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大秦之横扫三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有点绿色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谢淮病这几日,若若总悄悄往他院中跑,虽并不是每回都入院探望,但也总是立在院外无声观望一会儿。

一来二去,安罗涟便发觉了。

正月尚冷,风卷梅帘。

安罗涟俯身用锦帕拭了拭若若的额头,温声问:“乖若若,告诉娘亲,为何总往谢淮表哥院中跑?”

若若弯了弯眸,小声道:“谢淮表哥好看。”

安罗涟一怔,不禁笑道:“不曾想你小小年纪,便懂得'以貌取人'了?待你长大了可还了得。”

“娘……我不能去看谢淮表哥吗?”

“这……”望着小女儿懵懂的面容,安罗涟默了默,想起谢淮素来狠戾的名声,却还是柔声道:“自然可以,只是风寒气冷,你若要去瞧谢淮表哥,还需仔细穿好衣裳才是。”

若若心中微动,又问:“不好好穿衣裳,便会生病吗?”

“自然。”

“可是谢淮表哥就不生病。”若若牵着安罗涟的衣袖,语气散漫道:“谢淮表哥从不好好穿衣裳,若若也不!”

“这……”

安罗涟黛眉微蹙,心中略一思量便明白过来了。谢淮哪里是不好好穿衣裳,只是三夫人罗氏素来苛刻,以至于谢淮连件暖和的冬衣也无。

思及此处,安罗涟微叹一声,吩咐碧枝道:“你去将父亲寄来的那几匹锦裘并玄纹缭绫拿出来,去霓裳阁制成衣裳,再赠与二房与三房,于青令、青瑜、青煦并谢淮各一件。”

碧枝应声:“是。”

安罗涟捏了捏若若的雪颊,笑道:“这下你可没话说了罢?小机灵鬼。”

若若抿唇一笑。

……

“锦裘厚重暖和,书院路上风霜雨雪的,你们正好穿这件衣裳,免得受了寒气。”二夫人苏氏抚着安罗涟送来的绫衣斗篷,与阮青令和阮青瑜温娴笑道:“回头与老夫人请安时,记得好好谢谢你们伯母。”

阮青令与阮青瑜应道:“是。”

打量了一眼那锦衣,阮青令清眸稍凝,却忽然淡笑道:“只是元正时节已过,又非家中添喜,不知伯母为何忽赠锦衣。”

苏氏闻言面色微凝,敛声道:“你伯母心善,念及你们这些小辈,才特意赠衣罢了。你却总是猜虑过重,娘不喜欢。”

说罢,叹息一声,却是起身离开了阁内。

“娘……”阮青瑜轻声呼唤,又回了神,回首望了面色难辨的兄长一眼,宽慰他道:“哥哥,近日府中琐事繁多,故而娘稍有不虞,才出此言语。并非真的不喜欢你,你切莫挂怀。”

阮青令默然,垂眸掩去其中心绪,才轻笑道:“娘从未喜欢过我,我早已深知,怎会挂怀。”

一边是娘,一边是兄长,阮青瑜心中只觉左右为难,只得转移话头道:“对了,听闻伯母为谢淮表哥也裁了一身冬衣,往常见谢淮表哥总是衣着单薄,如今倒不必担忧了。”

谢淮九岁,阮青瑜七岁,故而她亦唤他一声表哥。

“谢淮……”

阮青令神色凝顿,余光无意扫向案上的锦衣,恍然间想起朔雪院的小表妹,心中瞬间了然,只微不可闻道:“众生皆苦,如溺海中,佛曰普度众生,却渡他不渡我。”

“哥哥在说什么?”

“无事,去给祖母请安罢。”

另一头,僻静院落中,谢淮也收到了安罗涟赠来的锦衣。

洗墨年少不解其中深意,不禁笑道:“侯夫人心善,有了这锦衣,少爷日后不必受冷了。”

谢淮眸中凝顿,语气难辨喜怒:“府中还有谁也得了衣裳?”

