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精分男配的娇宠白月光[穿书]之第六章(6)

作者:别推我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忘川那边黑云滚滚,时而电闪雷鸣,风起云涌中倒没多少肃杀之意,反而一惊一乍惹得人心神不宁。

陵光糟心的挥挥手,从帐外扯过一朵略显白净的云头,将门窗遮住。他长吁一口气,用茶盖拨了两下嫩芽,喝了,埋怨道:“你的心也真宽,留下这么个烂摊子一消失便是八百年,你若是再不出现,我都要找上北境了。”

床榻上,有个人没型没款的往那一靠,露出张远古神祇的脸,正是少枫。

他手中拾了卷书,轻轻翻动一页:“他身体不好,还跟着瞎折腾什么?”

“洪荒时代与复海交好的,统共就你与熹禾两个,燕客飞那混球惹事,你又失踪,我不找他找谁?说起身体我倒还想问,你前些天到底怎么回事?”

正经算起来,眼前这位除了四境武神这么个响当当的名号,还应该算个火神,可自洪荒而今,有哪个火神能把自己冻成冰雕的?……没见过。

这榻可能有些矮,坐在上面容易犯懒。

少枫将道卷往膝头一搭,慢悠悠道:“没什么,姬殇再怎么不中用也是远古神魔,狗都有看家本事,何况是他,一时不慎罢了。”

陵光显然不大赞同这说辞,眉头紧皱,心道姬殇那老东西比少枫还要年长,曾经也是跺一跺便要震动三界的人物,他的看家本领,不知道比狗强到哪里去了。

“姬殇死的不大合时宜,自他归化,魔界非但不太平,反而盯上邑戮山那块凶恶之地,争斗自不必说,败走的魔兵混迹于六界之中,搅得四处不得安宁,要我说,你还不如直接将魔界收了。”

少枫:“不合适。”

陵光哼了一声:“你别跟我假谦虚,姬殇那起子亲眷留着始终祸害,不如……”

他这个不如看似言语未尽,实则冷冰冰,凶恶恶。

“不如什么?”少枫抬头盯了他一眼,眉尖不赞同的一跳,警告道:“先跟你说好,不仅我不会动手,你也不许去。”

“为什么?”

少枫将目光飘向窗外,瞳孔映出白云朵朵,说不出的漂亮冷漠。陵光本以为他要说什么六界密辛,没想到这骚货忽然不正经的笑了一声,怜惜道:“魔后伽环,那可是六界中出了名的美人儿,杀美人,要遭天谴的。”

陵光看他指了指天,直接呛了口茶。

他‘呸’了一声,道:“还不就是八部神族……”

说道此处,微风袭来,隔岸的电闪雷鸣不知怎么歪了,在陵光正对的门外闪了一道。

少枫瞥了他一眼:“喝水也堵不住你的嘴。”

有道是天机不可泄露,这条不管对凡人,待神仙一样有用,他很识趣的缄口不言,又很不识趣的对少枫问道:“你好好说话不行么?”

还要再说,忽然闭嘴了。

果然,不至片刻便有人走了进来,来的是四方武神之一的瀛洲,身后还跟着一老一少两位妖族。

老的那位走起路来一蹭一蹭,几乎连门槛都看不清,长得鹤发鸡皮,瞳孔昏黄,他可能是年纪太大,耳朵有些背,进来之后与少枫大眼瞪小眼了好久,才弯腰行了个礼: “多年不见,君座丝毫未变。”

少枫打量他,点头道:“你变了很多,老的快入土了。”

老的呵呵笑了,声调掐丝似的上下起伏,听着像唱戏的:“老奴只是个修**形的黄鼠狼,千万年过去自然老了许多。”

少枫转头:“这位是?”

“老儿的孙字辈,名叫乔宗。他呀,自小跟在少主身边,天不怕地不怕,老儿想着怎么都该带来给君座见见,这便来了。”

陵光总觉得他随时要断气,感同身受的清了清嗓子。

乔宗继承了黄鼠狼一族的‘优良’传统,眼睛没比黄豆大多少,眨起来时尤其捉襟见肘,他早听得不耐烦了,见二人提及自己,开门见山道:“我奉大王之命,请君座跟我二人反回妖界,我家大王说了,要么你与我同去,要么他将人间捅个窟窿。”

少枫问:“两条路?”

