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听听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弄清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天地教阁老周啸。他派我们来的。你父亲在坠神谷谷口,四大正派联盟手中。不要杀我,该说的我都说了。”

冯生倒豆子般说出了这番话,项鼎点点头,说道:“只有血腥才能让你开口啊。”

之后也不言语,而是盘坐当场,祭出天奇石。

“你要干什么,不是答应放我们走吗?”冯生惊惧道,他感觉自己魂力正在减少,陆陆续续被吸收进悬浮在项鼎胸前的奇怪石头中。

他惊慌不已,但身体处处是伤,根本不能移动。

杨巧目光溃散,死人模样,看见天奇石后,瞳孔张开,脸上惊惧不安,失声道:“天奇异石。这是天涯异石?”

“你竟知道此物,不愧是符咒高手。那你说说此物其他来历?我可以考虑留你全尸。”项鼎打趣道。

“休想。”

项鼎冷笑不理,继续吸收冯生的土系魂力。

冯生嘶吼出杀猪般的声音,脸色巨变,想要逃离。

几分钟后,他形体枯瘦,幻化成尘土。

项鼎感觉得到,他的天星开始涌动,第二大腧穴正在开始形成,天星里面的魂力却依旧模糊不清,不成样子。

“第二颗天星,马上就要成功了。接下俩,该你了。”项鼎嘻嘻说道。

杨巧看见项鼎如此手段,嘴唇开始发抖,虚汗直冒。

“真的…真的…是天奇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手中。这颗伴随邪恶出世的石头。好…好可怕。”

她说完,四周开始浮现符咒力量,逐渐变化为一张古怪云雷符纹,而后身体慢慢消散,竟然直接进入符纹中,等待项鼎反应过来时,杨巧所在之处,只剩下一张裹在阴阳魂力中的云雷符纹了。

“小看你了。”

一把抓起云雷纹,欲要收起。

不想里面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反噬之力,愤怒的声音随着出现:“是谁,杀了我的爱徒?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云雷纹升起,就欲逃走。

项鼎魂力祭出,一道紫光穿透云雷纹,突破阴阳魂力,直接贯穿,云雷纹四散一地,化为虚无。

“是你,好小子,我会让你付出代价。”这是符纹的最后一句话。

项鼎自顾自,神情自在道:“我等着你。”

简单收拾冯生遗物,朝着谷口而去。

第二天星隐隐于跃,他的速度提升一截,来去如风,感觉四周有精灵环绕。

他有意识看了右手所握断剑,笑道:“断剑就能轻而易举杀死两大筑基中期高手,那要是获得全部宝剑,那还得了。”

“哼,你这小子,真是井底之蛙,小小筑基境,被你称之为高手,废物,愚蠢至极。”脑海里面猛地出现这段话,致使项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一声大叫出现,几片青幽的树叶飘散到项鼎脸上,他揉着自己的额头,扶着青葱粗大的梧桐,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他没有大意,而是转到梧桐树后去了。他知道,经过半个晚上的狂奔,坠神谷口就在前面不远,他不能大意。

“你是谁?跑到我身体里干什么?”项鼎说话时,眼神无不在打量周围,希望能够预判危险。

“问得好。刚才你求爹爹告奶奶,现在翻脸不认人,你是欠打了吧。”声音不容置疑,胆大妄为,一副上位者的语气。

项鼎也不是傻子,恍惚之间,已经明白,他说道;“原来是前辈。你怎么出来了?”

话一出口,项鼎瞳孔一缩,脸上惊变。

“你这小子,果然没良心,什么叫我出来了,身为剑灵,终生追随剑体。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啊?”如果天玄剑灵出现眼前,绝对会把白眼翻得比白天还白。

项鼎大呼一口气,说道:“前辈莫怪,晚辈只是一时语快,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双目清澈,头坠在胸口,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

剑灵一笑,说道;“小子,你很真诚,我非常中意。这一次就原谅你了。”