“大公子,二小姐与三少爷俱得了。”

“哦?”谢淮摩挲了两下手中的红宝石,似是早有预料般:“我那……小表妹,不曾有。”

也不知是谁心善。

洗墨不明他言中之意,望了望天色,啊了一声:“少爷,今日正好是给老夫人请安的日子,您……”

去不去呀?

洗墨本想这么问,然又想起谢淮甚少去晟安堂请安,上回去还不慎惹得若若小姐昏倒,累得他受了一顿罚,想必是更不会去了。

思及此处,洗墨便闭嘴了。

谢淮长指收拢,无声地望着院中的老松树。

……

安国侯府百年世家,府中宽阔,又正逢天寒时节,阮老夫人念及小辈们走动不易,便只让他们初一、初十、二十之日前来请安。

晟安堂中,瞧见一溜的锦衣裘,阮老夫人抱着若若奇道:“这是谁为你们裁的衣裳?”

阮青瑜浅笑作答:“是大伯母为我们裁的,冬日气寒,得锦裘取暖,全凭大伯母一番关怀之情。”

阮老夫人颌了颌首,笑道:“罗涟素来是个善心的。”又捏了捏若若的鼻翼,道:“你怎么没有新衣裳?”

若若心知阮老夫人只是在打趣她,便扁了扁嘴,软声道:“娘亲的不好,若若要穿祖母给若若裁的。”

阮老夫人莞尔,笑道:“就你机灵。”

堂下,阮青令却抚了抚袖袍,淡声道:“伯母所赠锦衣,乃镇北名物雪鹿裘所制,素来是有价无市,四妹妹道一句不好,怕是连谢淮表弟也不允了。”

闻言,阮老夫人笑意淡了几分,似叹非叹道:“罗涟为谢淮也裁了一身衣裳。”

今日却不见谢淮前来请安。

堂内寂静一瞬,一时无人敢大声言语。

若若心道不好,正想为谢淮说两句,却忽闻珠帘外一道淡漠似雪的声音响起——

“不知我有何不允?”

众人心中一惊,纷纷抬眸望去。只见描着落雪红梅的玉瓶旁,谢淮着一身朴实无华的素衣,俯身行礼,语气淡漠:“给外祖母请安。”

阮老夫人来回打量着他,停顿几许,才缓声道:“起来罢,倒难得你能来……”

谢淮微微直起身,孤眸似有若无地瞥了瞥若若,道:“应尽之事,缘何不来。”

阮老夫人一时语塞,心中倒真想问问他:那你往常怎么不来?然瞧谢淮神色漠然,一身单薄锦衣立于堂中,便什么也不想问了。

“好了,左右无事,便去紫木阁里饮盏热茶,用些点心,念念诗书经文再走罢。”阮老夫人摆摆手,朝谢淮道。

谢淮面不改色,应:“是。”

说罢,头也不回地便去了隔壁的紫木阁中。

若若思量几许,对阮老夫人道:“若若也要吃点心。”

阮老夫人闻言笑道:“去罢,小贪吃鬼。”

说罢,又吩咐阮青令、阮青瑜与阮青煦一并去紫木阁念书写字。阮青令等并不多言,恭声应下便去了紫木阁里。

入了紫木阁,便只有嬷嬷与侍女伺候,小辈们少了些拘谨。阮青煦望着若若,心中开怀,正想去寻她玩,却听得阮青令语气波澜不惊般地说道:“前几日三婶托我为你温习一番功课,正好今日有空,你若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

阮青煦最怕这个兄长,闻言耷拉下眼皮,却还是乖乖道:“是。”

阮青令便与他在梨花案上坐下,指点他的功课,阮青瑜也不多言,只在一旁默默听着。

这一边,若若瞧了瞧独自倚坐在轩窗旁的谢淮,小心翼翼地挪到他身侧,咧嘴笑道:“表哥,你在做什么?”

