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大风起兮,姐妹红脸

作者:公子衍 来源:红袖添香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轻纱微荡。紫檀木的镂空雕花大chuang上,依稀能看见被褥里面躺着一道窈窕的倩影。

此刻chuang上的人儿双眼紧闭,眉头紧皱,一张清丽优雅的脸庞香汗淋漓。像是中了梦魇一般,不安地在chuang上挣扎着。

“贱人,你给我出来!”

似是外界的声音突然Cha入,chuang上的人儿狠狠一颤,慢慢从混沌的梦魇之中,悠悠转醒。

凌天吃力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道暖暖的阳光照进清幽寥落的院子。微微怔神了一下,诸葛凌天苦笑一声,又是那个梦。

梦中的她是震天大将军之女,身份地位金贵显赫。却在她十岁那年。震天将军府却落了个满门被斩全族被灭。

唯有她知道,那梦,不止是梦!

诸葛凌天微闭了一下眼眸,掩饰掉其中的厉色。周身的寒意这才慢慢将了下去。

“诸葛凌天,有本事做出来,就有本事别躲啊!”这次,那道尖锐的女声清晰地从外面的院子里传了进来。

听出那声音的主人。诸葛凌天微微粗了蹙眉,诸葛凌雪怎么回来了?看来还不笨,找到了她这里。随即蹙着的黛眉又转而变成嘲讽,赶回来也改变不了已成的事实。

诸葛凌天慢慢起身,推开梨花木门。待看清院中的情况,她不由嘲讽一笑:平时她这个偏远的小院怎地聚集了这么多人?

院子正中,一位身着红衣,手持长鞭的女子。正准备将手中的长鞭挥向门前丫鬟。二姨娘,三姨娘远远地站在院子外面,看来是看戏的。

待看清被打的丫鬟是子画,饶是她诸葛凌天平时再冷静过头也不由地一怒。双眸微狭,盯着院中那一身红衣,手持长鞭的跋扈女子。

“诸葛凌雪,谁准你打我的侍女?”她的人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教训了?

“哼,谁叫她不长眼。竟敢阻止本小姐进去。”见诸葛凌天出来,诸葛凌雪眼中的狠辣更甚。说着,本来挥向那丫鬟的长鞭募地转了个弯,朝诸葛凌天的面门而来。看到鞭子马上就要落到诸葛凌天的脸上,诸葛凌雪绝美的脸庞上泛起了一丝嗜血的杀意。

“小姐,小心。”丫鬟子画惊呼一声,说罢,飞身朝凌天扑了过去,准备提凌天挡了这一鞭,绝不能让她伤了小姐!

看着向自己呼啸而来的长鞭,诸葛凌天冷冷一笑。众人还未看清诸葛凌天有何动作,那慑人的长鞭已被她抓在手中。

若不是为了大计,她何须在这小小的诸葛府苟且偷生,忍辱负重。她又何须整天看这些深宅女人的脸色?

“呵,诸葛凌天,胆量大了是吧!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诸葛凌雪扯了扯长鞭,长鞭丝纹未动。接着就开口大骂起来。

“三妹,你这是怎么了?”诸葛凌天微微一笑,毫不介意对方那不堪入目的粗碎语言。

“怎么了,诸葛凌天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休想踩着我向上爬。”

凌厉的骂声从偏僻的后院传出去老远,院中的大小丫鬟们一排排站着。吓得缩着脑袋一个个不敢上前,生怕惹恼了三小姐,将战火烧到她们身上。

环顾一周,凌天微微眯了眯眼,几位姨娘站在院外,眼观眼鼻观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脸看戏的模样。

诸葛太师娶了姨娘倒是很多,就是不知道是诸葛夫人秦氏手段太过厉害?还是诸葛太师在那方面不怎么样?太师府总共就三位小姐。

若是她们努力努力,说不定就会为老爷生了一个儿子呢?