“多谢前辈。”项鼎说道。

“刚才我感觉你身上有一股奇怪的精气在流转,这股精气我非常熟悉。应该不是天奇石。”剑灵打探道,天玄剑微微抖动,好像在试探什么东西。

随着天玄剑的波动,一股剑气随着筋脉冲击项鼎后背精气流转之处。

“前辈,你这是?”项鼎惊慌起来,跳开几步,但却无能为力。

“等会你就知道了。”剑灵冷静道。

剑气来到项鼎后背,却不能前进丝毫,盘恒而不能去。

剑灵疑惑不已,迟迟不能确定。

几秒后,九天印记突然出现,犹如黑夜吞吸光明,几缕剑气竟直接被吸收进入之中,消失不见。

剑灵惊讶,哐当一声,断剑挣扎出项鼎手指尖,滚落在地。

项鼎脑海中一股厮杀四方的剑气出现,完全不亚于五级旋风撕扯破烂的房屋,短短时间,内世界被撕的不成样子。

项鼎也顾不得外界,他闭气收息,准备炼化剑气。

还没等他出手,胸口天奇石绽放异光,只一瞬间,侵袭进入身体的剑气被吸噬的干干净净,化为纯净灵气进入天星之中,而后随着内世界运转起来。

半炷香后,项鼎拾起断剑,就欲沟通天玄剑灵,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回响。

心想是因为反震之力,让天玄偃旗息鼓,陷入沉睡了吧。

看看天色,月亮已经快要回敛光芒,满天星辰也不再闪烁,云雾逐渐散去,光明整装待发,黎明即将到来。

项鼎不在想事,而是就地休息,不提。

第二天,温暖的阳光洒在项鼎白皙的脸庞上,黑发如墨,半眯的眼睛缓慢睁开,慢悠悠说道:“该出发了。”

伸个懒腰,一股轻爽感觉从内世界冒出来,这是即将突破的征兆,内视之下,第二颗天星只差最后一点就会成功,着实让项鼎惊讶不已。

“明明没有修炼,怎么会这样呢?”

不过他也不多想,对他来说,有进步就是好的。

临水洗漱一番后,再次召唤剑灵,这一次成功了。

“天玄前辈,你没事吧?”项鼎问道。

“偶然失去一缕纯正剑气而已。过段时间会弥补。”

“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上次我还在惊奇天奇石为什么选择你做主人,没想到原因竟是这个。”

“什么原因?”

“你应该姓项吧。你是他的族人。”剑灵语重心长的道。

“谁?”

这倒是引起项鼎的好奇心,难道天奇石只有我们项氏家族才能拥有吗?

“武神项羽。”剑灵鼻息加粗,好像推开了一扇尘封的大门。

只是他遇到了项鼎,任何大门都是玩偶,不值一提。

“他是谁?”

“你不知道武神项羽,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啊?”剑灵无语,做摔倒样。

人畜无害的表情出现在项鼎脸上,是的,他没有撒谎,他的确不知道。

因为项空山很忙,只告诉了项鼎他所在的氏族与深仇雪恨,对于其他种种迷辛,不是他不告诉,而是因为没来的及就离开了。

此地瞬间冰化,场面一度尴尬。

“前辈,你能告诉我吗?我,真不知道。”项鼎虚心请教。

剑灵阅人无数,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项鼎的确不知道。

于是悉心说道:“武神项羽是上古获得神位修士之一,而他所在的氏族,在此之后,统称为项氏一族。若干年后,因为武神血脉淡化,真正的项氏族人减少,出现很多冒充族人,因此,真正的项族祈祷武神赐他们拥有辨别族人的特殊标志。从此,九天玄咒成为了项氏族人的标志。”

听剑灵说完,项鼎这才了解始末。

他在心头说道:父亲说咒灵体质,应该就是真正的项氏族人吧。

“多谢前辈。”项鼎恭敬道。

“无需前辈前辈的叫,我竟然选择帮助你,就承认了你的身份,我以前的拥有者唤我天玄,如果你不介意,你也唤我天玄即可。”天玄剑灵道。

“这怕不妥,我唤你天玄前辈,如何?”项鼎说道。

天玄剑颤动,却没有回响。

算是沉默答应。

吃了点简单的东西,项鼎始终没有问出为什么出现九天印记的人,活不过二十岁这个问题,他将之埋藏心底,等候以后寻找答案。

打坐修炼玄咒心法半小时后,项鼎继续出发。

他计划在天黑前赶到谷口,以便早一日打探父亲的消息。

一日恍惚之间,过得很快。

项鼎在擦黑之前感到了坠神谷口。

那是一圈黑色的结界漩涡,无限循环,四周漆黑一片,就连云雾寒光到这里也断绝了踪迹。偶然会有几只初级野兽砰砰跳跳玩耍,怡然自乐。

项鼎看着外面,隐约可见几人围绕篝火有说有笑的样子,他脸上不能出现丁点笑容,因为,他没法出去。

坠神谷进来容易,出去难,如果没有特殊法宝或者神灵护体,想要度过那无边无际的匹练漩涡冲击,根本不可能。

“倒霉。”项鼎骂道。

“早知道如此,那两人就不该杀的。现在,进退两难。父亲。多一日父亲就多一份危险,不行,不行,肯定有办法出去的。肯定有办法。”项鼎给自己打气道。

天玄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道:“竟然自己不能出去,把他们引进来不久好了。”