“……”

心中对小表妹的问候不知是喜是恶,谢淮却并未似从前那般漠视她,只手执经文,垂下幽眸瞥她,一字一顿道:“在看《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他话峰平缓,却偏偏将般若念成若若念的那样,仿佛在嘲笑她一般。

我偏偏装作不懂。

若若心中一哼,面上笑盈盈,从袖中摸出枚九连环,递给谢淮:“书不好看,玩这个!”

谢淮只瞥了一眼那玉制九连环,便冷漠地收回了目光:“无趣。”

若若却腆着脸爬到他的椅子上:“玩嘛玩嘛!”

谢淮眉间一皱,下意识地探手捞住了她,回神间,却又听得九连环泠泠作响,已被递到自己眼前。

碧玉之后,小表妹糯声道:“我玩了好久都没解开,表哥总说我笨,要是表哥也没解开,那表哥也笨。”

言语之中,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谢淮缓缓幽了双眸,似有若无地冷笑一声,将九连环夺过,只见听得玉环泠泠,不过片刻,竟被他解开了。

“世上蠢笨之人,只你一个。”

谢淮宛若居高临下般,将九只玉环一只一只地叠到若若头上,讽笑道。

若若神色凝固,呼吸一滞。

一旁的李嬷嬷面色变了变,语气不善:“表少爷这是什么话!四小姐好心好意与你玩,你还敢出言讽刺?”

谢淮敛了敛眸,忽现阴沉之色。

延伸阅读

巧触QCTOUCH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gmd2.shtml
深圳市巧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少售行业POS产品的开发,生产,销售的公司。

天后族谱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d6wt.shtml
天助公司先表示:忠心感谢用户在十多年来的大力支持和关注,一路走来,有赖于广大供应商与

美心妮化妆品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x0cp.shtml
美心妮化妆品主要从事中医养生减肥,被顾客誉名为:“不动刀的整形术”,美心妮中草药:祛

恩芭萨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ptpr.shtml
恩芭萨酒具出自于通润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有强大的研发队伍,每年投入大额资金改善生产

雷盛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xqjr.shtml
雷盛床上用品是从事电视购物,团购网供货,针纺织品、床上用品的生产、加工、销售、包装制

罗曼蒂珠宝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etw.shtml
罗曼蒂珠宝,是专注于新艺术风格设计及浪漫主义情怀的美国高端时尚珠宝品牌,是珠宝界内展

蔚辰艺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yrv9.shtml
蔚辰艺婴儿用品总部是童装、服装加工、袋子、飞机盒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安居乐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s60j.shtml
安居乐空气净化器加盟_公司简介2008北京奥运赛艇喷漆废气治理、2010上海世博会空

东平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xneb.shtml
东平主营手袋、包装礼品、无纺布制品、银包、冰袋、电脑包、拉杆旅行箱等产品。深圳东平手

12教育加盟  http://www.beaniebuds.com/uky6.shtml
12教育3大优势2大理念提升的不只是成绩!品牌地位打造****的个性化精品小班式教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兽人之我的爱情在原始之迪士尼一日游

    “喂?师父......”魔都清晨五点钟的太阳是什么样子南希并不知道,但是上午十点钟的太阳,还是非常常见的。像是为了对前些日子持续的高温作出了一点儿补偿,今天一睁眼,如麦穗般细碎的阳光淡淡地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出了一点身影,她抓了抓头发眯着眼睛下了床,一鼓作气地拉开了两层落地的窗帘。意外地并不燥热,舒展又

  • 香蜜之繁花似锦之诡异来电

    “霍先生,你是不是可以看到一些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季濛问出这个问题后,一时间气氛再次陷入了瞬间的沉默。与此同时,鞋跟踏在地上嗒嗒作响。一个白衣护士的身影穿过鬼影,走到季濛的病床前。护士看了眼季濛,又看了下霍婻。霍婻有些紧绷的背脊放松了一点,站起身,面向护士:“请问怎么了?”护士的手里拿着一块病例板