可不是么,大夫人一共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大小姐诸葛明珠早在三年前便入宫为妃。

本来小女儿诸葛凌雪也将赐婚给大楚国地位超然的并肩王,仿佛,上天真的眷顾着大夫人一房。

但是,上天也有偶尔开眼的一回。就在赐婚的前几天,三小姐跟着大夫人秦氏去城外的寒山寺上香,意外遇到山贼袭击寺庙。三小姐被山贼掳去……

皇帝当即雷霆大怒,下旨命京城京伊将那qun马贼围剿斩杀。几天后,京城府伊传来消息:那qun马贼不知去向,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倒是找回了被掳走的大夫人跟三小姐!

诸葛太师当即将两人送到了乡下的庄子上,对外宣称:“静养!!”

一夜之后,圣旨送到诸葛府。将一向低调安分的二小姐诸葛凌天赐婚给并肩王莫沧冥。

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诸葛凌天,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干的?”诸葛凌雪怨恨地盯着诸葛凌天,若不是她,那为什么会选择她?

“是又怎么样?”诸葛凌天双眼微狭,一道冷意从眼中一闪而过。

似是没想到诸葛凌天会这样坦诚地承认,诸葛凌雪愣了楞,诸葛凌雪眼中的恨意更深。一双眸子通红,隐隐聚着泪水。紧紧地盯着诸葛凌天。

那样子,恨不得将诸葛凌天挫骨扬灰,大卸八块。

“跟你娘一样是个贱人。你那贱人娘当年爬上我爹的chuang生下了你这个贱人,你以为计算了我就妄想能进并肩王府了?你以为就凭你就能做并肩王的当家主母了?告诉你——做梦!”

“呸!”

“贱人生下的小贱种!”

诸葛凌雪的骂声越来越大,口中之话更是充满WuHui之语。一众丫鬟小厮们更是脸色惨白,像是听到了什么豪门辛秘,忍不住脚步朝后面缩去。

一向柔弱的三小姐,居然破口大骂。就像大街上的泼妇。

反观二小姐,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不还一句zui。看起来比三小姐才更像一个大家闺秀,官家小姐!

诸葛凌雪的形象,今天算是彻底在下人们前面毁了。诸葛凌天微微勾唇:她就是故意激怒诸葛凌雪,让她自己露出马脚的。

诸葛凌雪一边骂着,都没来得急注意早回到自己手上的长鞭,直接向诸葛凌天扑去。一旁的丫鬟们吓得大惊失色。眼看着诸葛凌雪那长长的指甲就要抓到诸葛凌天的脸。

“住手!”

一声历喝突然传来,诸葛凌雪身子募地一抖。脚步停了下来!

众人闻言望去,诸葛府诸葛老夫人正扶着大丫鬟绿儿站在门口。老夫人身后跟着一大qun丫鬟,皆是一副俏生生模样儿。

诸葛凌雪在看到老夫人出现的那一刻,顾不到整理自己刚刚撒泼时弄乱的衣衫。哭着朝老夫人脚下扑去,道:“祖母,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一定是诸葛凌天这个贱人陷害我……祖母……”

诸葛老夫人气得一张老脸通红,气急道:“住zui!”

诸葛老夫人是诸葛太师的母亲,为人极好面子跟注重规矩。诸葛府的小辈们在她面前一言一举皆要遵守,否则都要接受家规的惩罚。

老夫人话音一落,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空气中弥漫了一股诡异地味道。

“祖母。”诸葛凌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祖母,一定是诸葛凌天,他故意陷害我,还害得我被盗匪掳去,呜呜。对,一定是她!”诸葛凌雪像是

听到诸葛凌天这个名字,老夫人眉头就微微邹了起来。

自从传言说二丫头有那“克”人的命格,她对这个二丫头就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了。

但是前几天一道圣旨下来,将这二丫头赐婚给了那个人,所以她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孙女儿,也不能做得太过明显了。

毕竟现在那并肩王府,可是大楚国一个JinJi的存在。而且,说不得她这个祖母以后见了这个孙女都要下跪行礼。

想到这里,老夫人满脸倨傲又有些蛮横的表情将整张脸都拉扯得有些扭曲,见状,诸葛凌天只觉得好笑。

老夫人看看诸葛凌雪,再转过头去看看一旁立着的诸葛凌天。见诸葛凌天安安静静地,一言一行皆是大家闺秀的做派,反观诸葛凌雪…………诸葛老夫人脸色再次黑了几分。

她们以前都小瞧了她,将她放在后院不闻不问。却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女孩子也有这样的头脑跟定力。

“呵呵,这三小姐的话说得有些牵强了啊。怎生怪到二小姐的身上了?”