“这?”项鼎苦恼无果时,天玄的这一句话让项鼎醍醐灌顶般,两目发亮。

他说道:“是个办法。”

正在他准备使用这一招计谋时,却发现根本行不通,只因为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也听不见,糊弄了半天,没见到半分效果。

一天过去,黑夜再次降临。

漫长的黑夜让项鼎无法安睡,他在思考问题,近在咫尺的感觉,让他分分钟想要锤墙。

终于,他脑海中犹如闪电般出现一个问题:冯生和杨巧是怎么进来的呢?

随后,他记起打包冯生遗物时,发现的一块四四方方的神奇盒子。

他拿出来,接着月光开始观看盒子,盒子好像由泥巴捏撑的,不反光,也不吸光,普普通通,没有半分特点,也正因如此,项鼎才会忽略他。

“这东西有什么用呢?”项鼎左看右看,甚是不明白,就欲继续找寻下一件。

天玄却道;“慢。这东西,我感觉很熟悉。”

“前辈知道?真是太好了。”项鼎道。

“别高兴的太早。我只是觉得熟悉。我的大部分记忆随着天玄剑一起消散,必须组成真正的天玄剑才能恢复。”

“有总比没有好。说吧。”瞪着大眼睛,静静地等待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物应该是四宝阁。他不是攻击武器,也不是飞行武器,而是极意罕见的防御武器。”天玄说道。

项鼎把正欲脱手的四宝阁紧紧拿在手中,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重新正视这块其貌不扬的神器。

延伸阅读

麓山妙笔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6wks.shtml
麓山妙笔加盟,麓山妙笔隶属于拓维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依托于麓山网校优质师资,组建了

翔源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do4l.shtml
翔源涂料成立于2007年9月,注册资金300万元。位于上海市松江区砖桥钢材城,经销批

柠檬洗洗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j4c.shtml
柠檬洗洗干洗店不需要设备,开店成本低,统一规范,环保、污水零排放。柠檬洗洗干洗店先进

合合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pxa9.shtml
合合玩具地处各地的玩具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玩具礼品城”的广东澄海,主要生产上链鸡、

古玄空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p0cp.shtml
古玄空吉祥物是中华家居助运吉祥物品牌,连锁加盟总部位于山东济南山东国内外珠宝交易中心

农工商超市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samv.shtml
农工商超市加盟_公司简介1994年成立上海市农工商超市总公司。2000年5月改制为“

上海良友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684z.shtml
上海良友集团成立以来,在各方面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在全体良友人的共同努力下,经营机制

欧派兰帝内衣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32y.shtml
欧派兰帝内衣好选择,吊带式睡衣一般在夏季穿,质地主要有真丝、绢丝、棉麻混纺及纯棉几种

恒星珠宝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4n3.shtml
恒星珠宝以融合东方文化与西方色彩又令人喜出望外的独特设计,配以天然翡翠,宝石,钻石等

素净air加盟  http://www.bocabeads.com/gyw4.shtml
一、行业前景和市场分析调查显示,六成的受访者对室内空气质量明确表示不满,且各地不同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堕落的天空在线阅读五次三番

    “包子,刚出笼的包子。”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小贩的吆喝声,顾客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个背背长剑的少年走在人群中。虽然衣衫褴褛略显狼狈,可身上的气质出众,如一柄利剑。这人就是刚刚从云龙禁地出来的易风。易风在一家酒楼前驻足。“醉忘楼。”易风喃喃自语。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以前易风也是最喜欢来着醉忘楼,而且和

  • 开始咸鱼生活在线阅读第八章

    庄子大门处,管事领着人在大门处分立立两侧。未时二刻,远远的便看见□□人骑着马向庄子的方向跑来。“老爷回来了,去向二夫人禀报,让厨房将热水什么的都准备好。”大管事吩咐道一个机灵的小子应答一声,便向庄子里跑去。“驾,驾”在马蹄得得声中,一行人骑着马,马上带着各色猎物向庄子上奔来。为首的一人骑着红棕色的马