  • 末世重生之柳意临时调酒师

    红蔷薇酒吧离陈保军住的地方并不远,骑着共享单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将单车停靠在路边,陈保军直接进了酒吧。今天不是周末,所以酒吧的人不算太多,陈保军直接找了个服务生问路,说自己是来应聘的,于是他便被带到了酒吧后勤处的一个小房间内。房间里的装饰很简约,而陈保军也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酒吧负责人,一位全身上

  • 爱 碎了红纱巾的梦之暗涌(2)

    “阿闻,帮我做件事。”栾鹤突然开口。正在一边看通告的经纪人立刻头疼地捏了捏眉心,他知道,每次栾鹤一本正经地提要求,十有八.九都是什么不正经的事。“……你说。”阿闻十分不情愿。栾鹤却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高兴地拿出手机点开相册,将一张工作照展示给阿闻看,照片上是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女人,长发在脑后利落地

  • 成为豪门总裁的替身情人后我被宠上天之巴山论剑

    葛长缨闻言一惊,随即大怒,其余长老迅速冲过来,将李仙崖围在圈中。共有五柄长剑分部在不同方位指着李仙崖的要害处,周围冰冷充斥着杀意的目光几乎想将李仙崖刺穿。四长老葛长礼的话没有错,李仙崖的确是在有意观察葛长缨的剑招,并且暗记于心。这倒并不是他有多瞧得起巴山剑法,只是他在出谷之前曾听师父说过,巴山剑法自

  • 重生之最好的遇见在线阅读派对遇“情敌”

    第二天一早,赵姨把刚睡熟的关蓝叫醒,关蓝起身把窗帘打开,阳光洒进来让整个房间都很亮。关蓝下楼吃早饭,赵姨说慕曳冷一早就出门了,让关蓝吃了饭去换衣服准备去参加派对,赵姨已经把礼服放在床上了,等慕曳冷来接她。关蓝穿上一套宝蓝色的抹胸礼服,露出一点点沟,很是**,蝴蝶裙从腰身散开,把女人的S型身材显得淋漓

  • 网游:我的宠物都是boss第八章在线阅读

    凤栖倒是不知道他刚刚送走的美男侍郎立刻就面临了最大的危及,其实这次治水归来所有的人都心里有数,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前奏,毕竟皇家公主如果过了20还没嫁人,那就不是锦国的佳话而是笑话了,就算林益寒再优秀也不成,而治水有功又是一个最好的赐婚借口。也不知道算是林益寒的幸运还是不幸,他们这一代当权者都颇为年轻,

  • 秋杀在线阅读第6章

    严凝瑾拍了拍逃生舱,示意她来。秦潇一个翻滚,徒留一条短小的尾巴在外,整个窝在逃生舱内,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看着严凝瑾熟练的在逃生舱中按了下开关,拿出了一个类似于之前的能量盒。严凝瑾就按了下其他的开关,逃生舱发出微弱的咔咔声后就戛然而止,“看来能量已经耗光了。”逃生舱的舱身一般在制作的过程中就自带了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预防手册第五章在线阅读

    深夜,布莱克依旧毫无睡意。在床上翻了个身后,索性坐了起来,望向了窗外的蓝色星空。呆坐了一阵,他起身开了窗。一阵阵的清风吹了进来,竟还带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卡修斯。”布莱克站在了窗旁,眼前出现的幻觉让他想起一人。那个即将从脑海中消失的记忆又一次蹦了出来,向着他诉说着自己的存在。那是在一百三十年前。赫

  • 重生豪门之霸宠娇妻在线阅读第8节

    看着镜片没了动静,孟然并没有熄灭打火机的火焰。又过了30多秒,孟然实在无法忍受右手拇上传来的焦灼感,他松开了打火纽,火机掉在了地上。此时站在厕所门口的酒儿才敢走进来,她看着躺在血泊中的王权富贵,小脸没了血色。她带着哭腔问孟然:“孟浩然哥哥,王叔叔死了吗?我们该怎么办啊?酒儿不想死.....”孟然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