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江鲤子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达芬奇的口袋 来源:17K小说网

半田优太感觉自己太倒霉了,自从来了华夏国,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当然,除了在大杀特杀的时候比较过瘾,之后简直是噩梦。被一群穿着制服的人,从城市追到郊区,又从郊区追到荒原,好不容易躲过第一波追杀,和同行的伙伴藏进了深山,却不料伤口再次出血了,听说华夏国的草药可以止血生肌,甚至还能起死回生,就随便敷了点在伤口,还顺手给其他几个出血的人也敷上,好了,现在敷了药的人伤口都发了红点,又痛又痒,还挠不得,一挠就破烂。想到这里,半田优太又感觉自己背上的伤口麻痒难耐了。

只能依靠强大的意志力,硬生生忍下来,他看了眼旁边的人,一个叫深井将的瘦小男子,脸色苍白,出血加上被自己胡乱敷了草药...

“半田君,不要自责,这点伤口,难不倒我,嗝...”深井将打了个酒嗝,瞬间一股酒气弥漫开来,“华夏国的酒吧和咱们国家还是差了点,酒是好酒,舞是好舞,就是不够烈,哈哈。”

“深井君真厉害,对了,深井君可知道这次上面为何急匆匆安排我们在阿普岛驻扎下来?我们可是在逃亡啊,”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出现一丝惊恐,“要是又被那群疯狂华夏神龙的家伙缠上,我们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半田君,完全不用担心,已经得到准确情报,华夏神龙在苍海上的大部分战斗人员已经撤回,而且,他们这么大动静,可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好受,嘿嘿。”

深井将用手摸着自己胸口上的伤疤,露出残忍的笑容。

“听说天神的人也出动了?”

“哈哈,当然,华夏国内的动物可被我们洗劫一空,就好像当初历史上那般,哈哈哈。”两个人说到高兴处,一齐大笑。

“这次让我们驻扎下来,其实是对我们这些编外人员的一次奖赏,”深井将谨慎地扫视一圈周围,才压低声音,“阿普岛是我们早先布下的棋子,这次正好派上用场,上头急需人才,咱们是第一批,只要认真做事,好好为天神效力,等阿普岛一切建设好后,实力、金钱、美女,应有尽有!”

“金钱、美女,嘿嘿嘿,”半田优太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们快点回到基地去,不然出来久了,那个该死的家伙又要骂人了。”

“是的,走吧,不过,哎,那个糟糕的实验室,我真不想去,偏偏上头还要我去看守。”

“谁说不是呢,整天鬼哭狼嚎的。”

“怎么不将他们干掉。”看着二人走远,张赞愤愤说道。

“没用的,”廖烟皱着眉毛,“干掉他们没什么意义,而且容易弄出动静,你没听到他们对话吗,这个岛上肯定还有不少人,到时候被围殴,可就危险了。”

“报告神龙的人吧,这里好像是个什么日和国一处基地,”白衣行拿出通讯手机,然而下一秒他就疑惑地说道,“船长不是说白天有信号吗,现在太阳都出来老半天了,怎么还没信号。”

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才从坑洞中钻出,站在一处土包上,手机举在空中,过了一会,他又垂头丧气跑了回来。

“看来船长在骗我们,这里根本没有信号。”

“不对!”江隐皱着眉,难得地露出忧虑之色,“船长完全没有必要骗我们,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目前的状况,只有一个可能。”

“信号被屏蔽了!”幽幽儿豁然抬头,望着江隐。

“是的了。”

白衣行软软地坐在地上,他标志的一席白衣沾了泥土也不在意,“我们不会是误打误撞,落入包围圈了吧。”

没有人接话,白衣行惨然一笑,靠在树墩上。

“要不我们原路返回吧,直接乘船离开,然后通知华夏神龙的人。”

江隐瞥了眼说话的幽幽儿,冷静地说道,“最好的结果是船长不想等,自己先回去了,这都算是他运气爆表了。最差的结果是,他已经死了,然后对方会知道,有一群人趁他们不注意上了岛。现在回头,只会让敌人来个守株待兔。”

