不出更多的词了,应了一句就转入正题,“热闹,说明我们这个**玩家多,这是好事。但是最近,有很多玩我们这个**的玩家都穿越了。”

穿越这个词唐无机也是知道的,大体是讲一个人,从这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有时会像他们换模型一样换个身体,有时还是用他们原本的身体。但他觉得人类似乎还是挺喜欢穿越的。

那扫地老僧不知是猜出他心中所想,还是本来就要讲,叹气道:“这世上的穿越哪是那么便宜的事?正所谓反常即为妖,最近有大量的玩家穿越到其他世界,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实际上,穿越玩家如果在其他世界待久了,他们原本世界的身体就会死亡。”

唐无机微微抬眼,看向老僧。

老僧看他这模样,再度叹气道:“哎呀,我就知道你们唐门的小子个个都跟锯嘴的葫芦没两样,不过到我这接任务,可不能老这样,你得学会沟通,知道吗?”

唐无机微微垂下眼,心道我出任务也是可以根据需要开启活络模式的。不过他懒怠解释,便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老僧道:“这就好,来说正事吧。你知道,玩家是一个网络**最重要的客户资源,要是他们一个个都在玩**的时候穿越走了,造成现实世界身体的死亡,这样的事情一起两起还好说,如果接二连三地发生,我们这个**还能有玩家玩吗?所以我们要对他们的人身安全负责,要落实好‘包玩,包找,包救’这三项三包政策,救回不慎穿越的玩家们,让每一个玩家,都能放心大胆地继续玩我们这个**。”

“……”唐无机沉默片刻,问道,“所以我要去把他们救回来?”他心里微微生出一丝别扭,感到自己对这个任务的适应指标迅速指向了自身适宜性数值区域外。……他从小被训练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暗杀人才,就是进入组织后也只杀过人,没救过人。

扫地老僧柱着扫把中气十足地道:“没错。这些玩家有时候还会携带系统穿越,孰不知这就是加速他们的身体数据化的罪魁祸首。他们的身体在异世界待超过一定时间,完全数据化之后,玩家就回不到现实世界了。而等玩家在穿越的世界的模拟数据也死亡后,灵魂会丧失附着力,就无法回去他们自己的世界轮回,只能在异界被消磨殆尽了。所以你要去那些被他们穿的世界里救回他们。”

唐无机微微皱起眉:“我没救过人。”

扫地老僧一愣,旋即呵呵笑起来,拍着他的肩膀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就当是接任务完成任务就行了。相信老衲,救人虽然比杀人要麻烦些,但你只要做了,就会喜欢上的。”

唐无机又微微抬了抬眼皮,看向老僧。

……一组数据而已,谈什么喜欢不喜欢。

延伸阅读

诸天成就系统风少  http://www.lifangli.cn/gmuv.shtml
“风安安!要死了,选今天迟到?要死了知不知道?昨天给你的那份广告文案做好了没有?你要

综艺女配[快穿]之南王世子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2)  http://www.lifangli.cn/s8t3.shtml
管家带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走进来,少年额角的伤口上还渗着些许的血色。叶孤城只淡淡的扫

知途第九章  http://www.lifangli.cn/a69p.shtml
云浮瑶玉色,皓首碧穹巍。冬季,大雪覆盖了大半个太玄山脉,此时的太玄宗显得格外寒冷。小

[综]荒霸吐有话要说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fangli.cn/6jd4.shtml
“哇!终于看到久违的阳光了!”纳兹站在甲板上,兴奋地呐喊。香克斯看了看四周“这里就是

元素通史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lifangli.cn/shai.shtml
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叶轻然想到自己昨晚的保证。说好的让他妹妹,看清自己渣男的本质,

我的世界万界力量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lifangli.cn/x3uo.shtml
很多学生都抢着上了车,没有一辆是去A县的,白菲走出校门看见张小默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便

偏要宠爱我[快穿]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lifangli.cn/6slm.shtml
独自行走在沙漠之中,萧楚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从什么时候变得陌生起来,或许是从来没有变过,

剑气七重天之第十章  http://www.lifangli.cn/uffv.shtml
010心锁清晨时分的天都城阳光明媚灿烂,空气清新,窗外有鸟鸣声不断响起,一切美好得犹

初恋女神白月光[快穿]在线阅读保护  http://www.lifangli.cn/beye.shtml
看着抱着她痛哭流涕的周然,朱蛮心里震惊。她完全没想到周然竟然会提前喝流产药,原书中完

高门庶女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lifangli.cn/65i9.shtml
马媛死死抓住杨修的胳膊,跟着他一起跑,因为饥饿,她几乎快要晕过去。可是她知道自己要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在2020在线阅读第4节