乔宗很诚实的点头:“你得选一个。”

陵光看奇迹一般的看着黄鼠狼,忽然有些明白这老人家为什么把它带过来了。

这几百年来,已很少见到这么有胆色的妖怪了。

少枫笑眯眯的换了个姿势,双手架在膝上,居高临下看着乔宗,道:“凡人才做选择,本座活了十万年,没做过。”

乔宗:“……”

少枫似乎对这两只黄鼠狼格外宽容,与乔宗打了个商量:“这样吧,你家大王年纪不小了,也该学会取舍。”他在乔宗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下,朝外面招了招手,吩咐道:“进来。”

陵光最清楚他的尿性,添油加醋的补了一句:“带着捆仙锁进来。”

“捆……捆仙锁?”乔宗愣了,先看向他爷爷,可那老东西年纪很大了,平日连拔毛吃鸡都慢吞吞的,此刻硬是没反应过来。

乔宗往后退了一步,一惊一乍道:“你、你叫捆仙锁做什么。”

鉴于是个老熟人,少枫十分给面子的亲自动手,轻轻一捉就捏住了这小妖的七寸,边捆边道:“要么把你砍了,要么退兵,你家大王得选一个。”

乔宗如遭五雷轰顶,状似坚强道:“两边打仗,不捉来使,这礼貌连凡人都懂!”

“嗯,说的也是。”少枫退开两步,摸了摸下巴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忽然对喝茶的那个问道:“本座是凡人么?”

喝茶的陵光君摇摇头,违心道:“十分不凡。”

乔宗都快哭出来了:“那……那你总该讲点道理。”

少枫身子前倾,眉眼和善,有些没听清的反问:“你说,讲什么?”

不知为何,乔宗忽然有些不太坚定了,吞了口吐沫,小心翼翼道:“道理。”

“哦、”少枫这回听清了,眼尾一弯,谦虚中带着气死人的诚恳:“我听说如今六界之中,还有很多人认为,本座就是你方才讲的那个东西。”

“什么,你!唔……”

少枫勾了下手指,捆仙锁便绕上了他九曲十八弯的脖颈。

许是太惊慌,乔宗在陌生之地忽然幻化出原型,他本能地顺着自己爷爷的裤脚往上爬,岂料那老东西眼神不好,错脚踩在了他那条瞎子都能看到的毛绒尾巴上。

“嗷!”他疼的嚎了一声。

陵光从怀里掏出了镇河的小金塔,将他顺手往里一扔,本想将老的也捎上,被少枫拦下了。

“不用。”少枫拍了拍老黄鼠狼的肩膀,不知是赞美还是笑骂:“你这老东西,还真是成精了。”

“走,咱们去会会燕客飞这混账东西!”

陵光收了塔,见他转身往外走,浑身上下只拎了件披风,忍不住追上他问道:“你赤条条的往哪走?就算要开战,也得拿上家伙,你剑呢?”

“没剑一样打得他亲爹都不认识!”

燕客飞的亲爹,是少枫同足好友,‘天乩天地判说’中排名第九的洪荒大妖,冥林复海君。

陵光觉得,洪荒时候最混蛋的神仙,有少枫称第一,就没有人敢与他争锋。不过就看在复海惹了桃花债而不自知,直到神魂消散才知道有燕客飞这么个便宜儿子的份上,这个遥遥落后的第二,也该给他。

当年恰逢邑戮山改天换日,整个六界地动山摇,南明离火从鬼界一路烧到人间,西方大梵境金顶被紫电劈了个焦黑,世间万物裹在黑暗中淹没沉浮,十万年一轮回的混沌四散逃逸,不仅弱水,就连昆仑山都差点散了架。

远古正道之神因天地造化而生,为天地劫难而死,旷古以来从无例外。邑戮山之祸本是少枫以身正道的一个大天劫,却因他斩杀老凤凰而遭了天罚,原本必死无疑,幸好被元始天尊留下的三魂所助,再加上复海以身殉河,便阴差阳错救了他一命。

可惜,复海君与他的桃花债双双归化,临终前留下燕客飞这么一根独苗憋死胎中,少枫上天入地用尽灵芝仙草,在神泉里温养了几万年才将他救回来。

据陵光所知,这狼崽子打从拴在裤腰带上开始就很能惹祸,不是挨打就是在打别人的路上,令人十分头疼,少枫只好将他带在身边养,约莫有了两万年的相安无事。

再后来,燕客飞知道自己爹娘的死因,惊怒之下离开不落枫林,孤身一人返回妖界,在荆霓洞中险些被他爹各怀鬼胎的旧部折磨死。

所以,燕客飞憎恨少枫,不仅恨他害死亲生父母,还将他拴在裤腰带上遛了好些年,还因为他好不容易救了自己,最后还一脚踢开,恨他明明已经伸出了一只欺世盗名的手,可到头来抽他巴掌的,也还是那只手。

两军阵前,燕客飞闹腾的正欢:“干什么呢,非得吃撑了才有力气喊吗?都给老子大声点!”