“那也不行,这也不行,死局吗!”幽幽儿有些烦躁,但她余光看到江隐平静的面孔,不知为何,心安不少,“黑芒,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白衣行、张赞、廖烟还有沈盼眼神一亮,齐齐望向江隐,好似眼前这个男子总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是有个计划,”他皱着眉毛,“不过要看对方实力了,只要...”他眉毛舒展,露出一丝笑容,“只要对方没有能秒杀我们的存在,我们定然能够全身而退,当然,风险是有,不过收益还是很可观的。”

“什么计划,这次可别装神秘了。”幽幽儿想到之前被江隐无视的情况,不满地撅起嘴。

“先准备下,等到晚上,我们就这样...”江隐用手背刮开一片平整的土地,示意白衣行折下一根树枝给他,开始在地上讲述起他的计划来。

当多年后,人们询问起几人关于鼎鼎大名的黑芒传奇时,他们会缅怀而自豪得回忆起这一天,他们不禁感叹,“哦,你说的是阿普岛计划吧,那是我们第一次和黑芒合作,那时候,他的实力隐藏很深,我们看不出来,但是他的计谋美学,真是让我们叹为观止。只要给他一点点信息,他就能无限挖掘,最终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杀得敌人丢盔弃甲,奔丧而逃。”

入夜。

小岛东面,在海浪拍打的石岸绝壁上,有一家酒吧矗立于此,巨大的透明玻璃,原生态的建筑风格,尤其是里面的灯光搭配,让人流连忘返,不过,这些都不是酒吧近来生意爆好的原因,因为连酒吧老板都不知道,为何每过段时间,自己这家酒吧就会迎来一次旺季,似乎是毫无规律和由来。

不过生意好,谁会在乎呢,老板看着觥筹交错、鱼龙混杂的舞池,油光满面的脸上,尽是笑意。

“深井君,我们要展开那个计划了,这家酒吧还能存在?”半田优太举着玻璃杯子,透过橙黄色的酒液,眼神阴霾地瞥了眼在柜台傻笑的胖老板,“而且,这该死的,我们还要说华夏语,我想说家乡的话(日和话)。”

“嘘,半田君冷静,暂时的伪装是必要的,不用着急。这个酒吧我很喜欢,现在杀掉,岛上可就没享乐的地方了,而且这里是华夏国内,我们必须要这个酒吧作为掩饰。”深井将咧嘴一笑,但是突然一阵刺痒从胸口传来,“嘶,妈的,越来越难熬了,不管是这个破地方还是这伤口。”

半田优太背后的口子也是瘙痒难耐,对于敷药一事,他再次深表歉意,“深井君,对不起了。”

“没事,来,喝酒喝酒,今天这酒过瘾,比之前劲大,”深井将一口酒下肚,脸色瞬间绯红,他酒量不行,却非常好这口,如同很多日和国男人一样。

“来,大家,一起碰一杯!”深井将举起杯子,和酒吧里的人一起又干了一杯。他没有注意,在不远处的吧台,戴着墨镜,压着鸭舌帽的酒保,看着这幅场景,露出笑容。

待他坐下来,便听到旁边半田优太的话,“今天这酒确实不错,让我想到了家乡的清酒...咦?”

“半田君,怎么了?”

“我左手方向,不要去看,那人不对,鬼鬼祟祟的。”半田优太端着酒,神情自在喝了一口。

深井将也举着杯子,和半田碰了下杯口,他的余光瞥到,半田君左手方向正有一个粗壮的短发寸头男子,脸上有豆大的汗水留下,他不时忍着剧痛挠了挠胸口,之后好像下了决心般,小心翼翼看了眼周围,发现没人注意他,才畏畏缩缩从兜里拿出一包黄褐色的粉末,然后迅速藏在胸前,驼着背,挡住光线,似乎掀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深井将用脚都能猜到,他正在涂抹粉末。

他静静用余光看着,不消一会,那个男子又快速将粉末收进裤兜,然而再注意他的神情时,却是舒爽异常。

深井将眯起眼睛,笑着和半田优太又干了一杯。

“那个家伙,半田君你给他敷过山里面的那种药草吗?”

“没有印象,晚上黑灯瞎火,而且当时比较混乱,不过我好像没记得这么号人,当然也不排除组织里其他人在其他地方自行敷药,毕竟当时那种药草漫山遍野,应该是很普通的一种。”

随着半田优太手腕摆动,杯里橙黄色的液体也跟着摇动,他的脑袋有些昏沉,但影响不大,他在考虑着怎么将那药粉弄过来。

“会不会是...”