说话的这人,是诸葛太师的三姨娘。刚刚一直站在一旁看戏,这会儿看到诸葛凌雪被骂,她也掺了一脚进来。

诸葛凌天听言,只觉得好笑。这qun深宅里的女人,只要不管自己事,一般都是袖手旁观冷眼相待。若是有人倒霉,那这qun人只会落井下石。

三姨娘是前几年进府的,面容姣好,身段妖娆。凭借诸葛太师的宠爱,跟身为太师夫人这两年斗得不相上下。这会儿看到诸葛在老夫人这里吃瘪,她当然要补上两刀了。

“三妹,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难道不是你去寒山寺见……”后面这句,却是诸葛凌天走到诸葛凌雪身边,只用她们两个听得到的声音说得。

说完,后退一步。似笑非笑地看着诸葛凌雪,她就不相信,诸葛凌雪敢把这件事公之于公。

诸葛凌雪闻言,脸色惨白。难道,她知道了什么?不,不可能!

“你住zui!”说完,诸葛凌雪朝诸葛凌天扑去,企图要阻止诸葛凌天继续说下去。她决不能让诸葛凌天说出来,不然,她就毁了……

延伸阅读

网游之绝世封神在线阅读屠牛旅馆  http://www.bspai.cn/p3f3.shtml
听不见声音,看不到东西,感觉不到气味和味道,身体逐渐变得冰冷,世界变得暗淡。我这是要

星染异世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bspai.cn/sogh.shtml
完颜政直接从大殿之中走了出来了,原本完颜政还以为过来这里会有什么好东西送给自己,不过

绿茶女主不会翻车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bspai.cn/swaw.shtml
姜妈妈的大学同学林芳现在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编剧,圈子里能够接触到一点人物,推荐个小助理

三重镜宇2之重幻叠影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bspai.cn/afkl.shtml
秦照冷冷道:“让你快点解决你偏不听,现在想快点恐怕也不行了,天罡星的人是你能碰的吗,

幻想全世界大步前进吧!  http://www.bspai.cn/suqg.shtml
“世界通告:……”就在这时,世界系统消息发布。“又是这个大神吗……真厉害啊……”这个

大佬都是我前男友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bspai.cn/y91w.shtml
叶西元!他怎么来了!叶西元落座在她左手边,一言不发的冷凝着她。时安震惊不已的瞪着他,

七零养家记之人生总有低谷(1)  http://www.bspai.cn/u04f.shtml
上午十点,陈光一身西装革履,手里提着黑色公文包,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这身扮装像极了职

广义集一远东之星谋杀案之朱茵儿的教导  http://www.bspai.cn/64wd.shtml
夜,深蓝色的天幕上,点点的繁星好似颗颗明珠,闪闪地发着光。极美的星夜下,一位茫然的少

[综]那个所罗门又作死了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bspai.cn/6b85.shtml
楚天询问了一下两人晚上睡觉的时间,得知她们每天晚上的八点半钟就会准时睡觉,心里稍稍安

帝都第一秃毛鸡之打脸(8)  http://www.bspai.cn/66hi.shtml
第8章姜媛说这话,倒不是撒谎。身为一个成年人,她有更多方法去处理掉这件事情——大不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十条龙一座城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瀚洋开始找卫西的时候,卫西已经掏出了扛把子所有的存粮。扛把子一开始还捂着伤口躲在角落很畏惧地躲避他,后来见他吃东西吃得双腮鼓起的模样,慢慢又不那么害怕了。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就连吃东西都像是在做赏心悦目的事,哪怕身上穿的是灰黄暗淡的旧衣,也丝毫无损漂亮脸蛋和挺拔身段带来的美感。更何况卫西吃得实在是

  • [家教]复仇者日记在线阅读第9章

    尚哲听后皱着眉头说道:“他又不是神,就算是神,也会出现破绽的!”尚哲几人在会议室有进行了差不多几个小时的会议,才最终敲定了行动方案,尚哲他们将行动定在了后天,也就是下周三的时候,因为那天正好是吴忠进行药物注射的时间!尚哲一个人坐在车子里无聊的看着报纸,这时王坤、爱钱三人匆匆忙忙的上了尚哲的车子,王坤