忘川本是条极宽阔的长流,小圆丘只是其中的孤岛一枚,河岸两侧更广袤的林海和仙源才是它本来的模样。漆黑如镜的河水正中有一泉眼,名为玲珑眼,是妖魔冥三界连接人间的一处通路,这条支流淌向人间,便成为了黄泉,凡人也把它叫做阴司涧。

燕客飞是被少枫从玉清门外揍下来的,他承认自己打不过少枫,可他太了解那道貌岸然的假神仙了,笃定少枫就算想将他千刀万剐一万遍,也不会在忘川大开杀戒,因为忘川的玲珑眼连着黄泉,通向人间界。

燕客飞吼道:“让少枫给老子滚出来!”

他不知从哪寻来一排腰圆膀子粗的黑熊精,手挽着手,腰叉着腰,在岸边连绵成一段乌漆墨黑的小山丘,也齐吼:“我家大王说,让少枫君滚出来!“

燕客飞对这番声势很满意,喜滋滋继续道:“要是再不出来就当缩头乌龟,以后永远也别出来丢人现眼!”

黑熊精:“我家大王说,少枫君再不出来,以后就当缩头乌龟,永远也别出来丢人现眼!”

陵光用扇子遮住半张脸,低声问:“你这是养了个什么玩意儿?当日我去铜崖镇,这白眼狼是怎么大放厥词的你也听到了,这厮可是当着整个六界,宣扬要向天界发兵,你看着吧,按天君的性子,等这仗打完了可饶不了他,到时你打算怎么办?”

少枫挑眉问:“天君?”

“是,当年你身陷邑戮山天劫,抽昆仑山脊重造仙宫的时候,天君还落在人间经历百世轮回呢,他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好歹也有神衔在身,得尊重一二。再说,若燕客飞真把战火烧到人间,你就算要徇私也是没理。”

他指了指下面:“看见他站的位置没,玲珑眼。”

少枫嫌他啰嗦,问道:“好不容易贬下去一个废话多的,你能别学神荼吗?”

燕客飞隔着千军万马,一眼就看到了少枫,他为妖的一贯准则就是架可以打不过,但气势不能输,这黑熊阵简直是他的神来之笔,既给少枫没脸,又令自己增光。

先前在玉清门,他俘获过几名天兵,现在正好带到阵前,准备洗洗杀了,而少枫一贯爱惜羽毛,必定施展不开拳脚。这么一想,心情甚好,于是神采飞扬的踩在一只黑熊精肥臀上,臭屁道:“看见没,以后让你们喊就喊,吓也能吓死他!”

黑熊精中气十足,力大无穷,唯一的缺点就是脑子慢,齐声吼道:“大王说,看见没,以后让你们喊就喊,吓也能吓死他!”

燕客飞马上掴了黑熊后脑勺一下,打掉它一撮毛,骂道:“蠢货,本大王跟你闲聊,传什么传!”

这只黑熊精脑壳一凉,闭嘴不吼了,可旁边的还没反应过来,又齐吼吼道:“大王说,蠢货,本大王跟你闲聊,传什么传!”

原本河对岸的守阵天兵被他气的脸色发绿,此时不知是谁先笑出声,渐渐连成一片,憋的好辛苦。

燕客飞面色一怒,还没发作,便听有人放声大笑。

陵光摇着扇子道:“哈哈,我说小妖王是从哪找的传声筒,如此破费,没想到这法子虽蠢笨,却胜在新颖,原来是给我军振声威的,真是客气客气!”

燕客飞与陵光是前几日新结的梁子,岂有不还口的道理,他抬头一看,原本只有三丈的火气直接撩了九丈高。

雪白的天兵天将中间,正站着个不慌不忙的神仙。

延伸阅读

林克宝宝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gcck.shtml
暂无

昊之浪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d6ge.shtml
昊之浪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金宏泳衣、奥思鸟泳衣、昊之浪泳衣、汐潮浪泳衣、亦美珊泳衣销量

奥斯和牛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un74.shtml
奥斯和牛主营澳洲进口和牛(雪花牛肉)、安格斯牛肉、等高档进口牛肉;海产品主营海参(北

会诺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ndc8.shtml
会诺婴儿用品总部是毛巾、浴巾、方巾、童巾、浴帽、浴衣、毛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国亨黄金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ui48.shtml
国亨(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是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第180号综合类会员单位。公司主营黄

九橙教育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jj6.shtml
九橙教育隶属于九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8月,是从事IT职业教育的专业培

斯米克瓷砖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ga9v.shtml
上海斯米克建筑陶瓷股份有限公司系中英合资企业,是专职生产和销售贵族享受玻化石和贵族享

禹鼎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dxgn.shtml
禹鼎无线遥控器是上海金蜜物资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位于上海上海市嘉定区。主营安全滑触

佳琳荟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9x0.shtml
佳琳荟茶饮项目隶属于广州爱琳爱佳佳琳荟饮食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经过两年的自主研发、创立