半田优太抬头,看到对面的深井将露出极度残忍的笑容,他周身一阵冰冷,仰头将杯中酒喝下。

“那便最好,省得麻烦,不过,还是待我去试探试探。”

“等你好消息,半田君,我去趟洗手间。”

小岛北面,在已经停工的建筑物间,有一座凸起的山峰,若不细看,很难发现在杂草丛生的山脚处,有一扇隐匿的厚重铁门。

而铁门的对面,是连绵的树林,在一颗不显眼的大树上,穿着迷彩服的娇小女子正如同一条蜥蜴般,一动不动趴在上面。她已经趴了两个小时了。

小岛西南方向,一艘游船安静地停靠在沙滩边,船身侧用油漆喷了“欢乐海旅游公司”字样,甲板上沙滩椅孤零零架在上面,船身里面有暖光射出。

“想得也太周到了。”

远处阴影里,半人高的草丛被拨开一条缝,露出一双冰冷的眼神,若不是船长说不在海里过夜,当几人返回时,必然会冲进他们设计好的陷阱里,来个瓮中捉鳖。

看来那个年轻的可怜船长已经...

一条无辜的生命,可恨!

江隐将周围扫视一圈,虽然一切都在夜晚显得寂静,但他肯定,草丛里藏着不少人。他咧嘴一笑,退回阴影里,拨开的草丛恢复原状。

深井将拿着纸巾,擦着湿漉漉的双手,刚从洗手间走出来,就闻到一阵浓郁的酒味,还有一股甜腻的香水气息,他耸了耸鼻子,贪婪地吸了几下。

狭小的通道中央,正有一个短衣热裤的高挑辣妹,双颊绯红,眼神迷离靠在墙根,头发散乱披在脑后,露出修长白皙的天鹅颈。

深井将不自觉咽了口口水,小腹处有股邪火疯狂燃烧。他更加肯定了,这个酒吧定然有存在的必要!

女子撩了下头发,一双桃花似的媚眼望向深井将。香烟在她红艳饱满的嘴唇上,随着说话一抖一抖。

“喂,有没有火。”

延伸阅读

宣伟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yqlf.shtml
重庆康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美国宣伟公司涂料木器漆重庆总代理主要产品:美国宣伟公司原装

通通优品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g9fn.shtml
河南通通优品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线上购物平台、线下体验店相结合的O2O电子商务公司,

HND,A-LEVEL课程;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piv6.shtml
上海交大南洋传艺国内外学院隶属于上海交通大学教育集团,负责a-level、hnd等国

智慧宝潜能开发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gwaf.shtml
学之源(厦门)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右脑潜能开发教育及右脑学习方法的教育研

宗桂电工胶带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y5zr.shtml
宗桂电工胶带主营日东高温胶带、日东胶带等。在电工电气-缘材料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

蛋饼叔叔中心六巷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bu4j.shtml
蛋饼叔叔中心六巷是江苏盐城的品牌,主营各类鸡蛋煎饼,江苏蛋饼侠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之所以

石恋缘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x9us.shtml
石恋缘水晶主营手饰、水晶饰品、半成品、配件、佛牌链等。公司在诚信、创新、协作、共赢的

仟亿贝工艺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ylnt.shtml
仟亿贝工艺礼品设计主要从事手办、模型、设计雕塑、动漫周边产品开发、卡通人物公仔模型、

快医堂智慧生活超市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gw7w.shtml
暂无

千味美港式蒸蛋糕加盟  http://www.stevelikestocurse.com/udfi.shtml
千味美港式蒸蛋糕,现蒸现卖,所有的产品都是亲民的价格,深受大众的欢迎,并且精选优质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穿大清皇后黑衣人之秘!(求收藏、求鲜花!)