  • 清风徐来在线阅读第4节

    好不容易逮到刀疤,林昊怎么会舍得他走。几个大步追了上去,同时一只手朝着虚空一握,随着一阵蓝光一闪。原本沉睡在丹田之中的寒霜冰魄剑被唤醒。剑身上覆盖了一层薄冰,两颗蓝色的珠子飞速绕着剑身旋转几圈,一口气没入其中。一时间蓝光大胜,一股极寒之意蔓延开来。杀意!冰冷的杀意!刀疤只觉得背部一紧,周围的温度骤然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国王在线阅读淼淼没错就是你(1)

    “五弟,我就跟你说三哥这次肯定还是要栽,你还不信,现在怎么样?”唐悦抬着胳膊肘抵在唐峰的身上,幸灾乐祸的将自己的手伸到唐峰的面前,“诚惠十两。”唐峰原本还在一边看戏,这俊秀的小脸下一刻就垮了下来,一手死死的护着腰间的荷包,“四姐,我这个月的月钱就剩这么点了,您高抬贵手行不行?”“那可不行,这事儿是说

  • 本咸鱼先抽奖100年在线阅读第一章

    冬天的风刺骨寒冷,徐依依走在小路上,她无处可去,只觉满心悲凉。路边光秃秃的,只剩树干,枝叶丝毫不见,这是一条乡间的小道上。柏油路上满是冻干的泥土块,柏油路两边的河沟里结冰了,水很脏,里面布满水藻塑料袋等,掩映在冰层下面。徐依依裹紧了羽绒服,小脸冻得通红,她就那样走着,不知道能去哪里。一个小时前她得知

  • 花魁(女尊)狼和狗

    跟吕薇厮混一下午,赵为民坐在出租车上感觉有点累,但他的思绪却各位清醒,吕薇他的前任惹得风流债,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虱子多了不咬人,顶多是一点小麻烦而已。真正的麻烦还是三个月后到期的五千万贷款,虽然赵为民胸有成竹,但时间不等人,只要中间走错一步,海通就会陷入破产。海通旗下的孔家酒,一个月前赵为民已经

  • 被告白后的狭缝求生之城西练马场

    时间渐晚,洛风颜卧在躺椅上看书,檀香拿着一碟糕点走了进来。“小姐,这是我新做的梅花酥糕,您尝尝!”洛风颜放下手中的书,看着檀香手中的梅花酥糕,整个糕点是白色的梅花形,颜色通透,透着淡淡的奶香。“有你在啊,我的嘴都被你养刁了!”洛风颜拿起梅花酥糕咬了一口,顿时觉得一股奶香味蔓延开来,入口即化,让人留恋

  • 海女在线阅读第四章

    红玉这女孩儿,十足的活泼,喜欢说笑,不一会儿,锦绣便在她兴高采烈地描述府中各处主子中听住了。红玉也不藏私,将这府里的利害关系都捋顺了又告诉了锦绣一遍,这些东西可比在老姨娘处东听一耳西听一耳的不同,却都是有用的东西。将这些记在心中,又与红玉说笑了几句,便见红玉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后,笑道,“咱们该去领东西

  • [张云雷}层层见喜之借刀杀人(9)

    金陵城最高建筑,紫峰大厦,最高层,一间足足两百多平米的办公室内。夏明理和鬼先生相对而坐。“先生觉得徐吉吉如何?”夏明理问道。“奇怪,很奇怪!”鬼先生粘着下颌的胡须皱眉道:“我以望气术查看此人命数,此人命数原本就是庸人之姿,不可能引起大小姐的注意,也得不到大小姐的喜欢,更别说成为异人。但现实却并非如此

  • [毒液]霸道总裁式男友之受伤与升级(5)

    让已经麻木的俩人下了车,林山拿出了匕首,而刚缓过来的林文就看到林文拿着匕首一副警惕的样子,心中也有不好的预感。果然,刚才还在房子里咬着另外四个人的俩只丧尸因为摩托的声音冲了出来。林山不由得更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你们俩个小心。”“啊~”!林山叫着给自己打气迎了上去,同时也把身边的俩人吓了一跳。林山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