冀安加盟  http://www.liuhaibo.net/yqpi.shtml
冀安医疗器械具有丰富的行业经验,严格的质量监管体系以及完善的的售后服务。冀安医疗器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年代旺旺旺之果真不是好孩子(6)

    有一个小伙子突然兴奋的说道:“你是邵队长,我在校队的历史簿上见过。刚才就好像在哪见过您,没想到真的是你。”见其他队员都很好奇的看着他,他忙说:“刚才一直都没敢认,照片上的你要年轻一些,而且照片上的你也没现在壮。我肯定没记错,你就是邵泽,曾经带领文海拿下省冠军的校队队长。”“邵泽队长吗,真的是你。”空

  • 战血重燃在线阅读各位小仙女们,您踩我脚了

    “好,在不超过消防范围的情况下加座,我去看看,”沈空吾说了一句,然后就放下了手机。张山雄等一众师弟们都听见了电话声,也听出了沈空吾的激动。张山雄扯着大嗓门喊道:“六哥,咋的啦?是不是贾广那孙子又找事儿来着?我带兄弟们抽他切!”一众师弟都七嘴八舌的:“六哥,是不是出事儿了?”“师哥,到底怎么了?是不是

  • 磨灭我的地狱在线阅读第8章

    触景生情是人作为高级动物的基本应激反应·。云画看着眼前复制般的卧室,眼睛湿润着想家了,喃喃叫着妈妈开始摸包里的手机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结果摸索半天居然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噼啪噼啪————旅游包里所有的东西坦露在欧式大床上,除了手机,其他物品都安然无恙。邱云画一瞬间就崩溃了,膝盖一软瘫坐在地毯上嚎啕大哭

  • 厨暴安良2016-11-15更新1

    深夜,一个少女坐在屏幕前发呆,她似乎想要打什么字,可每次点下回车按钮的时候,却犹豫了。在三秒之后,她还是认命的打了一行字。【高考压力大怎么办。】网站很快搜索出了少女想要的答案,少女随意的浏览着她们关于高考解压的方法,却在一条评论下面愣住了。提问:高考压得我喘不过去,谁能告诉我,该怎么排解压力!最佳答

  • [小欢喜]坐在学霸后桌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七节

    “哈哈哈,林洪你这小子可算是给我找了个对的人,这个丫头我看行”,应天筹笑不成声。“这小丫头居然和古清尘的天赋不相上下,真是出人意料啊,我本以为她顶多会是个普通的圣灵,没想到居然也是九大职业之中的圣灵,这小丫头真会隐藏实力啊”,在林洪惊讶之余,姜凌儿有些呆滞的望着看台上的人们。“下一个古清尘”,主持仪

  • 双重人生与多边日记在线阅读番外二:赤苇京治

    一、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姐姐”,是姐姐。大约是阿汐上了国中那一年,我国小六年级。某天早上她醒得异常早,弄出很多声响。我有些不耐烦地撑着身体往下看......哦对了,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分房睡,那天也是我们住同一个房间的最后一天。我看到她只穿着睡衣就爬起来了,衣服下摆短短地刚好遮住小胖次,但是,隔

  • [综]日常乱舞在线阅读第5节

    谢久初再怎么不愿意,也只得看着那剧情继续发展。站在原主的第一视线看着那个中年男人甩了自己一个耳光之后,又马上跑过来,看他面上的红印一副心疼得不得了的样子。谢久初还以为是他失手,就听见那个人说:“快拿冷毛巾来敷一下,这脸要是成这样了,不知道又会耽误我多少事。”之后就看见有个佣人,拿了块冷毛巾上来,直接

  • 小美人上学记Karmas A Bitch

    西奥多试图将这件荒诞的事情理出个头绪,但总也不能成功。最后他终于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对和错来衡量。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或什么都没做错,发生了就是发生了。除了面对以外,别无他法。现在马尔福等人已经放弃了对他进行言语攻击,转为各种背地里的小动作。虽然耳根清净了不少,可是造成的麻烦却比之前多得多。

  • 学霸变成万人迷钻木取火

    “就在刚才,我找到了一些猴头菇,现在我要带着这些蘑菇和水以及我捕到的猎物回到我搭建的庇护所,太阳已经要落山了,温度将越来越低,我必须尽快生火了!”“这主播牛逼吹的可以啊?”“还DXAL深处,要是真的早就迷路了!”“新开的同学们,我从狗老师开播就一直在看,这里真的是在原始森林,狗老师是真的牛逼,不是吹

  • 男神的白月光[重生]之不容易有孕(10)

    正在暗自得意,凤千颜突然感觉背后有一些不适,转过身去,一眼就看到了八皇子。那一双眼睛,幽暗深邃,好像一下子就能把她的心事看穿。凤千颜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即低下头去。季佩云不解,一脸关心的问道:“千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凤千颜摇头,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太子妃。现在,不舒服的不是自己,而是林雪妍。季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