    江七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迎面的是韩枫焦急的目光。“老子不搞基,离我远点。”江七吃力的说道。“靠,你搞基老子还不搞呢。”韩枫见江七还没事立刻放下心来。“把那个家伙身上有用的东西都扒光,然后开始搜索超市,按照食物,药物,装备,消耗品,昂贵物品,材料的优先顺序,我得缓一会。”江七对完好的韩枫说道,两人一番

  • 直播之斗兽牧场拿错剧本的学霸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完全就是鸡汤大杂烩,学校有开学典礼鼓励大家学海无涯,学会与寂寞为伴;学院有开学典礼分场,强调知识基础的重要性,稳扎稳打端正学习态度;系里还有精彩纷呈的迎新晚会,突出彩虹总在风雨后的宗旨。听了一个星期的鸡汤,有什么思想觉悟倒谈不上,但学校的奖学金政策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如果能拿到全额奖学

  • 三国之吕布天下之第三章(3)

    白钧琰的父母都在家,白钧琰现在已经接手了万豪集团,二老也退休在家,乐得清闲,每天闲得没事做就盼着儿子结婚生孩子。“雅芙来啦?”万琳走上前握住她的手,虽然白钧琰对她这个未婚妻说不上爱,但是她的准公婆对她却是实打实的喜欢,尤其是白钧琰的妈妈,看她这个准儿媳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大人们好像都比较喜欢黎雅芙这种

  • 狂念星空第2章在线阅读

    艾赛亚在里屋头收拾自己的时候,沈茗就在外头无聊地叼着根羽毛笔玩。这还是她小时候在乡下外婆家养出来的小兴趣。那时候叼的是草茎,之后上学了又叼铅笔,就是一直到现在也没能改过来。等听到门那头有动静了,沈茗飞快地将其吐掉,一转头就又是光明女神的高贵冷艳样了。给男主的替换衣服是沈茗从系统那里拿的,用的正是她救

  • 雀水楼你往哪里跑?

    第四章你往哪里跑?“嗯?”刘子浪眉毛一挑,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手指似乎更加轻快了,而且看着这个熟悉的召唤师峡谷,冥冥中,有一种更加熟悉的感觉,轻轻一笑:“好像有点意思啊。”虽然知道自己有这个系统,可除了一开始说了一句话外,这个所谓的插眼就变强系统就再也没有冒过泡。谁知道居然在自己插了一个眼后终于说

  • [火影]这个组织有毒在线阅读第10节

    一,突如其来的横祸让柳凝儿身陷囵牢。郭正茹四处走关系,这才得知柳凝儿曾与郑国师的公子郑玉有过些过节,要说凝儿会害人,海月楼中谁也不会相信。二,阴暗的监牢之中,柳凝儿静静座在墙边,低头抱膝。郭正茹托关系让方眉送来饭食,方眉让凝儿放心,大家都在想办法救她也出去。夜间郭正茹偷偷前往黄知府府抵,献上银钱,黄

  • 三国无双之吾欲逍遥在线阅读第七节

    杂草丛生的基地中。秦昊黑着一张脸,在莫雷与后悔不已的缪斯等人陪同下,仿佛游览乱坟岗似得,径直向那帮杀千刀的跟了上去。不一会儿。或许是那几名老板平复了一下心情,扭头看了秦昊他们一眼,一声不吭地直接向基地的机库而去。嘎吱~~嘎吱~~等他们来到其中最大的那一间,其中一名老板便直接按下了机库大门的按钮。随着

  • 九州之最强霸主之雾海

    滴答,滴答。是水珠滴落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赫米动了动手指,在一片寂静与黑暗里他睁开了双眼,“这是在哪儿……我是不是在做梦?”回答他的只有水珠缓慢坠落的声音。他试着爬起来,感觉浑身酸痛。他渐渐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了。“我碰了一块会发光的水晶,然后,失去了知觉……好像是谁把我带到了这里……是谁?”赫米迅速

  • 大宋王侯之苏家(1)

    第一章苏家神州大地,广阔无比。分云州,幽州,冀州,泸州,中州。再远些又有南疆,北境,东仙岛,西蛮荒。天下宗门林立,正道鼎盛之势。论正道大派,当属中州玄天宗,幽州古剑阁,冀州万法宗,云州仙缈宗,泸州天符宗。世上也有一些不出世的大势力,像南疆巫族,北境灵妙门,东仙岛蓬莱仙宗,西蛮荒蛮族。我们的故事便从幽

  • 鹊寒枝哑老子不干了

    杭州的盛夏,酷暑难当,熊熊烈日炙烤着大地,一副不把路面的柏油烤熔化誓不罢休的架势。窗口的柳树仿佛蔫了一般没精打采的耷拉着,一阵微风吹过,NM,一阵阵热浪从窗户吹进来。我低声咒骂了一句,左手加快了摇扇子的频率,同时右手解开保安制服上衣的两个扣子,不断地拉扯着衣服的领口,企图在这酷热的环境下寻找一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