  • 洋溢青春在线阅读第2章

    林语的**角色选择的是医生,医生对应的攻略对象是【弟弟】线,选择医生大概更容易攻略弟弟,从系统发布的日常任务也能看出一点来。所谓日常任务,也就是说几乎每天都要做的任务。如果日常任务是给弟弟做检查,那么也就是说他几乎每天都会见到弟弟,这样和弟弟这个攻略对象的接触会比较多,所以才会更容易攻略嘛。林语跟着

  • 神豪:同学会开局在线阅读第四章

    世安没好气地把他按下去,拿过那瓶药洒在他背上:“我不用床榻也可睡着。倒是你赶快休息,早点带我离开。”感到她的指尖在背部轻轻划过,带着一股冰凉的触感,行远不禁僵直了身体:“好……抱歉。”世安敷衍几声,给他涂抹完之后就伏在桌边眯了会。天刚蒙蒙亮时,寺庙内的钟声再次响起。这次或许是身在寺庙中的缘故,那钟声

  • 我手握美强惨剧本 [参赛作品]之秋(1)(9)

    一场不期而至的秋雨,打湿了喧闹中的晚夏。待知了躲在槐树叶丛里振动翅膀,做完最后一个动作,“死了,死了……”,唱完这一首炙热歌后,一阵阵凉风随着玉米秸秆的来回舞动,凉爽吹向了南边。不知是秋雨淋透了炙热,凉爽扑面而来。还是秋的节气该来了,清凉的风穿破北面大气层的厚重,越过秦岭高峰的层层阻拦,势不可挡的来

  • 海洋之心——安卉妮之好喝的饮料

    哥哥无奈又无力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明白自己这么努力为的是什么“Julia姐姐,你来台湾有没有喝过珍珠奶茶啊??”“那个是什么东西?”“是一种很好喝的饮料,很多国外的明星来台湾都一定会喝的饮料”“真的吗??那我一定要尝尝”“我带你去我工作的地方买”“咦——洪哥,你怎么会在这??”我好奇的看着站在柜台

  • 直播之变身最强大学生在线阅读失误!

    书友们大家好,我是小呆周。早些时间我一直没有上传章节,是因为升学考试的原因。在此我再次表示歉意。现在考试完了,所以,从今天起,我见每天都会上传新的章节。现在开始新的一章:“背叛!”却说早有细作报入洛阳,传言苗琰与曹操谋反,董卓知道后大怒,骂道:“苗琰你个挨千刀的,我这么看重你,你竟然与曹操举兵攻我!

  • 综漫之变身二次元女神楔子赐名

    皎月凌空,洒下幽冷清辉,月光如银如纱,将蔓延千里的森林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如梦,似幻,微风轻拂,陪伴蝉鸣。不远处的小潭,荷花初绽,如美妙处子展示那青涩之美。天地生灵,四周的万物享受着夏夜之美。他却在痛哭,他眼中已经看不到美,四周的蝉鸣和蛙鸣一唱一和,好像在那些恶毒的语言一样,钻入他的耳朵。“你这个

  • 乡野逍遥直播间在线阅读第6章

    七月已经毛骨悚然了一上午了。从早上酒屋开门时,那个一脸人畜无害实际上内心丧心病狂的家伙就坐在店里点了一杯白开水,七月工作的时候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注意?】扪心自问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大雾】,七月还是非常镇定的工作着。事情发生在中午七月吃过午饭。冲田总悟依旧是淡然的喝着白开水,直到店

  • 克妻王爷的异世妃第1章在线阅读

    文/皮桃天气阴沉,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飘着小雨,姬音呆呆的看着窗外,思绪有点飘。一周前,她的身体出了毛病,从头到脚,没有一处零件是好的。就在她以为自己得了什么急性绝症马上要离开人世的时候,她活了,以另一种身份——吸血鬼。成为吸血鬼的日子很难熬,五感清晰的可怕,情绪也会被放大,闻到血味就控制不住自己,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