    丁春秋已灭,内力被林天完全吸尽,只剩下一具死尸躺在地上,整个星宿派也宣布终结。这丁春秋体内的内力还真是雄厚,将其吸收之后,林天感觉自己第二口洞天也有复苏的迹象,只要再来一些内力,必能将第二洞天唤醒!林天走到墙角,对阿紫说道:“星宿派已经不复存在,以后你就加入我逍遥派,服侍我起居。”林天并没有什么特殊

  • 还珠之卖萌皇后驯夫记之大家有事好商量

    “其他人都是废物,收了等于没收。”紫衣的男子不屑的说。月月这是,可怜巴巴的说:“大侠,其实,你不知道,我也是个废材,而且废的不是一般,我简直就是废材中的废材。”“一般我看上的人如果不能为我所用时,那么他一身的武艺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自已男子把月月的话,全部当了耳旁风。变态,月月听了这话,脑子里就

  • 没见过能打的Omega吗?!第9章在线阅读

    如雷惯耳的声音中夹杂着不容亵渎的威严,猛然的轰在聂虎的身体上。℡聂虎被震得鲜血狂喷致死!℡一道身着紫衣道袍的男子从天而降,悠哉悠哉的走来!身影若隐若现,漂浮无迹。℡众人还未反映过来,紫衣男子已来到胡罗泊的身前,手中拎着3名九宫圆满境黑衣人,应付自如。℡紫色光芒一闪,3名黑衣人已然灰飞湮灭,被一招抹杀

  • 惊!穿成偶像私生饭怎么办之混黑的不如混白的(4)

    李荣等车远去之后,转身朝这个身份的家中走去。出于思维的本能,他下意识地混进了人流中。特意绕开记忆中常走的路,不时进店里停下,用各种方式观察是否有人跟踪。李荣本能地隐藏着自己的行踪。系统面板上,技能一栏浮现出新的字样:【伪装LV3】一路上李荣也没有忘记观察周围的环境,与这具身体的记忆一一对应。巴士,英

  • 快穿之炮灰攻防战黑豹来袭

    这里有株醉叶。它的价值相当于五金,这可是杨凡从来没有见识过的重金。哈哈。杨凡一直考虑离开这里,现在终于有盘缠了,只要把这个卖了,就有钱买马离开这里了,然后去闯荡天涯了。至于报仇,我会好好活着,然后熬死那些仇人。杨凡小心翼翼的用布包住手,然后把那株醉叶摘了下来,包在布里,最后细心的放到自己的怀中。做完

  • 蠢菜日记在线阅读第5章

    “怎么样,应该比你隔壁的那位陈先生写的不差吧?”季清娴也是有段时间没动笔了,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对自己作品的信心。她这个人从来不怕别人夸,什么害臊不好意思的情绪她就没有过。“虽然我不懂得评价,不过感觉很厉害,和从前家里挂着的大家的书法作品是一样的感觉。”“算你有眼光。”季清娴毫不谦虚地收下了江玖的赞美

  • 平行的世界不平行的命运第8章在线阅读

    话说我们的康熙爷自与顾宝儿开始坦诚相见并开始正式同居之后,(咳咳,这个句子有些长),除了每天教导顾小包子读书写字之外,就开始四处晃悠,有时还晃悠到宫中去。今儿个,睁开眼后,见小包子还在熟睡,看着小包子可爱的脸庞,还有脸上那恬淡的笑容,想起过几天,小包子就要去官学学习了,想起那在康熙年间建立的为天下读

  • 病美人崽崽三岁半[快穿]微温

    他推开家门,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他顿时想起易安安住在这里。大概知道他今天回来,特意在廊下留了一盏灯。沙发上是叠得平整的衣服。易安安来的那天正好钟点工向他辞职,到现在都没有再请。这些天都是安安在打扫房子;洗衣服等等。想到这里心里略有歉疚。他在沙发上坐下,看看手表已经零点。将几个小时没有开的手机打开

  • 步步飞升亲上了

    随着孔明灯升空,小公主眼中被金色的红色的光芒照亮,回头看着摄政王。向着小姑娘走进,看着小公主眸中渐渐地充满了他,楚卿然轻笑,牵起她的手:“小公主玩够了没有?要随着微臣回去吗?”姜寻菱迟疑地点了点头,然后是非常用力地点头,眸间的清淡有一部分化为了让人心醉的温暖。回程的路上,依旧很陡,但是姜寻菱实在是玩

  • 重生之夫荣妻贵在线阅读第八节

    春回是座老城,地处江南,鱼米之乡,方方正正,有内城,内城河及外城,外城河组成。虽不是什么要塞重镇,在这太平盛世,熙来攘往倒也是一方乐土。这一日,天色刚刚放亮,家住外城一条普通小巷里的蒋丰年站在灶台前,娴熟的点火烧水,把洗好的米倒进锅里,准备熬粥。一切准备就绪,他还要去井里打水回来洗衣服。这本来是他的